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效应 章二

身份互换私设成堆,仿生人!汉克X人类!康纳

前文:章一

第二章

钻进车子的时候康纳随手递给汉克一张电子数据板。

“在你被关停的这段时间里,底特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某些案件的趋势直线上升……也许在路上你可以补补课。”

“至少有一些还一成不变。”汉克嘀咕道,看向车窗外巨大的广告牌——仿生人广告,包含诱人的词句和最新家政型号AP700的展示,一共三种商品外观,每种都在广告牌上露出一脸微笑,好像牛肉饼快餐店招牌上乐开了花的小牛一样,散发出略带荒谬感的快乐氛围。当然,也少不了那位“仿生人之母”金发丽人的面孔,她和三年前相比一点不显老,仍然美丽而温柔。

广告牌迅速地从车窗外掠过,他们开往最新的案发现场。汉克低下头,用手指头漫不经心地戳了一会儿那块满载罪恶的数据板。那个小警探在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他不用抬头也知道,但这并没有让HA500的行为变得积极热情多少。

虽然人类真的一副想要让他说点什么建议的样子……

“你知道我的情感模拟是可以关闭的吧。”汉克突然开口道,“只要拥有权限的人类进行语音输入就好。很容易,随时随地,你只要说一句‘HA500,关闭你的情感模拟系统’就搞定了。”

“你是在建议我关闭你的模拟系统?”康纳说,“但如果这么做,你就无法对罪犯和受害人的情况作出情感反应了。”

“如果你需要一个官方的回答,那我会说,关闭后我的行为效率会更高。”仿生人瞥了一眼手里的数据板,露骨地做出一个厌恶的表情,“……而且我不会期待感知这些玩意儿的。”

“……”人类停顿了一下,“这一系统是HA500型号的招牌,而且人类对仿生人因为什么‘情绪’而进行作案完全没有概念,所以我需要你动用情感模拟。哪怕你会因此……”

他似乎思索了一下措辞,“不舒服?”

“我们手中现在一共243起案件,第一期是九个月前,从底特律开始,接着快速散播到全国。异常者彼此毫无联系,作案原因千奇百怪,有些动机甚至无从分析,为了国家不进一步地陷入混乱,人类需要你的力量,汉克。这就是我召回你的使……”

“召回我的使用权的原因。”仿生人发出一声嗤笑(又来了,那种讽刺的意味),“明白了。”

“……抱歉。”后视镜里的褐色双眼垂下了一刻,又抬起来看着他。

仿生人有些讶异地挑起眉毛,“你浪费了一句社交辞令。”

没有人会对机器虚情假意,没有必要。

“不,”人类警探回答,“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还挺喜欢——”

“这件事并不是你我商量的结果,决定权仅仅在你。”汉克耸耸肩,“没必要假装成抱歉的样子。”

“……”康纳张了张嘴,不过面对无法反驳的现实,他这次什么也没说。汉克继续慢吞吞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着板子,在此后的旅程中他们没有再交谈。

自动车载着这对各怀心思的搭档,向着索多玛的深处一路驶去。

 

=======

高级别墅的卧室地毯变成了一片诡异的铁锈色,四壁银白主色调的壁纸则被蝇血弄花得一塌糊涂——看苍蝇遍布的范围,可以预计死者至少已经陈尸五天以上了。血腥味、呕吐物发酵的味道、腐烂的酸臭,使得这原本装饰华美高雅的地方变得让人避之不及。

“被害人的名字叫安东尼·菲利普斯。”克里斯·米勒警员对康纳介绍道,同时抬脚小心翼翼地跨过一滩颜色可疑的污渍,“是知名律师。他的未婚妻摩根·加西亚几个小时前报了警,说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她了——他们本身正在商量结婚的事,她觉得可疑,就上门来找,结果……”

他把康纳引导到尸体正前方,软化腐烂后,仍然一定程度保持着挣扎蜷曲姿态的尸骸上空飞舞着苍蝇,“她在电话里语无伦次,不过看到这情况也能理解了……死亡场面太难看。”

克里斯说罢对一边走廊尽头的某个房间撇了撇嘴,“我们把她安抚了一通,如果一会儿你有需要,也可以去问几个问题。”

“至于致死原因……是这个,”他指指地毯上的一个酒杯,“用烈酒服毒。但是杯子中检测出的残留物显示只是混合医疗药片,阿司匹林、立普妥、二甲双胍、奥施康定,虽然药被酒精强化了但毒性依旧不足以即死……只是最终因为剥脱性过敏、酸性中毒和衰竭性出血缓慢死亡。如果说是自杀,选择这种方法可真需要莫大的决心和勇气。”

