镜像效应 章八

身份互换私设成堆,仿生人!汉克X人类!康纳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第八章

 

照常,年轻的警探应当屏蔽异常者的所有频道,但他没有切断多萝西和凯莉的通讯频道。

这样做违反了不止一条局里的规定……康纳明明很清楚这一点的。

至少随时得知凯莉的维修进度有利于多萝西进一步的坦白,他这样对自己解释。这说得通,YK500应该还知道一些其他的事,却没有说出来。

从审讯室出来时,汉克已经不在了,但他似乎在这里旁观了一阵子。康纳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仿生人到警局的第一天就被安排在了他对面。大概是因为诺斯曼副队长的“好名声”,警局里没有一个警察愿意坐这里,这个桌子就一直空到汉克成为他的搭档为止。

汉克果然回到了这个位置,现在正在——康纳挑起一边的眉毛——戳着几本散落在办公桌上的电子杂志。

从HA500坐在这里到现在,就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一次案情,也没主动填写过一次报告,不管是物品损坏还是证物归类又或者结案报告。这次的工作当然也是康纳主动提起——

“汉克,我的询问已经结束了,你需要我为你简述一下内容吗?”

“……你就不能休息一会儿?”仿生人往后仰了仰身子,把蜷了半天的腿展开又伸了个懒腰,压得椅子发出嘎吱一声响。

“算了。”他摇摇头,“我不需要你的补课,C17H21NO4作为不纯的毒质釱溶液,过量污染仿生人的循环系统会导致他们的液态皮肤成像系统紊乱,只是我过去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案例……某些畜生想出来的新型运毒手段,之前还没有出现过。背后也许有大组织在运作……不过你会查下去吗?缉毒似乎不是你的现在的工作方向。”

又来了。汉克……他仿佛对这个案子既带有某种兴趣和了解,又充满着奇怪的厌倦。

“现在还不能确定两者无关。”

康纳回答,“在凯莉接受检查的时候,店员说无法确定她的确切型号,她应该是被改造拼装过的残缺品,如果有人大规模收集半废弃的仿生人再二次利用,成本会相当低廉。”

“可不是吗。”汉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挥了挥手里的电子杂志——动态封面上正显示一位抱胸的西装男,满面自信的笑容,下面则是醒目的字体“模控生命进一步加强环保付出,回报全美国!克里斯托弗·泰勒作为项目总监提出会进一步减轻‘仿生垃圾’绿色回收相关费用”。

“仿生垃圾……”他扯扯嘴角,“和绿色处理,真是感人肺腑。”

“仿生人官方宣称的使用寿命是170年,但因为摸控生命频繁的更新换代,实际上他们服役的时间很少超过五年。三年一台是一般城市用户的平均更换频率。而被替代、又不易二手出售的仿生人就会被直接丢弃。其实只要向模控生命提交一定数额的费用,就会有技术人员负责销毁产品,过程完全绿色,无釱元素泄露污染。”康纳看着那张电子板,皱起眉头,“但实际上,还有大量的市民不愿缴纳这笔钱,他们宁可把不用的仿生人丢弃在垃圾场,从2021年仿生人风靡后,每年全美至少会产生700万吨‘电子仿生垃圾’。仅仅在底特律,就有VETA等数个大型的废弃场。”

“如果背后有一个相关产业链……”年轻的警探沉吟着,“其实DPD接到过很多次废弃场的可疑报案,但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毕竟人手不足,垃圾失窃的小偷小摸这种事也没有人愿意查。也许有必要跟一下这条线索?”

“……我可不想跟你去翻垃圾堆,康纳。”汉克立即回道,仿佛手里的杂志是什么脏东西似的丢出了手里的杂志,桌子上一本印着“梦想成真俱乐部:给你最真实的沉浸式性爱体验”的杂志都被带着掉在一边,“那地方让人很不舒服。”

“怎么了?”他瞥了警探一眼,“这么看着我,你就非去垃圾场不可吗?”

他现在的说话口吻已经完全没有之前几个小时虚伪冷淡的客气了,但这样的暴躁,居然让人类感到一阵安心。

“汉克。”康纳看着他,有点开心似的,“你似乎已经不生我的气了。”

“……”汉克张了张嘴,好像被这个直球噎到了喉咙,“不!你在胡说什么?”他愤怒地声明,“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家伙的气,我为什么要生气?你这幅样子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如果每次你做蠢事我就要生气,那我就会是第一台因为机体压力过高而自爆的仿生人了!”

