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效应 章六

身份互换私设成堆,仿生人!汉克X人类!康纳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第六章

 

距案发不到一天,加上这里人烟稀少,现场的地面保存得十分完整。车库中的车还在,YK500似乎做过开车的尝试,但这辆中古的二手车凭孩子的身躯是无法驾驭的——异常也不能让一个程序匮乏的弱小仿生人变得无所不能。

被弄皱的车垫上面也许染上过斑斑血迹,但现在已经全数蒸发了。

没有车辆,按照YK500的伤情很难长途移动。她们可能是逃上了公交车。小女孩受了伤,她需要蓝血补给。只要沿着这条路线追踪下去——康纳若有所思地走向屋前的公交站,正打算调查一下来往的线路,却被隔离带不远处一个奇怪的影子吸引了注意力。

 

虽说是11月的雨天,穿着这么多也太可疑了。那个身影捂着又厚又脏的不知什么布料,还有一个兜帽罩在头上,刻意遮住了面容。

在人类警探的眼神和他撞上的一刻,那家伙就转身就跑。

“抓住他!”

又来?!在康纳出声示警的刹那,这位身先士卒的副队长就又一次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汉克皱起眉头跟上。

那人形的家伙高大而怪异——说他是人,似乎总是有哪里透出微妙的不协调。他奔跑时候带着某种古怪的姿势,好像患过什么病留下了后遗症似的;又或者,更确切一点说,他挥舞四肢的样子更像是某种木质的扯线玩意儿。他几乎就要逃脱了,但HA500这次后发先至,抢在了人类搭档前面,一把锁住了这家伙的手腕。

大局已定。警用仿生人下一秒就可以绞死对方的双手,顺势制服他,但手指抓住的皮肤诡异的触感却让他愣了一下神。滑溜溜好像半融化的雪糕,又像沥青一样粘稠,这根本不是人类,也不太像一般的仿生人。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在挣扎中那家伙的袖子被撕破了,露出的皮肤上居然缠满了深深浅浅的黑影!那东西像是活的烟雾一样爬来爬去,又像扭曲的蛇一样不停变换,在仿生人的皮肤上疯狂舞动着,让人感觉到非现实的不适。

某种只在幻觉中出现的东西突然重现,揭开尘封已久的盖子的那一刻,从中嘶叫着冲出的亡魂过于鲜明和真实,让HA500中枢的思维运作在一瞬间停止了。

仿生人的手滑溜溜从他的手中挣脱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类警探随之追上,但也被这幅诡异亵渎的场景震得一顿,就在此刻,发现有机可趁的仿生人突然暴动,他猛地回身一个回肘撞向人类胃部,趁着康纳躲闪的空档,被另一只手掀起的脏兮兮的斗篷下面也闪出一道冰冷的金属冷光。

“不许动!”猛地回过神来的HA500抽出了枪,指向古怪的仿生人——

一切只发生在几秒钟之间,他们彼此对峙,汉克的枪口稳稳地对准斗篷下仿生人的额头,而冷冰冰的金属洞口顶上警探太阳穴的同时,一只爬满黑影的胳膊也勒在了他脖子上。

“……”康纳下意识的偏了偏头,持枪的仿生人很用力,枪口在他额头上压出一个深深的印子。那只手有一点抖——害怕的情绪?异常者?随即他发现这可能只不过是那种奇怪的黑影带来的副作用。微小的,几乎不可察觉的颤抖,会让枪击失去准头。

也就是说他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

抑或是被一发走火子弹打飞头盖骨的机会。

仿生人的手抖个不停。

“……别妄动,”警用型对他挟持了人类的同胞说,他的声音很缓慢,充满了说服力,“你不需要紧张,我许诺,我不会开枪的。”

 

半个小时前,自动车内。

“枪?你怎么想的,给我配枪?!”汉克少有地显露出惊讶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他的人类搭档说了一个冷笑话。康纳不为所动,依旧一张公事公办的脸,把手里装着枪的枪套又往前递了递。