他摇摇头,“太痛苦了,法医鉴定他死前应该挣扎了很久,也许好几个小时。明明感到剧烈的痛苦,却因为乳酸性中毒而全身无力无法有效行动,简直就是地狱。进一步检测之前我们都很难判定他到底是失血过多死的,还是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的……”

康纳戴上手套,打开克里斯递给他的扫描仪,蹲下身检测了一遍尸体:阿司匹林造成的急性剥脱过敏症状明显,死者蹬掉了拖鞋的赤裸足部,皮肤像是袜套一样剥落了,血肉模糊的创面类似二度烧伤。这种症状还严重损伤了口腔和肺部粘膜,所以死者呕血不止,呼吸困难,浑身抽搐,同时还因为肠胃痉挛而把晚饭全部都呕了出来——这也导致地毯被滚得乱七八糟,尸体腐坏的脸上、脖颈、四肢全是黏糊糊的血块和污秽,连最老练的警员都不太想要靠近这一摊玩意儿,可康纳却全然不觉一般,他面无表情地凑近到自己高挺的鼻梁几乎贴上死者鼻尖……

“……死者的脸上没有沾到血的地方有点奇怪。”

他说,同时用仪器标注出了那些凌乱的、小小的痕迹,“血污凝固前它们就留下了,还有不少痕迹被新的血液污秽掩盖,但是总体数量太多,没办法完全盖住。”

康纳比了一下自己的手,“……大小上像是成年男性的指痕,然而没有指纹,也没有手套的痕迹。”

仿生人?

“勘察现场之前我们就已经怀疑是仿生人作案了。”克里斯说,看了一眼资料,“原因是安东尼·菲利普斯在半年前最新型家政仿生人AP700刚刚上市的时候,就购买了一台初期限量版的AP700男性型号。这台仿生人并没有在宅邸内被发现……我们也追踪不到它的定位讯息。”

“而这台仿生人在案发时就在现场。”年轻警探轻声说,“他的行为很奇怪。不仅仅死者的脸上留下了他的指痕。这里,”他挪开了一点尸体,指向死者头部和肩膀下面地毯上一块完全没有被弄皱的部分,“根据形状来看……仿生人当时应该就跪坐在这里。”

“当时……AP700应该一直把痛苦挣扎的男主人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抚摸着他的脸颊安慰他。”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柔情的动作,因现场的血腥和痛苦而倍显诡异。

“但是他没有报警,也没有叫救护车。”

“……而是眼睁睁地看自己的男主人死去。”

“为什么?”

康纳若有所思,他放开尸体,转而详细地用仪器扫描过地毯的缝隙,“……等等。”

他检出一片薄薄的芯片样配件,它被血糊得黑乎乎的,但还是隐约闪烁着光芒。不远处还有一模一样的另一片,同样被丢弃在血海之中。

“这是什么?”他举起那两片小东西,转身问向汉克。仿生人从一进门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地在四处看看,好像在参与调查,又好像只是在发呆……四周的警员对他议论纷纷,有看清他身上型号标志的,甚至会自动地散开离他远一点,但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不在意。康纳突然出声要求他的意见,倒让仿生人稍微惊讶了一下。

“……”他嫌弃地瞥了一眼人类掌心满是脏污的小玩意儿,回答却很流利,“是音频接收器。型号3087H,AP700的出厂配置之一。仿生人的外耳只是装饰品,真正的听觉装置在这儿,”汉克撩起耳边灰色的发丝,用指尖随意戳了戳耳后的一块皮肤,插槽线随即浮出,“拔出这里的组件,听觉自然完蛋。”

“就是说,这个仿生人变成了聋子。”康纳站起来,把证据袋交给克里斯,“这和他古怪的行为又有什么关系吗……?”

“汉克,”他说,“接下来一起去询问一下摩根·加西亚女士吧。”

他带他离开了人群。

 

摩根·加西亚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当她披着毯子,紧张地在游戏室的沙发上握紧双手的时候,那双保养得很好的手就好像一对雪白的雏鸽栖息在她的大腿上。

“……”康纳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向里面,思索了片刻,“你是警用型,一定有询问程序。你去跟她聊聊吧,汉克。”

仿生人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就是你所谓的一起询问?”

