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效应 章一

身份互换私设成堆,仿生人!汉克X人类!康纳

摸鱼鬼才仿生人与冷静社恐小警探在一起破破案子的故事

第一章

 

康纳·诺斯曼(Connor Northman)站在编号D81的证物仓库前,在刷过警官证件和批准令之后,大门发出艰涩的声音向着两侧滑开了,展露出内测沉甸甸的黑暗。

一阵风从仓库深处吹来,带出股陈腐的味道。

他拧开了一支手电,走进去。

没有被光束照射到的周遭俱是一片浓黑,供电系统也许是损坏了,又或许是根本没有装过。这种满是尘埃的陈旧设施和底特律警局整体先进的硬件水准全不搭调,比起证据仓库,这里更像个废弃的二手车间,但也许总部不往这边多拨一美分经费也是有道理的……

年轻的警探一边走一边转动手电筒,调查两侧地面上的污损的标识,圆形白光晃过两侧被沉默悬挂起来的,一排又一排尘封的‘尸骨袋(Body Bag)’。

——如果不是因为有福勒的特批,这里封存的,原本都是永远不会得见天日的东西

‘仿生人证物’,警局这样称呼它们。在立案侦破期间,涉案的仿生人会被保存在局内的档案室,而之后则会为了方便查看或者满足二次立案的可能性被收编在此——

实际上,基本上没有人会需要它们。这些塑料合金所制成的躯体,只是被封存在这个冗余的机构中,在黑暗深处逐渐朽坏。

也许是康纳的提案才第一次让它派上了用场。

差不多就是在这个区域了。他停下脚步,光源逡巡过四周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仿生人证据:和人体几乎毫无差别的机体被罩着袋子封存好,在屋顶铁钩上挂起,让这个被手电隐约照亮的黑漆漆场景看上去仿佛应该出现在鬼片中。

……像某种老式屠宰场和停尸间的混合体,“恐怖谷效应”被催逼到极致,散发出浓烈的让人不舒服的气氛。

但康纳冷静如常,他是那种很少感到自己还长着恐惧神经的人,年轻的探员就在这一片微微摇晃的仿生人丛林中翻来翻去……

最终,他找到了。唯一一个上面标注着“HA500”的袋子。

 

HA500警用型仿生人。这是一批早就已经遭到“退役”的型号。

当初设计时,为了满足“特殊机密任务”的需要,它们被赋予了过于活跃的情感模拟组件,最终导致了执行任务时的重大事故,这一事件使HA警用型饱受诟病,全部被回收销毁了。

但是它们在程序员检测之后并没有被判定为异常。它们没有做任何试图侵犯人类的事情,它们只是……感情用事。用程序员的话来讲,毋宁说,它们的情绪模拟做得太好了。

这就是麻烦的源头。吃过这一教训,模控生命再没有给警用仿生人安装过类似的模块。

这些年来,在新闻终于开始对当年的“大失误”偃旗息鼓之后,HA型号似乎成为了所有人都小心翼翼避开的一个污点,大家闭口不谈它的存在,似乎这样就可以避免某种尴尬。

但是事到如今,在仿生人们似乎开始拥有“自主感情”的时候,一头雾水的人们,突然就想起了这个曾经的型号来。

底特律的年轻警探康纳·诺斯曼显然是其中的行动派。他作为DPD异常仿生人案件的负责人,在过去的一周里已经给上司杰弗瑞·福勒递交了多次申请书,要求一台HA型号的仿生人进行异常者们的情绪侧写。

福勒起初很不愿意。

他当然知道年轻有为的下属跟他索要的是哪一台HA型。这些“太过于容易因为感情模拟产生问题”的仿生人当初已经被全数销毁,只有D81仓库还保留着某件大案子的“证据”。

那大概是世界上最后一台HA500了。

现在把他调用出来辅助案件并不符合程序,而且至少违背了十一项内部规定,但特别时期终究需要特别行事,而且……杰佛瑞·福勒心里很清楚,康纳是目前他手下唯一还愿意查异常仿生人那厚厚一沓破案子的警探了。

于是,在被申请书锲而不舍地炮击了七天以后,他最终还是在批准令上敲下了自己的名字。

 

袋子落地,激起些许陈年的灰尘。康纳在它前面蹲了下来。平时没有任何人愿意到这儿来,他今天是一个人来提走未来的仿生人搭档的……独自拖这袋子出去未免太沉了,就地激活是更好的选择。

人类将手电筒咬在口中,拂去“尸骨袋”表面的积埃,撤除锁定后一口气拉开拉链——里面露出的仿生人看上去像是一名中年白人男性,灰色头发,身材高大,惨白的手电灯光下,他闭着眼睛的脸庞有一种奇妙的宁静。

……还能用吗?