“我写了申请。鉴于HA500在异常仿生人案件中的优异表现,我判断……一些官方话,想必你不会爱听。总之,我认为给你佩带防身用的武器是有必要且高效的。你的校准系统不是绝对稳定吗,比人类要安全多了。每年总有几个警员因为同僚的跳弹死亡,可仿生人从不犯错。”他是那么坦然的夸奖着搭档,虽然有些笨拙,但确实真心实意。如果不是对自己有着清楚的认识,汉克几乎要被这番赞美打动了。

不,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即使丝毫不觉得自己应该得到信任的仿生人,也忍不住为康纳的毫无保留而微妙地心动。见鬼,这该死的情感模拟系统。汉克忍住一句F*ck,只哼了一声,接过那把枪。

很新,保养得当,被交到自己手里之前还仔细的擦过。弹夹满满的,能闻到刚上过枪油的味道。枪身上残留着半个没擦干净的人类指纹,毫无疑问是康纳干的。汉克感觉到有一点久违的“愉悦”在程式里探出头来,他拉开保险,上了膛,随手把枪指向康纳。

人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是没看到正对着自己眉心的枪口一般,甚至还不解地微微偏头。

“你喜欢麦格农357吗,汉克?”他说,“我猜你会喜欢老一点的款式,经典的就是最好的,对吧。”

是人类所谓的信任?是对他程序的稳定拥有充足信心?又或者只是单纯地缺少恐惧那根筋?

这家伙永远也不可能改变主意。

他还能说什么呢?汉克想。他垂下手,“这很好。”仿生人说,草草地把枪支塞进了后腰,这时候他们已经能看到现场宅邸沐浴在雨中的阴郁轮廓了,“不过我觉得我最好先让你知道,我不会用这把枪的。”

 

结果现在就变成了这样。谁知道?康纳好像生来就能给他的搭档制造麻烦。

“退后,”和颤抖的手、不协调的身体截然不同,劫持者的声音稳定而空洞。那语声中毫无感情,既无恐惧,也无犹豫,他仿佛只是在宣布事实,“不然我会杀死他。”

仿生人听上去不像是异常者,这也就意味着他说的话百分百不会掺假。他真的会开枪。是谁改写了这台机械的程序,让正常仿生人胆敢劫持人类做人质?还有他身上的“影子”……汉克之前从没有看过这么严重的“影子”。该死的,这个人类小条子怎么总是把自己卷进难搞的境地!

在此刻警用型的中枢系统中,程序还在忠实地计算出准确的数据。

康纳·诺斯曼存活率89%。

“杀人对你毫无用处。你杀了他,他们,”身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些人,汉克一只手越过肩膀,用大拇指比了比身后赶来的荷枪实弹的警员们,“照样会杀了你。我猜你并不想报废吧?”

“我很重要,我们很重要。不能轻易损耗。”仿生人机械地回答道,他人偶似的拖着脚退了两步,又把怀里的人质展示性地晃了一晃,“退开。你们退开之后,我会放了人类。”

他谨慎地拖着人类缓缓撤后,警员们顾及副队长的人身安危,都不敢上前一步。

康纳存活率89%。

“……”汉克停顿了片刻,随后微微地偏开了枪口:“我不会做危害人类生命的事情,希望你也说到做到。”

仿生人似乎稍微有所放松,他和挡在身前做人质兼肉盾的人类逐渐靠近包围圈的外围——

“不,汉克,你不能让他走。”康纳突然开口了,虽然被高他半头的劫匪勒住脖子,指住太阳穴,但被迫半仰着头的姿势并没有打动年轻警探钢铁般的神经,他稍微提高了嗓音,“他一定和案件有什么关联!开枪,汉克——但是小心点别报废他!”

见鬼,你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在乱提要求增加自己的死亡率?!汉克只觉得无名火起,这个人类什么毛病,怕自己死得太晚吗?