人类无动于衷,“我会在这里观察她的反应的。”

汉克脸上的表情好像正被强迫吃下什么苦味的东西,“别开玩笑了,你的脸会让绝大多数女人对你开口的!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康纳伸手把仿生人放纵不羁的灰色长发拨弄了一下,让它变得更加凌乱了一些,彻底挡住了LED灯环,“我需要观察你的谈话水平确认一些事,换上我的外套,然后快去——”

“……”这家伙要么是个社交恐惧症患者,要么就是基佬,或者两者兼是!当汉克气呼呼地在女士面前落座时,他就已经在康纳头上盖了好几个章。

也许是他明显的不耐烦让惊弓之鸟的神经受到了触动,摩根不安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汉克叹了口气,放轻嗓音,“不用怕。”他说,“我是底特律警局的,只需要和你聊几个简单问题。”

暴躁气息消散之后,他的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只是看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摩根·加西亚就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好吗?”

她点了点头。

“这个回忆可能会让你很难过,但我们需要知道尸体被发现时的具体情况。”

“我……我是今早七点半钟来找他的,因为我已经接近一周没有联系上他了。我们计划要开始筹备婚礼,所以……”她看上去难以启齿,“而当我打开门,我闻到一股浓烈的怪味……几乎让人站不稳,我用围巾捂住嘴喊他的名字,没有……没有回音,我鼓足勇气走进去,却发……发现……”

她哆嗦着用双手捂住脸,也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吐。

“发现安东他……”

她看样子绝对不会去碰尸体和地毯一根手指头的。面部分析表明她是联邦最高法院终身法官乔治·加西亚晚年独女,刚出校园,养尊处优,恐怕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

“你看上去和他关系很好。”

“……是的,”温和一点的话题似乎让摩根缓过来一些,她低声说,“我们彼此忠贞坚守,只是精神上的……柏拉图式恋情。因为爸爸总是说会有人占我便宜……”女孩有些脸红了,“但安东让我觉得很安全。他是一个温文尔雅、洁身自好的人,虽然我门禁很严,但是他对我百依百顺,从不在婚前有所要求。我们结合的日子是上帝规定好的……然而……”

她又呜咽起来。

“你很信任他。”汉克把纸巾盒不动声色地往那边推了推。

“大家都知道安东是什么样的人。”女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她忍着眼泪的声音很含混,但是语气坚定,“所有人都知道。”

看上去她的精神状态也不能再回答更多问题了……

汉克决定不再为难这个孩子,“最后一个问题,你对这个家里的仿生人了解多少?”

“仿生人……?”摩根抬起满布泪痕的脸颊,疑惑的样子绝不像作假,她说,“什么仿生人?”

 

“她不知道AP700的存在,”汉克没好气地把大小不合只能披着的外套丢还给康纳,“圣人安东尼一定有问题。”

“看什么?”他一面对自己的人类搭档,温柔气质顿时又蒸发彻底,“刚刚只是演技而已。你没必要考验我这个方面,我有……该死的充足经验。”

“不知道仿生人这点确实很可疑。”康纳接过警服套回身上,“但是根据她的说法,家教严格的摩根未必会经常来访单身男子的家——哪怕是她未婚夫的家。”

“这点恐怕确实如此。”汉克瞥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她第一次来,见到的场面又太刺激,所以才根本没有怀疑一个公认洁身自好的单身男性卧室里为什么放着双人床。

跟他滚在上面的不会是他的这位未婚妻吧?”

康纳抬起手中的资料板,“也许他只是喜欢睡在宽敞的地方(仿生人对此嗤之以鼻)。安东尼·菲利普斯确实在亲友中声名极好,他们都一致地宣扬他洁身自好的单身圣人形象——‘他甚至不跟我一起去「梦想成真」俱乐部!’。别墅区外的监控也没有拍到过他带人回家。”

仿生人翻了个白眼,“……对,所以他只在自己家操自己的仿生人。隐秘又安全,甚至不需要为此买盒避孕套!”

“他很谨慎,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单据。但根据他购买时记录的AP700型号编号,可以在数据库中查询到他六个月以来的维修记录……根据替换的组件来说,这位洁身自好的圣人不仅仅操了这台AP700,他的行为还相当粗暴——”

说到这,汉克停了下来,“你是故意引我说话的。康纳,你没那么蠢。”

“你早就得到了这些消息,”人类也反过来看向他,“但是如果我不问你,你就不会告诉我。你的程序是这样运作的吗?效率太低了。”

康纳的表情很认真,“我到底用什么样的命令才可以引起你的积极性?”

