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番外一

作者最近三次元忙的飞起,所以更新比较慢求大家原谅我!【爆头

每天一个小时码出来的沙雕段子,真的很沙雕,请做好心理准备。

Ps,说想要本子的小可爱们,说的是真心话吗……作者要当真咯?

 

【番外一】警探组两次以为他们已经结婚了,结果却还是结了第三次

 

汉克·安德森承认,这就是那种最典型、夸张、隆重的婚礼。

比如战后的繁华和轻快,绿草如茵上面搭着洁白帐篷;比如彩绘穹顶漏下炫目阳光,悠扬钟声在头顶敲响;比如典礼台前,全世界最可爱的恋人缓缓走近,对他露出笑容,彩绘玻璃过滤过的一束自然光恰巧降临在他的眼睛里,使它们耀眼迷人得仿佛是片波光粼粼的海面——焦糖融化成的甜蜜之海。他典雅的嘴唇具有一种复古的魅力,像康妮·弗朗西斯在《威尼斯之夏(Summertime In Venice)》里唱的那样,梦境如此真实,我几乎能够感觉到你的吻……

纵然被领结勒得难受,台下万众目光正在烤熟他的后背,汉克也要没出息地投降说,这一幕简直见鬼的梦幻浪漫到不行。

但一切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

 

===============

其实耶利哥正式出台仿生人与人类通婚法令的那一天,他们就结了婚。恋人们把手续事宜一切从简,不仅仅没有婚礼,甚至连请客人吃饭的冗余都没有。那是个工作日,午休结束后他们回到警局,康纳去下属手里回收案件的资料,妥帖地聊完了案子,才若无其事地补充一句。

“顺带一提,”他心平气和地说,仿佛这不是什么大新闻,“我和安德森副队长结婚了。”

仿佛是目击到鲸鱼跃出水面的瞬间,警局里的空气足足安静了一分钟。只有康纳身边座子上咔哒咔哒的打字声持续缓慢的响着。

六十七秒后,他面前的同事终于从冲击性的停机中重新运转,他开始笑起来,“那当然!这种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恭喜!”

“谢谢。”

康纳跟他握了握手,仿生人小哥笑得合不拢嘴,他道完贺,就三步并作两步冲出门外——估计是去大肆宣扬去了(在觉醒之后,仿生人们似乎也被传染了人类的某些八卦恶习)。而之后康纳几乎和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一一握了手,每个人都笑逐颜开,汉克在他身边也应付了好几句(有不少人执意要跟他俩一起握手),虽然老警探表现得好像面前的电子虚拟屏幕和键盘是全世界最值得关注的东西,但康纳还是看到他的耳朵红了。

“别在意。”他在被全部同事一一道贺后的间隙里跟他的丈夫咬耳朵,时间宝贵,康纳已经隐约看到门外有些不知道怎么从隔壁部门赶来的人员在接近了——小安卓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语尾模糊而柔软,仿佛一团甜美的雾气萦绕人类耳畔,“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大家只是太想听点好消息了。”

“如果你觉得不自在,我们可以马上离开,一起躲到现场去。我刚刚接到一桩恶性抢劫案的报警……”

真体贴,这简直是最佳浪漫提议了。

人类被他逗笑了,“算了吧,我确实是觉得没必要这么大阵仗……”仍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关心私生活的警探咳嗽一声,“但是也还好。”

数据显示人类的内垂体分泌指数在上升。

汉克露出微笑,“反正也就耽搁这一会儿的时间……被祝福一下也不坏,对吧?”

只是那时候,他还远远不知道这件简单的事情会发酵到什么程度。

 

=============== 

“什么?”