“诺斯曼副队长!请你认清一点现实,也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他几乎是冷酷无情地这样回答,垂下了手中的枪口——

“……HA500,”然而就在这一刻,年轻的警探又一次开口了,那是一句声音不大,但是清清楚楚的命令:“关闭你的情感模块

他说出了那句他一直不肯出口的咒语。

 

没有一微妙的延迟,枪声响起。

 

接受到这条语音命令的同时,汉克的面部表情——那些细微的焦虑不安的痕迹,全部如劣质染料一般消融褪去了。仿佛一刻之前的警用型只是带着某个荒谬可笑的面具,而现在,他回归了仿生人被设计出来的真正本质——绝对服从命令,锋锐无情的人形兵器。

[逮捕犯人。][人类的安全受到威胁。][排除威胁。][允许射击。]

HA500射出了绝对校准系统控制的一颗冷酷的子弹。

仿生人劫匪的系统都没有来得及处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警探用尽全力抓握住它黏湿冰凉的手腕,感到一阵剧烈的震动。血液喷溅在他的身上。

他们贴得如此近,劫匪一次剧烈的动作也许就会导致人类的要害被子弹击中,没有哪个警员敢开枪,可第二声枪响还是毫不迟疑响起来了,接着是第三声。

首先是被打穿的手腕再也无法控制住枪支,接着第二发沉重的子弹击穿了侧腹。仿生人卡顿了一下,倒下去,兜帽从头上滑落,露出爬满黑影的脸颊。仿生人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什么,但伴随着第三枪,他的脖子也爆开了一个大洞,蓝血汩汩流出来,迅速带走了机体的活力,现在的它再也无法动弹了。

——任务完成。

人群这时候才从震惊中解脱出来,他们纷纷涌上前来。

HA500对周围的惊愕眼神和纷纷议论全然无视,他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伸手拉起被带着坐到地上的人类,把手里的枪拍回他手上。

“汉克?”

“仿生人不被允许持有枪支。”HK500安静地回报道。

 

抓住这个仿生人以后,现场恐怕不再有什么值得采集的证据了。作死成功且死里逃生的年轻警探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蓝血——几小时后它们就会变得好像从未存在。但此刻,某种还抓不住确切实体的隐约预感在康纳的脑海里成型,出于“不错过任何潜在证据”的心态,他叫来一位警员采取了地上的蓝血样品。

无论是刚才的插曲,还是边思考边行动都并没有耽误康纳的雷厉风行,他一边安排警员跟随道口巴士的车站以及模控生命零件店的分布进行搜索,一边把搭档塞回车里。

“他还能开机吗?”上车前,康纳远远看了一眼被当成证物装进车里的仿生人,问汉克。

“根据命令需求,开枪时我避开了重要组件和记忆存储区域,”HA500说,“没有意外的话90%以上机率可以再次开机,如果遇到特殊情况,至少可以强行重启。”

……?

康纳第一次听见汉克这么配合的回答,要知道以前想问他点什么,仿生人都会敷衍了事地含糊过去,或者干脆说我不想查你自己看吧。这次交谈顺利得让康纳感到不对。随即他想到这是因为情感模拟系统仍然是关闭的。这就是汉克所谓“这样效率会更高”的理由吧,现在的他的确是一个十足合格的公务搭档。

然而……

他现在也一点也不像是汉克了。

他向来带着点微妙嘲讽的招牌表情不见了,坐在那里的仿生人跟底特律警局收纳墙上的每一个仿生人没什么不同,冷静、忠诚、高效。他一脸平静地目视前方,除了任务之外不说话也不动弹,连一个眼神也吝于给予人类。

模拟再真实也不过是模拟,这是剥离伪装后真实的HA500吗?

情感模块让他因为11%的死亡率而无法对劫持者开枪,但是在情感程序关闭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这其实很单纯,因为你对一个人的关心是无法用概率衡量的,你想到这样可能会导致他身陷危险,所以你就无法这么做。情感模拟系统也是这样告诉汉克的。