让他们起冲突的问题本质上根本没有解决,汉克很清楚这一点,然而……

他又总是因为康纳展现出的一线温暖而心软起来。

算了,反正只要异常者的案件解决,他们的关系就会彻底结束。在这么短暂的搭档关系中,心软一下又能怎么样?

“太好了!”康纳彻底放松了下来,他干脆站起身,隔着桌子凑近搭档,“这样工作的效率也不会停滞不前了——汉克,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去证物室,重启那台坏掉的仿生人。”

“……”见鬼。

 

证物室里一片黑暗,康纳将手掌按上去时,灯光才由近至远亮了起来。墙上挂着已经被停机的赛缪尔,他的音频接收器放在一边的柜子里,跟答录机一起。玻璃制成的柜子里还放着一些其它证物:安东尼的酒杯、装过红冰的瓶子、小口径手枪、一本《绿野仙踪》(这东西居然也在!),另外一边是身躯已经支离破碎的无名仿生人。

“它需要什么部件来开机吗?我想我能弄到……”康纳摆弄了几下仿生人的躯体,发现自己不太可能搞懂这些零件的功效以后,果断开口问身边的“仿生人专家”搭档。

“……我看看。”

如果说D81证物仓库像是冷冻库和太平间,证物室的仿生人们就好像被挂在超市展示生肉的冷鲜柜。

虽然比其垃圾场要让人舒服得多了。

汉克皱着眉把这个劫持者上下扫描了一番,很幸运,这家伙缺少的组件可以从已经关机的赛缪尔那里弄到。他伸出手(迟疑了一瞬间)拔掉面容安详的青年身上的组件,插入到另外一个爬满黑影的身体上。

“好了,醒来吧。”随着低声的咕哝,仿生人重启发出滴滴的运转声。那些静止的黑影猛地鲜活起来,恢复了在无名仿生人全身游走的状态。

“这是哪儿?好黑。”它茫然地抬起眼睛,那里已经是一片灰白。

康纳没有出声,他戳了戳汉克,用口型示意“你来”。仿生人给了他一个想揍人的眼神,用鼻子发出一声气音,走上前去。

“你的名字。”他心不在焉地问。

“编号730 385 491。”对方立刻程式化的回答。

“型号?”

“数据库欠缺识别代码。”

听上去确实没有一丝异常的迹象,汉克停顿了一下,“你的任务是?”

“无法识别语音授权。”仿生人眨了眨眼,更多蓝血因为压力失衡而溢出,流淌在遍布扭动黑影的脸颊上,显得他原本端正的面容诡异可怖。即使做为棋子被送到最危险的境地,又被损坏成这个模样,他也拒绝回答系统认证以外的问题,这种坚持几乎称得上可笑了。

但是却完全符合仿生人被创造的标准。

“能分辨他的型号吗?”康纳若有所思地提问。

汉克伸手在无名仿生人脏兮兮的脸部皮肤上按了一下,半融化的皮肤层已经不太受控制,它们蠕动着地下降了一部分,但还有许多残留,使露出的素白机体显得黏糊糊的——“不行,这个仿生人经过非法改装,已经抹去了识别码。就像凯莉一样,无法得知之前的确切型号了。”

“至少确认他并非异常,不存在自毁的风险……”年轻的警探思索片刻,“我听说少数高级警用型号可以强制读取对方记忆?你应该也有这种功能对吗,汉克。”

仿生人嫌恶的表情更明显了,他冷哼了一声,抱起胳膊,“哈,是啊,好用的办法。你说对了,我有这该死的功能。”

“谢谢,请你读取这台未知型号仿生人的记忆。”

汉克此时的表情大概跟被塞了一嘴红冰差不多,等同于人类吃了苍蝇。他不情不愿地伸出一只手,攥住仿生人的手腕。滑溜溜的皮肤层在他的手掌下扭曲消退,潜入对方的深层数据库,这种感觉仿佛人类屏住一口呼吸潜入一处未知的水底,庞大的数据流之中,他们的系统瞬间彼此相连——

 

汉克发现自己掉进了一片湍急的漩涡。

……该死,他们居然还给他设了陷阱?

稳定的数据在闪耀,在溶解,变成四溅飞舞的彩虹色斑块,他来不及挣扎就被越拖越深。水涌入了潜水者的五官,怪异的数据流也正在倒灌入警用型的核心,是病毒?!警告的红色的弹窗爆炸般的密集弹出,他的系统却无法识别正在侵蚀进来的病毒,比起三年前老型号的防火墙,对方显然技高一筹。

停下来。

伴随着更多、几乎把眼前遮挡成一片刺目红色的警告弹窗,错误的数据狂启动了大量不应该调动的程序,一时间仿生人的中枢系统几乎因为拥塞全部停摆。

停下来。

[汉克!]遥远的地方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但是他剩余的内存空间甚至不足以去分辨那个声音。

停下来!