当这个消息被传到总统办公室的时候,马库斯从堆高到把他埋起来的数据板中抬起头来,很迟钝地反应了一会儿。不能怪我们仿生人英明的领袖作此举动,建国之初的工作浩如烟海,他已经连轴转到不再能回忆起上一次休息的确切时间了——一个月前?两个月前?(万幸的是仿生人不需要睡眠)。在这样过负荷的运作下,RK200原型机那优秀的中枢系统也不由自主地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陷入了“那两个天天在秀恩爱的家伙难道其实一直没有结婚吗”的幻觉中。都是因为底特律国民情侣当初定情的方式过于浪漫,现在工作中老夫老妻的模式又太强烈,导致现在大家都自动遗忘了其实他们还没(法律意义上地)结婚的事实。

“据说结婚手续办理得很低调。”

赛门温和地说道,同时很巧妙地在摇摇欲坠到几乎不可能再次加码的公务堆之山上又增添了一座新的高峰。

这近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是真的心灵又手巧。

马库斯揉着眉心,“等等,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办一个婚礼?”

“是的。”金发碧眼的仿生人回答,“我倒是觉得……只要双方能在一起,这样平淡的方式也未尝不可。”

“不行。”耶利哥的总统立即发现了这件事的问题所在——这可是一个大好机会,不容错过。

“马上把这件事的经费和细节安排一下。敲定之后我会用我的频道亲自通知下去——”

他迅雷不及掩耳地从数据板堆里扯出一张,拍在桌子上,义正辞严又干净利索地说,

“我,马库斯,以耶利哥的总统的名义,要求他们盛大结婚。”

 

===============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剧情发展得过于跳跃,汉克感到很崩溃。

“马库斯亲自用他的私人频道通知了我计划。”康纳说,作为另一个当事人,他看上去镇定多了,“这条通婚法令的出台花费了太多辛苦,毕竟现在人类和仿生人刚刚试图和解,彻底消除芥蒂恐怕会耗时持久。而我们作为第一对在耶利哥结婚的人类-仿生人伴侣,象征意义重大,政府需要运用我们的知名度和号召力引导舆论。”

“‘这是一个解除隔膜的大好宣传机会’……马库斯是这么说的。他对我们寄予厚望,汉克。”

“知名度和号召力……是的,没错,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搞它的原因。”老警探嘀咕着,推了推不知不觉滑落到鼻尖的镜片,用两根手指捏起面前一张已经读过了的电子文档(这里的任意一份打印出来都会厚得好像他妈的底特律市区电话簿一样!),有气无力地丢到已经一团乱的桌子正中间代表‘已阅’的区域。

现在搭档们周围全是类似这样的文档和宣传单、设计图,他们一起被淹没在各种婚礼计划书之中。

马库斯所说的经费拨下来了,鉴于现在耶利哥吃紧的财政情况,领袖给的数字可以说是相当慷慨。但是婚礼的细节安排却没有跟着经费同步到位——赛门对此抱歉地表示,他们几乎没办法派遣任何一个公务人员前来支援了。理由无他,因为现在他们全都忙得要命。

建国初期大事小情都要一点点来,包括刚刚通过的婚姻法也是经过了各种考虑和一轮轮听证、投票以后才切实落地的。像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很多,多亏了马库斯和议会在持续地统合全局——这个国家的运转效率已经很高,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建立了各种公共机关。

但因此,他们也实在没有额外的人手来操烦婚姻细节的问题。“盛大庆祝”的准备就只能落在新婚夫夫自己的头上了。

这份工作包括白帐篷黑礼服绿草坪香槟酒和露天烧烤;包括行程、地点、安排;从结婚时穿什么衣服到坐什么车子,请什么亲友,拍什么照片,用什么器材,吃什么喝什么甚至餐巾用什么颜色。

上帝保佑!他们本身也是建国之初的公务员啊!于是这对搭档需要一边对警局工作忙得飞起,一边忙里偷闲地在下班后做做婚礼计划。汉克总是一到这个部分就开始打瞌睡,但康纳却带着“我一向确保圆满完成任务”的态度事无巨细,连餐巾的颜色都选了半天。

“他们怎么就不能让我们简简单单的买两套衣服,去国会(仿生人不需要教堂)念个I do,大家鼓鼓掌撒个花,然后就完事了呢!”

