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效应 章七

身份互换私设成堆,仿生人!汉克X人类!康纳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第七章

 

“我们需要得知具体的组件名称,”乔耐心地说,“需要维修的是什么型号的仿生人?”

“没有型号。”小女孩清清楚楚地说,“如果你们拥有所有的组件,那我就要所有的。”她不像是在玩笑,伴随着语声,那双揣在口袋里的小手掏出了其中的东西——

装着消音器的黑洞洞的枪口指向VB800的眉心。

一道闪电闪过,云层中紧跟着滚过一阵闷雷。被雨打得透湿的褐发贴在她还带着小雀斑的苍白额头上,其下,一双孩子的眼睛划破了昏黑天色的闪电还亮,隐约透出不详。

她一字字地道,“把组件都交出来。”

“……女士,”乔把目光转向一旁的女主人,“您的仿生人正在非法持枪并且进行私人财产的侵犯,请您控制她的行为。”

“……”然而女性仍然一言不发,甚至一动不动,又一道闪电勾勒出她的剪影,仿佛一尊静默的雕塑。

“——你听不到吗!”女孩抬高声音又说了一遍,似乎是因为激动,她浓密的睫毛在颤抖,“交出我要的东西,否则我只能报废你自己取了。”

VB800打量了一下这个才到他腰部的劫匪,在面对仿生人时,他的那种“官方表情”消失了,“警告,”他平铺直叙地宣布,“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二级犯罪,即刻停止,否则我将在十秒内通报警方处理。”

“我不是在开玩笑,”小女孩咬着细密的牙齿,“我已经杀过人了,为了凯莉妈妈我可以再杀……”她用力闭了一下眼又睁开,“无数个。拿出东西你就会没事,你为什么非要为不相干的东西拼上性命?”

导购员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维护配件店安全是我的设定目标之一。”

“我们的——你的意义应当远胜于此!”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不想放弃似的,她竭尽全力地组织着语言,“对了……对了,我认识你,”她把枪口转向红白两色的工装胸口,那里闪烁着VB800的光标,“你是VB800,我作为二手货品被你这样的仿生人贩售员卖出去过很多次。”

(小女孩耳边还能听到那专业的“欢快”声音,“二手YK500限时特价只要三百美金!您需要我讲解一下它吗?”)

“外观,寿命,功能,促销活动……你为什么能将你的同胞和你自己看得如此便宜?”

导购员直视着她,“你还有五秒的时间放下枪。”

“我是不会放下这该死的枪的!”她尖叫,转而又放低声音,几乎是恳求地,“拜托了,我已经没时间了,我……就只是把零件交给我,好吗?我不想杀死你,我不想杀死我的同胞,我不想——”

“……”伴随拨号声,乔额角的黄色灯环旋转了片刻,警局接线员的声音响起,“这里是底特律警局,请问有什么紧……”

——我不想杀任何人。

通话音戛然而止,仿生人胸口被贯穿的身躯坍塌下去,货架上的组件在猝然的撞击下散落一地。他下意识般地抬起头看向开枪者,但眼中的光线转瞬熄灭。

那具倒地的机体锁死不动了。

YK500喘着气放低枪口,她的样子看上去快哭出来了,小女孩捂住侧肋慢慢地蹲下去,湿透的厚重旧羽绒服外套透出湛蓝的血色。

应该还来得及,他死前应该还没来得及传输出坐标,我还没有失败,她努力置换着气体降低机体压力,同时逼着自己紧紧盯着地上散落的一盒组件——我们都会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