康纳伸手到他的侧颈上,从那里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生物组件,这是紧急重启的装置。手指下的皮肤一片冰冷,没有模拟的呼吸,没有模拟的心跳,被关停的仿生人仿佛一具永远也不会腐烂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静谧的死亡之中。

HA500涉及的案件事关绝密,直到如今大部分档案仍没有解锁,他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面前的HA500对人类警探来说是一个绝对的谜题。

康纳轻轻扳动了那个装置。

但他……需要这个谜去帮他解开另一个。

在康纳下意识屏住呼吸的瞬间,HA型号睁开了眼睛——仿生人有一双非常漂亮、让人一见难忘的灰蓝色瞳孔。

——然后他猛地咳嗽起来。

“见鬼!”仿生人抱怨道,“这鬼地方的灰尘要呛死人了!”

神秘的迷雾破碎,刚刚的平静也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现在看上去鲜活过分,一脸嫌弃。

HA型号仿生人一边咳嗽一边从袋子里站起身来,好像有点晕晕乎乎一样略带踉跄。

康纳扶了他一把,他忍不住有点出神,满口脏话的仿生人,这可真是新鲜体验。“你好。”青年尝试着开口,“我叫康纳。我是底特律警局的警探。我重新激活了你……因为一些现有的案件,我正需要你的帮助。”

“嗯……啊,”仿生人看上去很不舒服地揉着额头,“我恨死这循环不良的感觉了,头晕得好像他妈的宿醉一样。”

他抬起头,对人类说,“在谈正事以前,你得给我找一杯喝的。”

 

=======

底特律警局,在康纳的办公桌上,HA500端着盛着蓝血的杯子,喝酒般一饮而尽。

接着,他仿佛终于舒服了似的,长长地吐出一口呼吸。

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和在酒吧吧台上买醉的酒鬼简直毫无区别。康纳想,如果不是因为额角一个LED灯闪烁着蓝光(几乎被散乱的发丝盖得严严实实),你绝对想象不出他是一个仿生人。

“再来一杯。”他说。

康纳眨了眨眼,给他倒满。年轻的警探在他的岗位上也见过很多警用仿生人,这些机器已经做得足够像人了……但是看到HA型号,他才发现原来“长得像人”和“像是人”之间还是有截然的差别的。

仿生人再次把杯子端到嘴边,但这回他没有一饮而尽,而是只喝了一口,然后摇晃了下杯子,“所以说你是要……我帮忙查案?”

他额头的灯环闪烁了数声,数据流通过重新连接的网络如同潮水般涌入电子脑的中枢,在这一瞬间,HK500似乎有些怅然若失,“……现在已经2038年了。”

“是的,”康纳回答他,“你已经被封存了三年了。”

HA型仿生人叹了口气,他又喝了一口能源液,然后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非我不可吗?”

“什么意思?”

外表被塑造成中年男性的仿生人无声地打量着面前规规矩矩坐在办公桌后面,褐发褐眼的人类警探,扫描系统在三秒内提取了档案:康纳·诺斯曼,本地人,出生于2005年3月17日,目前职务为底特律警局副队长,无犯罪记录。人类看上去白皙而年少(这张脸比他的实际年龄还小),虽然有点黑眼圈,但仍然英俊得像个电影明星,和记录里他破获的一连串血腥罪案简直不像有半点关系。数据显示他在警校毕业也不过十年而已,但破案率却……这绝不是一句天资聪颖可以解释的,这是个若非拼命不可能达到的数字。他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这种人往往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放弃。

可他还是说了下去:“意思就是说,虽然按照规定我会帮你查任何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案子。但是如果你还有别的方案可以选择,我还是建议你把我关机塞回仓库里去。”

“我不明白。”康纳看上去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珍惜这一次重新启动的机会。”

“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仿生人嗤笑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康纳觉得他灰蓝色的人造眼珠里居然闪烁着一种类似嘲讽的表情(确实逼真),“我想退休了。”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人类警探慢慢地说,“……你将会被永久关停,这等同死亡。”

“……”

他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东西,“我没意见。

“反正没有生命的机械也并不能真的‘死’……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吧?”

湿润的褐色瞳孔和灰蓝色的人造眼珠彼此对视,空气沉默了几秒钟。

“恐怕我不能这么做。”最终康纳诚恳地告诉他,“为了重启你我写了十一份报告书。”

“……作为人类这确实了不起。”

仿生人看上去毫无干劲,但即使如此,他并没有违逆命令——HA型号仰起脖子,干脆地喝光了最后一滴蓝色液体,然后站起身来,“那么我们要去哪里?”

“兰道夫街,那里的中心别墅区发生了一起谋杀案。”年轻的警探说,“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怎么称呼你?”

仿生人皱了皱鼻子,“……汉克。”

“除非你命令我,否则我不想握手,可以吗?”

“……没问题。”康纳把手缩了回来,同时也收回了漂亮脸蛋上的那个礼节性的微笑,汉克居然觉得人类像是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他干脆利索地从椅背上拎起警服外套,“分秒必争,详细的情况留待路上再讲……我们走吧,汉克。”

 

tbc

给新坑开个头!顺带一提康纳酱的姓氏来自他的人类原型诺曼·杰登(《暴雨》),因为英文中Norman和Northman两个姓氏都是北方人的意思,作者就用一个变体致敬原型了www

评论(44)
热度(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