“恐怕大众的期待远胜于此。”康纳快速滑过手中的数字板,额角滴滴滴的声音体现出他的电子脑正在快速地运转,“……自从婚礼典礼的消息传出后,舆论就对此表现得十分狂热,我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祝福和建议信件。”

汉克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全看了?”

“是的。互动也是任务的一个部分。我看过了所有信件,并且回复了其中的绝大部分。”仿生人回答,“这是一项繁重的重复工作,所以我主动承担了。汉克,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为你选段朗读其中的一部分……”

“不、不不不不,这个就免了吧!”老警探吓了一跳,生怕自己不会读空气的小安卓下一秒就要读起来了,赶紧出口拒绝。

人类觉得自己非常需要伸手去拿旁边兑好了威士忌的咖啡压一压惊。

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真有趣。”康纳又一次把自己埋回那些数据中,他边读边若有所思地说道,“几乎所有人都对交换戒指之后亲吻的部分表现出强烈的期待。”

“噗!”汉克喷出了口中的咖啡。

“什么?!”

“我猜测大概是因为——”康纳迅速地瞄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因为某个你现在不想提的唤醒方式。它在仿生人中间造成了广大的反响。他们和人类都认为这是一个浪漫事件。因为没有确切的画面外流,他们在网路上对此进行了大量丰富的揣测和再创作……”

“大多想象极其夸张,言不符实。”他评价道,“不过其中有一部分……意外的优秀。”

“……”汉克拽过一张纸巾来擦拭桌子,决定坚决不问诸如“你到底看了其中的多少”这种问题。

“姑且忍耐过准备的时间吧。”似乎也发觉嘴角浮现的弧度很不应当,安卓马上又恢复公事公办的态度,并且帮汉克续满了咖啡,“我知道你不喜欢麻烦,当然我也希望一切从简,毕竟我和你的工作一直都很忙,”说到这,康纳极为人性化地叹了口气,“但依现在的情况看这恐怕不可能。”

接着他从满桌的资料里抬起头,用一种充满希冀的口吻问汉克:“嗯,所以你觉得湖水蓝色的餐巾怎么样?它们会很衬你眼睛的颜色。”

……什么确保完成任务,你这分明就是玩得很开心吧!亏你之前还装出冷静的样子,我早就给你看穿了好吗!汉克简直想伸手糊他一巴掌,最终又嘴角抽搐着强行按下了这冲动。

 

“……汉克,关于这个设计的部分——”

又度过了不知道多少时候,当康纳抬起头来看向汉克那边时,他才发现老警探已经睡着了。

周围还环绕着大堆资料,他的人类就趴在里面,打着瞌睡。灰蓝色的双眼闭上了,细框的老花镜从他的鼻梁上彻底滑了下来,歪到一边,在人类柔软的脸颊上压出不明显的红印。老警探猫毛一样睡得乱糟糟、桀骜不驯的头发下面,还压着一张“典礼上用鲜花还是仿生花”的选择订单。

“……”

康纳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摘掉了那副眼镜,折好放在一旁。汉克安稳的呼吸声让他此刻的内心变得无比宁静。仿生人一边继续手动编写着犬类用的西装设计图(含小领带和小马甲),一边从容地拉过椅背上的外套盖在人类的后脊上,还对椅子下面抬起了头的相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反正到了需要汉克拍板的时候,再把他拍醒也不迟。

他想了想,又在丈夫的嘴角偷了一吻。这段时间真的是太累了,汉克常常忘记刮胡子,和他亲热的时候又会开始感觉毛茸茸的,像是在偷亲一头冬眠的熊。但对此刻的康纳来讲,这种痒痒的感觉也很不错。

仿生人骚扰的嘴唇落下得非常轻柔,好像一阵温暖的风擦过人类的皮肤,汉克在梦里咕哝了两声,没有醒。

……再放他睡一会儿吧。

还有一些额外的东西需要添置,另外还需要晚餐的准备。仿生人拍拍圣伯纳犬的头,无声地嘱咐它看家之后,就独自走出了门。

 