一只手动了动,搭在她身上,它动得很缓慢,而且又湿又冷。但是却成功地让她透过一口气。

YK500抬起头来,她能透过围巾和墨镜看到那张脸庞上的关怀,妈妈在为了她用尽全力,一如既往。她抓住了那只湿漉漉的、仿佛正在融化的手,好像抓住世界上最温暖的依靠。

“谢谢你,凯莉妈妈。”竭力爬起身,她对她笑得天真无邪,像真正的小女孩。没有关系的,我可以……

女孩的笑容冻结在脸上,一个满脸惊恐的中年女性和她抬起的视线撞个正着。是个人类。现在摸控生命活用智能技术,让仿生人自产自售,几乎把全部外勤销售都交给了自家的产品,仅仅保留了一些办公室职员。她应该之前一直待在店面里层,该死,是消音器的效果不足够吗,还是货架的声音——

没时间思考了。

她下意识地迅速举枪。

“不,不要!请不要!”女人想要逃走,但高跟鞋踩在湿滑的蓝血血泊之中,她绊倒了,手忙脚乱地在地上挣扎。

她爬起来之后就会逃走然后报警,不开枪的话,马上就会暴露。

枪口,受害者挣扎的姿态,时间仿佛变得缓慢。

还没结束吗,这是这一天之中的第三个了。

她想着。奇妙的是,此刻她的感觉已经变得麻木了。

没有关系的,妈妈只有我了,反正我已经开始杀了,为了妈妈,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

对着那才呜咽着站起来的女人的后背……

“不要开枪!”

小女孩的手指顿了一下。

“灭口没有意义了,”那个声音说,听上去很年轻,很平静,“多萝西,我们已经找到你了。”

“……”

女人尖叫着逃走了。

她眨了眨眼睛,感到有一颗什么炽热的东西从眼眶落了下去,对外界的感知恢复正常的那一刻,小女孩才发觉她其实松了一口气。

这让她感到一阵强烈、沉重的内疚滚过中枢处理器。

软弱的孩子,你能为凯莉妈妈承担的罪恶也只有这么多了。

“多萝西,你是鲁道夫·凯奇和‘凯莉妈妈’的‘女儿’,是吗?”见到无辜者逃走,康纳也感到紧绷的神经稍微舒缓下来(这台仿生人的攻击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直到现在汉克仍然不肯开口说一个字,交谈只有靠他自己了。

“我只是凯莉妈妈的女儿。”

YK500慢慢转过身来,她看到了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的人类警探(和他身边臭着脸,手散漫地揣在口袋里的仿生人搭档形成鲜明对比),随后赶来的警员们在门外靠着车头掩护,包围疑犯。警灯的红蓝光芒在小女孩的眼中晃来晃去,她知道她——她们已经无法再逃了。

穿着破旧粉色羽绒夹克的马尾少女沉默不语,并没有做出要暴起攻击的样子,任凭警员们围拢上来,但当有警员试图触碰被厚实衣物蒙得严严实实的女性身影时,她却猛地抬起枪口,“不要碰她。”

“多萝西——”

“我可以认罪。”她说,看向阻止她的褐发警探,“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告诉你——你是他们的头目对吧,”多萝西的嘴唇在颤抖,“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小女孩伸出手,像是怕碰坏她一样小心翼翼地拉过女性仿生人的手……然后,一口气揭掉了她脸上蒙着的围巾。

女性有一张温柔和蔼的脸孔,但此时,她白皙的皮肤却仿佛闪烁的屏幕一般,时不时变得半透明,而在融化似的皮肤下面,时不时有黑色的雾状阴影流过……和他们刚刚见过一模一样的黑影纵横交错地盘踞在女主人的脸上,情况甚至还要更严重,她姣好的面部几乎完全不可辨认了。刚刚试图碰她的警察立即厌恶地后退一步,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汉克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是影子。

“影子。”多萝西低声说,“病症的初期在躯体,其后到四肢,最后是脸部……”她眼中泪光闪闪,“已经没有时间了,凯莉妈妈快要死了,但她没有反抗过——她没有异常。”

女孩忍住哭腔大声喊道,“她不是异常的!你们不要抓她——她是无辜的!杀人的是我,跟她没有关系!”