“……”仿生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关闭我的情感模拟系统。”他说。

“这个不行。”

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似的,汉克毫无干劲地耸了耸肩,咬住了最后一个词汇的重音,“……那你就记得多下命令吧,‘搭档’。”

 

随后他们(或者简单来说,是康纳)在卧室里翻出了很多可以进一步论证主仆床笫关系的蛛丝马迹。

“AP700作为最新家务型,也可以担当性爱伴侣。这本身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安东尼·菲利普斯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他们婚期将近。”小警探说着,同时快速地在证物袋中间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纵然仿生人搭档完全没有讨论的欲望……但康纳看上去对这样的自言自语式讨论还挺习惯的。

这社恐工作狂基佬一定没什么朋友。

康纳对自己正被腹诽一事浑然不觉,仍在快速念叨,“他的未婚妻摩根·加西亚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丈夫在频繁地上一个男人(如果说男性仿生人也算男人的话)……这让圣人安东尼看上去像是一个隐藏很深的深柜同性恋者,看维修单多半还有暴力倾向。”

“——对了,就是这个。”他拿出死者的预约答录机,“克里斯,你们做过密码破译了吗?”

“做过了。”警员回答,“密码是‘塞缪尔’。”

“应该可以找得到……”主人死去之后答录机中积压的大量记录在人类的手指下一条条划过——

“虽然安东尼很清楚,和仿生人进行任何方式的性爱在法律上都是无罪的,也不算嫖娼,毕竟AP700是他的私有物品……但他一定不愿为此毁掉他精心经营的名声,以及他在未婚妻和未来岳父心中的形象。”

“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谨慎到甚至不会去私密性极强的俱乐部,所以他一定早就做好了准备——”

康纳停下了。

那是一条来自摸控生命公司的返函,询问着已经死去的男主人问什么没有在预定的时间回应上门的回收人员,以及是否要更改回收的时间……

安东尼·菲利普斯决定在婚前把AP700返厂销毁掉。

 

“然后他就惨死了?”克里斯咂咂嘴,“那他失踪的家政仿生人未免也太可疑了。毕竟家用仿生人会负责采购一切家中用品,男主人的衣食起居也是它在照顾,如果它异常了之后打算先下手为强,买药下毒都轻而易举。”

“如果异常者真的失踪的话……”年轻的警探皱起眉,“现场的血迹追踪做过了吗?虽说还不知道异常者这么做的理由,但如果仿生人在主人慢慢死去的数个小时内都待在他身边,那他肯定浑身是血。”

“追踪做过了。”克里斯回答,“不知道那家伙有什么毛病,满楼都是它散播开的少量血痕,开鲁米诺灯光检测的时候,整栋房子璀璨得像是圣诞节一样。它应该是在行凶之后到处散步了一番,有些地方它还摸了一遍。这机器的中央处理器一定是不正常了。”

“车还在车库里,电子监控没有拍到人影进出的画面……”

康纳轻声说,“他也许还在宅邸内部。”

警员举起双手,“但是我们都搜过了,一楼,二楼,阁楼,天台,车库,庭内的花园,什么都没有。”

“也许还有什么是漏掉了的……”康纳走到窗边,拉开百叶窗的一条缝,打量着门外的草坪,因为定时器始终在定时抽取池水喷洒草木,它们倒是在主人死去之后依然欣欣向荣,“异常仿生人和人类罪犯不同,他们可以不吃不喝地潜伏在一个地方十天半月……甚至不需要……”

他突然顿住了。

“有一个地方应该还没有查过。”

 

“……副队长,你确定是这里?”警员的表情有些微妙。

这是一个昏暗的室外蓄水池,屋顶和中庭的花园的水管都通往这里,池面因为水机的运作不断泛起浑浊的白沫,因为四壁很久没有除过铁锈了,能见度全然是一片朦胧。当康纳向下看去的时候,他所能看到的只是水底暧昧不明的阴影。

“仿生人不需要食物、睡眠、甚至不需要呼吸。”康纳看了一眼旁边一扇半开的窗户,同样的蓄水池在庭院里还有两个,“克里斯,如果把三个池子的水彻底排空需要多少时……”

人类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水机的声音似乎在一瞬之间变大了——

Bingo.

“诺斯曼副队长!小心!!”

他猛地低下头后退一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冰凉滑腻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腕。泼洒出的水让地面变得湿滑,人类还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伴随着哗啦一声溅起的巨大水花被扯进了池水当中。

tbc

评论(40)
热度(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