===============

底特律的夏季温暖而湿润,淅淅沥沥的雨滴尚且不足以让防水性能优秀的仿生人打伞,街道上偶尔擦肩而过的几把雨伞下都是人类的身影——康纳想到他的人类总是习惯把他搂到伞下分享一片没有雨的天气。虽然自己再三解释过了这没有必要,这把伞只是为了避免重伤后体能很久没有恢复的汉克和他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淋太久着凉的。

但是汉克的手臂总让人觉得很好。更别说那些被伞面遮挡着的、可以偷偷分享一下的小动作了。

这让他忍不住露出笑容。康纳站在商店街前的广告牌下,不动声色地往左边的一个人身边挪了挪,“天气不错,是吗?”

“……”那个路人戴着一件兜帽,帽子和雨伞一起用阴影隐藏了他的半边脸,只隐约露出下颌的柔和线条,身上的连帽衫普通到丢进人群就找不到,但他的身材和气质却奇妙地把它穿出了一种模特儿般的感觉。

“只是……如果被群众发现的话,你可能会引发骚乱的,先生。”

“别让人发现我在这里。”马库斯叹息一声,RK800刚才看上去明显就像是想什么愉快的事想到走神,但猎犬的嗅觉居然丝毫没有因此而减弱。他在警局入职之后的表现一直如此,好像浑身都散发着恋爱脑的粉红色气泡,但又一刻不偷懒地在雷厉风行地工作着。

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如果被人发现我在偷懒……我就会立刻被抓回去了。”

康纳看了一眼不眠不休了不知道几个月的总统先生,“没问题。”他愉快地回答,“我不是来抓捕你的。我和店铺的预定时间是在……五分半钟之后,然后我就会离开了。”

他们英明的领袖明显松了一口气。

“休息的话,只是在这里站着就可以了吗?”

“……这样就可以了。”马库斯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回答,虽然在变装的隐蔽之中看不清他的上半边脸,但康纳几乎可以肯定,那双异色瞳一定在注视着和平熙攘的街景时露出了满足的表情。领袖轻声说,“我一直知道重建的进度,但那些都只是在报表上。能真正置身其中,感觉到大家都在进行自己的生活……”

“这很棒。”

每一个人都在为了他自己的琐碎目标在奔走,却又汇聚成同一个城市的血脉。仿生人们,人类们,他们每一个都独一无二,每一个都至关重要。

千家万户,寻常人的幸福。这就是他所期待的最好的东西。

“另外,抱歉也把你搞得这么忙。”总统又补充了一句——下属帮自己偷懒自己却安排下属加班,听上去简直是恶魔上司所为,“……也算是工作需要。”

“没有关系。”RK800也和他一起看着雨水中的街景,当他垂下眼睛又抬起时,那褐色的眼眸里毫无疑问地闪烁着亮光,“我忙得很开心。”

马库斯的目光掠过康纳的脸,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仿生人看上去仍然神色平和,但平和中却透露着确切的快乐。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康纳回到底特律的第一天……

 

阿曼妲的入侵让情况一度十分混乱,领袖忙了很久以后才有空去见被隔离着的康纳。隔离室是个纯白的、一无所有的空间,褐发的仿生人坐在唯一的凳子上,他没有抱怨,他只要求一样东西,那就是转播人类手术室和监护室情况的屏幕——

马库斯走进门的时候他就在看着它,眼睛一眨不眨。画面上显示的是重症监护病房,人类昏迷着,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这个画面近乎静止,没有什么好看的。但康纳却看得很专注,像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马库斯怀疑如果自己没有进来,RK800会成为一尊沉默的塑像,只是持续地注视着屏幕,直到他的眼珠都落满灰尘。

……他很久以后才想到,也许康纳是在默默地数着人类的每一次呼吸。

但在当时,他只是按部就班地跟康纳进行了核查的步骤。马库斯没有安慰他,因为这看上去对他于事无补,康纳一定是想到人类的身边去,但是他不能。他被关在这里。只有审查早一点结束,马库斯才能早一点结束这件事。