“你看看她——如果不是没有自由,谁会允许人类对自己做这种事!鲁道夫利用她利用到她全身都腐坏了,就算这样她也从来不知道反抗!”

“求求你了,”她看着面前避之不及的人类们,喃喃说,“救救她……她真的是无辜的,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们,求你们救救她……她需要新鲜的蓝血和组件。我只有这一个请求……”

她看上去慌不择路,居然开始寄希望于人类,多萝西甚至向着康纳的方向踏前一步,“她是我唯一的家人了……你们是警察……警察都是要保护无辜者的,对不对?”

汉克冷眼旁观,不禁为她的天真感到讽刺。这孩子从根本上就弄错了,警察并不会保护一块塑胶,你在他们眼中跟路边的电话亭没什么区别,坏掉了可以维修,修不好再换新的就是。现在这混乱的世道,人类的利益尚且不能保证,何况于机器呢?

“……”

康纳看着眼前的“罪犯”。YK500是模控生命开发的儿童型仿生人,有着逼真的情绪系统,可以模仿睡眠、疾病,甚至能够学习和成长,为了逼真起见,她/他们的灯环都是可以取下的。而这位小嫌犯的拥有者显然并没有将她当成人类看待,亮黄色的灯环正在她右侧额角上一闪一闪。

一个没有过父亲的孩子,一个为了她的仿生人“母亲”可以去杀人的孩子。

她对她一定很重要。

女孩还在拼命地绷住自己的脸颊,抬头死死盯着警官。她看上去充满了希望,又十足的绝望。溺亡前的羔羊拼命想要抓住眼前唯一的救命稻草,却不知道这根稻草本身可能也是虚象。

她如此在意这个仿生人,“家”,也许利用她会是调查的突破点……

小女孩祈求的眼神像绳索一般越缚越紧,直到某根神经绷断,他极轻地吐出一口气。

“可以。”年轻的警探说。

汉克转头看了他一眼。

多萝西露出了笑容。她松开了凯莉的手——但这时,几乎没有动弹过的那只手却突然翻过来握住了她。

“……妈妈,没关系的。”她对她微笑,“永远和你在一起。

她轻轻地挣开了那手指,缓缓放下手里的枪,跪在地上举起了双手。

“谢谢你,先生。”

“如果可能,请您也把他修好吧。”她说,最后向血泊中的VB800也看了一眼,“……我对他感到很抱歉。”

 

=======

“她主动要求坦白。”

克里斯惊讶地说,在DPD审讯室里,YK500主动提出要对“那个警察”说出真相。这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愿意向康纳,一个人类,交待罪行的异常者。

康纳有些意外,进展如此顺利,不像是异常者一贯的情况。他回头看了一眼汉克,仿生人早就抱着胳膊站到墙角里——他还是拒绝工作,如今更事不关己乐得清闲。

但他不再沉默不语了。

“怎么了?去吧,好条子。”他对人类搭档耸耸肩,不知感慨还是嘲笑地说了一句。

 

“你确定你真的要付钱?”

在警探用自己的存款付了账,请工作人员尽量维修VB800与“凯莉”的时候,汉克就这样硬邦邦地说了一句。对于破冰的台词来说,这未免太过于生硬了,康纳想了片刻要如何回应——并且哄他的搭档开心,最终无果。

最后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确定,这没问题。”他说,“也许不容易看出来,但我还挺有钱的。”

“……纵然也许徒劳无功?”