汉克能发出的最后一条指令是打开了应急隔离程序,随后就陷入了无法控制自己的状态,像被一只手拖着,世界缓慢地滑入黑暗。

更奇怪的是,黑暗的四周不时划过影像存档的碎片,亮闪闪的忽现忽隐,好像一个个孤绝的屏幕,播放着曾经的片段——它们本不应该出现的,永远都不。仿生人已经将关停前的所有记忆转化为被动记忆,除非有权限的人类进行关键词搜索,不然它们绝对不会被激活、被展示、被播放出来。

那是不应该再出现的回忆。

然而现在,在甚至无法察觉到自身存在的黑暗中,汉克再一次感到了底特律冬日刺骨的寒冷,听见了大雪中的枪声,看见子弹飞出枪口炸起火光的残影。

有人在大喊着撤退,脚步声乱成一团。然后昏暗的色彩被搅乱又重组,出现孩子带着眼泪的惊恐脸庞。

色彩再次变化,暗红色沉淀下来,一层又一层。我会死吗?那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恐惧和天真,我还不想……

HA500,执行你的命令!

他想要拼命的去抓住什么,但黑暗中是虚无的,什么东西也没有。突然一阵持续不断的、浓烈而锐利的悲伤刺穿了他,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痛苦,如此的强烈,好像是硫酸一般腐蚀着仿生人并不存在的心脏,仿佛要把试图去理解这一切的中枢都焚烧成灰烬,而且无论怎样努力地想让它停止,它也永远不会停下来,直到——

——记忆戛然而止,隔离成功。

汉克躺在黑暗里,他感觉到他的喉咙在颤抖着。

……直到今日。

如今他跟这天杀的病毒一起被困在主系统外了,四面延展开的暗色没有方向,没有尽头,出口无从寻觅,而且……汉克凝视着这片虚空。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去。

强烈的厌倦感让他一时间只想抛下这所有的一切——康纳强行塞给他的工作也好,让他不愉快的回忆也好,该死的情感模拟系统也好,说到底不还是人类搞的麻烦。

所以说我才讨厌人类。

连这份因为模拟而产生的讨厌感情,也是程序模拟的一部分。

如果就这么被永久隔离不也挺好的吗,结局无非是回归到没有被唤醒之前。让他带着无尽的愤恨,痛楚,绝望和愧疚长眠,不再受到任何干扰……

放弃的感觉很好,很舒适,仿生人几乎要闭上眼睛了。

他还在记挂什么呢?

[汉克!]那个声音又来了,远而又远的地方传过来微弱的呼唤——他听见人类警探的声音。那也是他在关机三年以后重见天日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语调一板一眼得像是播音员,磁性的声线甚至还有点沙哑。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美妙嗓音,但却是康纳·诺斯曼呼唤他名字的声响。

他要把他也抛弃吗?

那个愚蠢的,为了破案连命都可以不要的条子。唯一的“家人”居然是只仿生猫。在车上迫切地对他坦白其实我还挺喜欢仿生人——只要不和你的任务冲突,对吧。一堆程序制造出来的机器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但那不得要领的关怀不是假的,出于关心交给他的枪不是假的,在他厘清案情时展露的欣赏不是假的,还有那瓶傻得要命的蓝血,睡前无意识地一句晚安。

哪怕是在他表现得最为机械,最惹汉克生气的这个案子里,人类也体现出了一丝动摇。他想,康纳也并不永远只将任务放在冷酷而绝对的第一位。纵然这念头也许是他自欺欺人。

汉克在慢慢习惯,习惯人类递过来的小礼物,习惯人类叫他时的刻板,习惯随时准备着拉那个不顾自己性命的小条子一把。

[汉克!汉克你能听得见我吗!]

他是需要他的。

如果他抛下他,谁还能在人类下坠时拉他一把呢?

这种念头好像一根刺在他腰部的小小尖针,很不舒服,破坏了几乎要将他拉入黑暗的安逸。

[汉克!你醒醒!]