“……就是说,你不能排除阿曼妲再次介入你后台的可能性。”

马库斯最后这样总结。

“是的。”康纳承认,“但我觉得她短时间内不会再次尝试……因为她知道,如果有某个人在,她就永远不会成功。”

他甚至露出了一个短促的笑容,笑意在双眸中稍纵即逝。

“但是,”他随后又补充道,“如果……”

他重复了一遍,“如果……”

康纳皱起眉,好像不知道怎么把这件事用言语表达出来, “如果没有了那个人。”

他最后说道,抬起头来盯着要离开的马库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仿生人看上去仍然神色平和,“为了底特律的安全起见,我需要建议你永久地关停我的机能。”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了,但又过于现实了。领袖不能断言是RK800在主动寻死,这个判断是客观而必要的。他生来背负着更重的枷锁,只有在那个人的身边才能自由。

马库斯没能马上做出答复。康纳也并不介意,他把视线移动回到了屏幕上,恢复到了来访者进来之前安静的样子。

哪怕在现在领袖也很难说这句言辞中是否包含了为大局着想之外的意味,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在那平和的面孔上看出了深重的悲伤。

只有一个人类能够融化它,把它变成喜悦。领袖在那一刻理解了,无论于公于私,康纳和他的人类的生命都是彼此相连的。

 

也许为他们办个盛大的婚礼也是好事。

“……”马库斯对自己的下属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得说,我很高兴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

“好了!”领袖伸了个懒腰,对康纳示意了一下人群中远远的某个金发碧眼的身影,奇怪的是,现在底特律城里有千千万万个PL600型号仿生人,他们都穿着便服,但马库斯就是能一眼从中把赛门挑出来,“我要去自首了。”

他做了个小小的鬼脸,“争取……宽大处理。”

 

康纳看着他们的身影悄悄地融入到人流之中,转身走向商店街。约定的时间到了,他早点做完安排,也可以早点回到他的人类身边去。

希望汉克还没有醒,他喜欢他在他身边醒来的样子。他也希望汉克喜欢在晚上吃鲜蔬棒配肉饼。RK800并没有特意安装厨艺模块,他现在做得可能还不是很好,但不得不说,觉醒之后,康纳还挺能享受学习的过程。

计划着,日复一日和你一起的种种小事……

明明还没有离开多久,但他觉得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了。

 

===============

之后,跌跌撞撞的一个月好像滚皮球一样迅速地过去了。

汉克想,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球面上的花纹呢。

现在他们身在休息室里,一门之隔就是狂热的人群和媒体,细节精心到湖蓝色餐巾花边都被安排好的华美会场,还有赞美、祝福与欢呼之声。那气氛是如此热烈,结实的实木木门都要像是夏日艳阳下的冰淇淋一样被融化了。

虽然直到今天上午,他们还昏头昏脑,汉克像个老年人一样在家里到处贴满五颜六色的备忘录贴纸,但现在,一切业已准备就绪。一对新人被情侣款式的高定西装打扮得光鲜亮丽,相扑身上都穿着马甲和小领带,昂首挺胸,充满自豪地站在大概应该属于伴郎的位置上。

“这些人都是来看我们的?我还是觉得很奇怪。”汉克第一百零一次扯了扯笔挺的领结,这样抱怨道,“感觉好像是狂欢节上披着彩绸被围观的珍禽异兽似的。”

他大概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的婚礼和誓约之吻要被全世界转播。康纳想,这种安排对一个向来保守且叛逆的人类来说,下咽尚且困难,更何况于消化了。

“别在意,汉克。”他诚恳地说,凑上前去,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丈夫的前额,“我希望我不是在勉强你,如果你觉得不自在的话——”

啊,又是这句。和警局里时候一模一样,如果你觉得不自在的话……小安卓对社交能力恶劣的人类总是过于地体贴了。康纳在这种确认彼此感情的仪式中本该觉得很开心的——某种类似愧疚的微小电流窜过老警探的心,他摇摇头,抓住康纳的手。