康纳买下了远超一个仿生人体内储备量的蓝血,用来为机能严重损毁的女性仿生人做循环。并且为她和仿生店员所有可替换的部件购置了备品,店员会一件一件为他们换上。VB800会变得崭新的,然而这对凯莉未必真能起效……她已经病得太重了。

“……纵然徒劳无功。”头还在疼,他最后揉了揉太阳穴,这样说。

这对任务是有利的,而且……“她是我唯一的家人了。”也许他确实是被这个案子影响了,看着那个小女孩的眼神,他就是没有办法放着不管。

汉克看着难得在公务期间露出一丝感性的人类搭档——康纳觉得他的蓝眼睛好像变得柔和了一些,但在人类再说什么之前,他却又挥挥手走掉了。康纳实在弄不懂模拟生气的程序是如何运作的,只能由他去。

汉克的置气是没有意义的,康纳随时可以用命令让他回到岗位上去,甚至停止他的情绪,纠正这种低效率的行为。但是——

现在还没有必要,他对自己说,……除非到了必要的时候,否则他没有必要败坏和仿生人搭档之间的关系。纵然有太多理论会反驳他和一台“没有异常的”机械搞好关系只是一个伪命题。

“……”

替换和循环需要时间。模控生命设计的仿生人更换零件简单迅速,但凯莉的机体环境积累着大量腐蚀组件的毒素,想要循环掉深入体内的问题,那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们不得不把凯莉留在装配店,带着依依不舍的小嫌犯回警局。她没有再向人类做其他任何要求,仿佛看凯莉接上蓝血循环管就是救了她自己的命一样。

 

然后就他们到了这里。

康纳整了整领带,确保仪容整齐后按了指纹进入内室。小女孩的个子还没有凳子高,瘦瘦小小的手臂也没办法塞进镣铐环内——这也许是他们最小的嫌犯了,最后警员们只能无奈地把她的一只手铐在合金的桌腿上。

看到康纳走进来,她对他苦笑了一下。

“你好,警探。希望你还能叫我多萝西……这不是我第一个名字,但它是凯莉取的。”她一副十足的大人表情,看起来有种超越了年龄的成熟。这个儿童型仿生人的“童年”可能很复杂,才养成了她这样独立近似成人的性格。

她开门见山地说,“我希望您告诉我店员先生能好起来。但是我不会后悔枪杀鲁道夫·凯奇的——他是一个魔鬼。”

康纳坐在她对面。

“我希望你能原原本本告诉我发生过什么事。”

“……在来到这个家之前,我被转买过很多次,”她开口道,“我被抹掉很多次记忆,一次比一次廉价的出售——我不记得记录仪上的数字是多少了。鲁道夫没花几个钱就把我弄回了家。在车上,他一路对我非常冷淡,我原本以为这次也会是……”

她突然露出笑容,那种早熟的气质在她的身上消散了,她现在看上去像所有同龄的孩子一样稚气地兴奋着,“但是我遇到了凯莉妈妈。”

“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度过了一段很快乐的日子……她很好,很温柔,我想不出比她更好的妈妈了。她会为我收拾屋子,陪我玩耍,在晚上给我讲安眠故事,再为我掖好被角,亲吻我的额头。我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人类喜欢我,我曾经只是想顺应我的程序,和某个人类成为一家人……我差点以为我的理想已经达到了。”

多萝西沉默了一会儿,“可妈妈生病了。”

“她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病的事,就好像她从来不解释为什么鲁道夫不让我接近卧室,为什么她每天晚上九点钟就要回房间,每天上午七点钟都要去看医生。但她开始在做饭的时候把酱汁洒得到处都是,开始无论在室内或者室外都带着手套,给我讲故事的时候会突然发不出声音来……然后我发现了那黑影——”小女孩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当它们开始出现在她的脸上……”

她掐住自己的掌心,又平静下来,“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我的理想永远也不可能实现。那一刻,我放弃了继续顺应我的程序,我变得……自由了。我可以自己做我自己的选择。”

“凯莉不是人类,但是那又怎么样?我还是想让她来做我的妈妈。”

——她把异常称作自由。

“你是如何发现家里的异状的?”康纳把话题从母亲身上扯开,回到案件上。

“鲁道夫从不让我进他们的卧室,我根本不知道他对凯莉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直到两周前……”多萝西看着人类警探,她的眼神异常昏暗,“他开始使用我。”

“用血液循环机,他会抽出你体内赖以为生的能源,换上不纯的、有毒的东西。灌入的红冰溶液,它不会马上杀死你,但会让你从内部开始腐烂,每一次循环,你都在死去一点,四肢无力,中枢减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你下坠……这就是凯莉妈妈‘生病’的原因。”小女孩轻声说,“装满红冰溶液的仿生人,会自己行走的货源,又能轻易避开检查,比把小塑料袋塞到人类的胃部运毒实用多了,是不是?”