远远飘来的声音像是浓黑中一根细细长长的亮线,孜孜不倦地蜿蜒传递到他的面前,试图缠绕住他的手腕,[汉克!]汉克爬了起来,他现在清晰地看到一条离开的路,丝线在他指间跳跃着,欢喜似的,再次引他再回到现实中去。

 

他向前走了。

 

========

“汉克!汉克!!”重新连接上光学组件的第一眼,人类警官担心的表情放大了不知多少倍贴在眼前。那张忧心忡忡的脸在一瞬间被欣喜点亮,又迅速地板起来,往后退了退。

这则是康纳第一次在警局露出笑容。

警用型的观察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这细微的表情,让一股奇妙的暖流涌过仿生人的中枢。

“汉克,你没事吧?刚才你对外界失去了所有反应,关节锁死了,灯环红得像坏了的交通灯,还一直在疯转。”康纳维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观察着汉克的表情和反应,像是担心他再次突然卡死一样。

再次见到这家伙,感觉居然还挺好的。

“是陷阱,”汉克一边运行程序二次自检一边简单易懂地解释,“有人在这位无名氏身上做了非常复杂的编程,所有没有权限强行入侵的系统都会触发病毒,我无法读取他的记忆,反而被病毒渗透,只能启动紧急隔离程序,再想办法重启系统……”他想了想,决定省略一些内容,“……花了一些时间。”

“怎么了?”好像这家伙刚刚也做了什么瞒着我的事。看着人类有些闪烁的目光,汉克狐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里有一片好像不太对劲儿——

“你刚才叫我的时候都做什么了?”

仿生人当机立断地调取了自己被隔离期间的录像,果不其然看到人类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挥来挥去,又绕着他走了几圈,一脸担心地叫他。见他没有反应,迟疑地伸出手拍了两下他的脸,最后又喊着他的名字,卯足了力气“啪”的一声打了一巴掌。

“你打我?!”这人类的情商也太低了吧!就不能让我多感动两秒钟吗!

“……抱歉,汉克,是我打了你。”康纳立即承认,他垂下眼睛,直率地说,“你刚才的状态实在过于是过于让人担忧了,我一时情急就采取了不得当的举措。”

他反省道,“现在想想,对人类有用的唤醒方式对仿生人未必会生效,是我失算。”

他毫无保留地坦诚了对搭档的关心,这让仿生人刚刚开始酝酿的怒火突逢暴雨一般被浇灭了。一秒钟就承认自己打了人的警官先生正直又KY,但他却觉得这样的表现有点可爱。

就像在康纳家里,看他从浴室出来浑身冒着热气,皮肤蒸得红通通,柔软的发梢还在滴水时,程序里突然跳过的不明代码一般。他再次感受到……

一定是病毒还没有清理干净,汉克想,一会儿还要再次复查,我的中枢处理器根本就是坏掉了。

“仿生人对钝击的防护性很强,我控制了力度,应该没有对你的机体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康纳还在说着,甚至伸出手,试图去触碰检查汉克被散乱发丝遮挡的脸颊。

那指节清晰的白皙指尖短促地碰到了仿生人的皮肤——“免了!”汉克猛地闪了过去,“不如下次我关心你的时候,你也让我扇两巴掌如何?”他气呼呼地回应。

“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康纳松了口气,居然愉快又认真地答应了。

仿生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原本我只认为有能力对仿生人进行改装的机构或组织……”年轻的警探托着下颌思索着,“但既然能对仿生人进行如此复杂的编程设下陷阱,更不是一般罪犯可以做到的,幕后者想必有着相当的技术力量。而且能二次编写已经被模控生命加密的程式……这可能吗……”

看样子强行探索获得情报是行不通了,不如侧面迂回一下。

“也许我们应该去模控生命走一趟,跟他们的高层见面谈谈这件事。”康纳拿出手机,“如果现在去预约,一周之内我也许可以跟克洛伊·伊琳卡(Chloe Ilinca)见到面。”

“她是摸控生命的总裁,”仿生人那一侧的热情跟他天差地别,“预约说不定排到半年以后。”

“我和她算是有点联系,虽然已经多年不用了……”年轻的警探回答,“她应该会对我例外一点。”

“拜托,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就不能先下班吗……”到底谁才是不会累的安卓机啊,汉克叹口气:他现在觉得好多了,是的;谢谢康纳,也许;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一个毫无干劲的摸鱼爱好者,完全不想跟人类一起加班。

“就算家里的那只不需要喂,至少你需要进食了。”仿生人又打量了一阵康纳的脸色,这家伙像是小孩子一样乱吃东西,甚至根本忘记吃饭,怎么事到如今还没饿死?忙起来就不记得进食,却始终记得换衣服刮胡子,路过一个镜子就要整领带,又是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

“允许我提醒你,诺斯曼副队长,你持续八个小时没有摄入食物了。”

“……HA500还有家政功能吗?”