但是对机器来说一切简单易懂,都是概率计算的产物,死亡率百分之十一完全是可以接受的风险,对HA500来说,甚至不需要丝毫犹豫。

他的恼怒,他的玩笑,他的叹息和心软,他关心似的抢先一步,在程序关闭时全都烟消云散。编程代码写出的感情,像是黑板上抄写的公式,是那样容易被随意涂画和拭去。

人类早就应当了解的。但是在他面对汉克种种“真实”的反应的时候,他却又一再地忍不住因为搭档的鲜活而忽视这一切。面对此时的汉克时,他惊讶地发现,他已经开始不适应了。

“……HA500,”康纳有点恍神,他清了清嗓子,“打开你的情感模块。”

话音刚落,笔直地坐在副驾驶上的仿生人就反身挥拳砸向人类那张俊美的侧脸——要不是康纳在警局多年锻炼出的条件反射和好身手,及时用胳膊接下了仿人生的拳头,这一拳怕是要被打得结结实实。

“汉克?”

“你这个混蛋!F*ck you off!”仿生人无表情的脸在一瞬间切换成暴怒,过于激烈的情绪让他头上的灯环直接爆红,忽明忽暗的疯狂转动。他气喘吁吁地瞪着人类,脸色因为愤怒而涨紫,被攥住的拳头狠狠地挣脱,转而比起一根怒气冲冲的中指来。

“你让我朝你开枪!!那种情况下我有35%以上的机率打中你!其中11%你还会当场毙命你知道吗!你就是个疯子!”他呸了一声,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愤怒都倾泄给身边的搭档。

完美的情绪模拟,如果不是有刚才那个不为所动的汉克做对比,康纳几乎要忘了他是个仿生人的事实。

“对不起。”他干脆地道歉。

“……这话留给你自己吧。”仿生人抱起双臂,戒备似的靠在一边。

“抱歉让你做这些……”康纳拧开车钥匙,在控制台上按了几个按钮,设置了通往最近的模控生命仿生人配件店的路线,“但我需要你,汉克。在正是破案的关键时刻,我不能让你离开。”

又来了,跟说“我喜欢仿生人”的时候一样。他把这种近乎是肉麻的台词说得如此真诚,仿生人的愤怒都砸在棉花上,再生气也没用。他不能说这个条子在说谎话,但是他个人的喜爱或者歉意都不足以动摇一个最大的前提——任务。

康纳·诺斯曼,一个甫落地就衔着警徽的条子,他仿佛是为了完成任务而生的。同样的抉择在日后再次出现时,无论是歉意亦或者喜爱——更强烈的歉意和更强烈的喜爱,亦不能阻拦他再来一次。

“是啊,你说得对。”汉克最终嗤笑一声,摇摇头,“权限在你手,你想怎样就怎样。诺斯曼副队长。”一个讽刺的重音终结了对话,在那之后,汉克把头转向窗外,好像阴郁的雨幕中有什么不能错过的风景。

而面对汉克口中这样无法反驳的现实,本就不擅长应付这种场景的康纳,第二次陷入了沉默。

空气再次安静下去,然而这一次,搭档们的内心好像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

门口感应器的叮咚声响起,

工作日的雨天,店内生意很冷清,正在整理货架的店员应声回过身来,随后对慢慢走进门来的两个——不,一个客人露出标准的和煦笑容。

“您好,模控生命配件店,我是乔,有什么是我可以帮您的吗?”

似乎畏寒体弱般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牵着一个扎着褐色马尾的小女孩,她们站定在货架前。

“您想购买什么样的组件?我们店内拥有最完善的货品,市面上所有在售商品的组件一应俱全,请您随意挑选。”乔面带微笑地直接询问那位女性,仿佛孩子根本不存在。

作为专业售卖仿生人商品的VB800,乔的程序中包揽了目前市场上所有在售的仿生商品外观和相关功能数据,他一瞬间就辨识出被成年女性牵着的小女孩是YK500型。而女性则无法辨认。

人类带着他们的仿生人前来购物,这也很常见。

“我们需要很多组件,很多。”小女孩说,她粉红色的旧羽绒口袋鼓鼓囊囊的。

“……”女主人则一言不发,在她墨镜和厚围巾间隙露出的惨白皮肤上,几条黑影有生命般地一掠而过。

Tbc

 

毕竟康纳这么多年是凭实力单身的【。

评论(46)
热度(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