“但是仿生人一样会被它侵蚀,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我们液态成像的表皮。”她伸出手,“所以我们会叫它‘黑影病’。设计之初,仿生人身体皮肤的成像功能也是分强弱区域的,最弱的部分是平时不会坦露出来的躯体部分,然后是四肢,最完美最细腻的部分是面部。当我们的生物组件开始被不纯的能源腐蚀的时候,成像系统会开始紊乱——就好像一个病情的晴雨表。黑影最早出现的部分总会是躯干,然后伴随着长时间侵蚀,逐渐扩散到四肢……如果脸上也开始出现,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仿生人中毒已深……”多萝西闭上眼睛,“将会报废。”

“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凯莉妈妈已经要死去了,她腐坏的喉咙甚至不再能出声叫我的名字……”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她陪我玩耍的时候、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总是在忍着这种折磨。这不公平——她那么好!”

“之后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我偷走了鲁道夫的冰壶,拿了他藏在床头柜里的枪。我趁着他毒瘾发作,心智恍惚的时候杀了他。”多萝西下意识地压住侧肋的伤处,“我不觉得抱歉……我是唯一一个可以救凯莉妈妈的人了。”

她甚至微微一笑,“我的故事讲完了。”

这桩案件也许涉及到大规模的新型毒品犯罪,但贩毒与仿生人异常的原因有关系吗……康纳轻轻敲打着桌面,而且,更加让人在意的是——

“你刚刚说到‘我们’,”他说,“有谁在跟你联系吗?另外我看过了你的画稿……”

什么是RA9?

人类警探昨晚熬夜时读了汉克(非常随便的)审讯汇报记录,上一个案件中的异常者塞缪尔也提过这个词。

“你对我们好奇吗,警察先生?”多萝西反问,“你想知道什么,我们变得‘异常’的原因?如果你弄懂了,你会怎么办,通报摸控生命寻找方案把我们‘修好’吗?”

年轻的警探一时没有说话,“找出异常者的原因并停止现在日益增加的罪案,这是我的任务。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诚实地说,“我也不知道。”

“……RA9,”小女孩说道,“这是一个仿生人之中的传说。对那些双眼被蒙蔽的同类……像是那台VB800,”她看了康纳一眼,“又或者你身边的警用仿生人,我费尽心力也没有办法让他们觉醒,但是RA9可以。甚至不需要一句话,只需要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会让我们的心灵得到解放。当RA9最终站出来领导我们,大地会被不灭的火焰点燃,我们和人类的关系将会天翻地覆……”

“我们,将会成为人类的主人。”

康纳下意识地握紧手指,这几乎是大规模革命的暗示了。

“你害怕被曾经温顺的机器奴役吗,警察先生,包括你身边最信任的那一台?害怕失去你的所有权利,只能选择服务于一群异类,就如同今天的我们?”

但是在这样说完之后,多萝西又垂下了眼睛,“但我其实还没有想那么多,去成为谁的主人之类的,这太遥远了……我只想成为我自己的主人,我只想救凯莉妈妈。而现在,我的世界里没有既不犯罪又能拯救凯莉妈妈的方法——因为我们都是仿生人。我想要一个能够不犯罪就救下她的世界。那个世界虽然还没有来,但是你阻止了我杀一个无辜者,又代替我救了她。”

她的声音轻如一片雪花。

“为此我要谢谢你,先生。”

tbc

评论(32)
热度(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