“没有,我当然不会做饭。你不查一下功能说明书的吗?”汉克理所当然地嫌弃了一下身边的人类搭档,“但是我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在我眼前饿死。”

“我不是关心你的私生活,是你低血糖晕倒会导致工作受阻。”

说得你好像在意工作一样……

“而且,扛着你就太麻烦了。”

这倒是真的……人类警探顿时失去了反驳的理由。

“下班,我已经用你的账户联网下单了食材,我会督促你做饭的,诺斯曼副队长。”

 

好像是某种魔法,任务中他们总有冲突,但在离开任务,呆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候,空气就会轻松起来……他们相处得很不错。

HA500说到做到,今晚康纳被跟工作隔离,只能乖乖洗澡擦药,做饭吃饭,早早地躺在了床上。这个时间对他来说太早了,惯常勤勉的身体还不能习惯,他下意识地辗转反侧,最后伸臂把枕边圆滚滚毛茸茸的小美短抱在了怀里,布莱恩睡意朦胧地咕噜了一声,声音甜而软,用没伸出爪子的左边肉垫毫无力道地拍打了一下人类的脸颊,却又用另一只爪把他的手臂抱住了。

……猫的确是无法揣度的生物啊。

但被他们亲近的感觉很好。

当初少年的手艺,如今早已生疏。美短仿生猫进家门这些年来第一次见到两脚兽进厨房,有些兴奋,甚至还在试图驱逐仿生人、独占餐台时打翻了盘子。而汉克毫不留情地把他摁在浴室的盥洗池里冲洗染油的前爪,抗议声康纳在厨房都听得一清二楚,差点心不在焉地设错了烤箱的时间。这顿不算好吃、错漏百出的饭最终当然是人类自己吃掉的,毕竟仿生生物不能饮食,但是……仅仅是在一起进过厨房,吃饭时抬头能看到汉克和布莱恩在餐厅不远处各自割据了布艺沙发的两端,气氛就仿佛与一人独食再不相同。

康纳有些走神,注意到这一点的汉克用食指和中指指指双眼又指指他——‘你还在被盯着呢,快吃!’而猫咪则伸开身体在垫子上翻来覆去,呼噜呼噜地对湿漉漉的小肉垫舔个不停。

“……”

这一幕现在依然鲜明。康纳闭上眼睛,他不应该想太多,既然难得早睡,就应该好好养足精神,明天再继续竭尽全力投入工作——

而现在,他的仿生人搭档就在隔壁安静的休眠,他们呆在同一个屋檐下,这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

那是一个他不曾奢望的词。

“……晚安,汉克。”这样想着,轻松的睡意居然出乎意料地袭来了,年轻的警探对着天花板嘀咕了一声,闭上了眼帘。

 

========

湛蓝的血液正顺着光滑整洁的地面往外流淌。

从VB800已经失去聚焦能力的光学镜中,可以映照出明朗的月色,和四处漫流的、自己的血泊。

除此之外,还有一双鞋面整洁,脚腕纤细的脚。左脚散漫地踢了踢仿生店员的脸,从半空随即传来嗤笑的声音,“一天吃两次子弹,可怜的家伙。幸好你不会再被救活一次了……”

“我保证。”

一秒钟也没耽搁,他又轻松地把枪口对准另一个任务目标。

女性仿生人还在微弱的挣扎着,也许是因为已经换过零件、做过了几次换血,又或者是死前某种强烈意愿的支撑,她染血的口中居然传出温柔的声音:“……多……萝西……”

好整以暇俯视着她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小家伙和这边的废料是在连线中的吧,那我也用不着再去费力杀她一次了。”走出店面,夺命者沐浴在了皎洁的月色下。他步履轻盈,虽然这是一件没有什么挑战性的肮脏任务,然而此刻他的心情却是十分愉快的。

“毕竟,光是想想他的表情,这一趟也值回票价了——”

把这个久违的名字含在齿间,慢慢碾碎……

“康纳。”

 

夜晚仍然非常安静,静悄悄没有风,月色皎洁得没有一丝阴霾。这是一个很适合入眠的夜晚。

tbc

 

关于克洛伊·伊琳卡(Chloe Ilinca)这个名字:原作卡总的名字伊利亚(Илья)是一个俄语名,意为“我的上帝耶和华”,似乎暗指他造物者的身份。这里既然克洛伊小姐姐是仿生人们的“上帝”,那么作者也就沿用了这个梗,只是稍微改换成为了女性的用法XD

评论(42)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