“没有,我只是觉得……不太适应,”他皱了皱鼻子,“恐怕我是那种没什么浪漫细胞的老家伙,对你们年轻人(这么说也没错吧)来说,我的反馈实在是没情趣过头了。”

“你在说什么?”仿生人笑了,“没情趣?不,当然不了。”

他掏出一个盒子,对着人类把它打开,炫耀似的,“毕竟你已经给过我最浪漫的。”

那里盛放的是一个朴素的细圆环,大小很适合套在RK800仿生人的无名指上,上面不仅仅没有任何花纹,甚至连自身材料都不是贵金属,看上去和精致的盒子格格不入。

“……你不会忘了吧?”

说着,他拉起汉克脖子上的一个小小的绳圈——虽然外面裹着昂贵的西装礼服,但康纳知道他的人类是从来不会让这个东西离身的——上面也套着一模一样的另一只戒指。

老警探笑了,这个回忆显然也让他觉得温馨。他低声说:“我还以为你为这次典礼准备了新的。”

“为什么要有新的?”康纳反问道,“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婚戒。”

“我们早就已经结过婚了。那次法律承认的手续甚至都不是第一次。”他说,“汉克,当你对我求婚的时候,我就已经当我们结婚了。”

 

那时耶利哥还没有建国,或者,毋宁说,那是人类和仿生人在谈判桌上气氛最险恶的时期之一。人人都在想也许他们费尽全力还是无法避免战争的到来……

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下,才刚刚出院不久的汉克把康纳单独约了出来,给他看了这一对指环。

仿生人在他掏出戒指的时候就被其下可能有的潜台词震住了,他好像是被车前灯照住的小鹿一样愣在那里,只下意识地用系统分析着面前朴实的金属环的成分——

“这是……”

金属的成分是镍、铜和钢合金,分别来自一枚二十五美分的硬币和一枚三五七口径的子弹。他对它们都有着强烈的熟悉感——绝对校准系统的损坏后,康纳不能再百发百中地把玩硬币了,于是他在汉克住院期间把自己的硬币送给了他,让人类去改善肢体末端震颤的问题。康纳还记得这件事。结果汉克把它和从自己体内取出的那一颗子弹一起融成了戒指。

他用它向他求婚。

这小小的金属环牵连着这台RK800最初的出厂,也牵连着一度与人类警探擦肩而过的死亡,这是他们过去的伤痕,也是他们痊愈的象征。它悄然无声地把二人的过去、血肉融为一体。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终于再也分割不开了。

康纳之后一直把它带在自己的左手的无名指上,只是过于不显眼,没有人猜到它真正的含义。在他询问他是否愿意,当他对他许下诺言的彼时,耶利哥还没建国,仿生人和人类结婚的法律也还没出台,这婚姻等同是非法的,没有国家保护它,没有神明见证它,也没有法律保护它。

但这一丝也无损于它的神圣。

至少在相爱之人心中如此。

 

“汉克,你说过……你其实不在乎有没有上帝或者法律承认我们。你一向只做你自己认为对的事,这也正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康纳拿下汉克脖颈上的指环,放进锦盒,现在它们成为了完美的一对,“一会儿……你吻我的时候,也会是这样,对吗?”

“只要你想这么做。”

“汉克……”仿生人温柔的声音如同叹息,“我爱你。”

当他们彼此拥抱时,汉克觉得自己内心的爱意足足可以当着全世界亲吻这个可爱的家伙一千八百多回。

 

而真正到了推开门的那一刻,本来想着的那些“不用认真”都被抛到了脑后了。

在层层簇拥之中,他们走过漫长的红毯,会场太大了,这条红毯一直延伸着,好像从吉米酒吧走到模控生命的旅程一样,好像两人就这么走完了一辈子,手挽着手走到下一生。

这路可真长啊。

长得他可以预演太多次他们彼此之间的亲吻。

在布满烟雾和火光的隧道里,康纳第一次亲了他的人类,因为他迟来的表白,因为他答应了他绝不会死。

在偷来的交通工具和廉价的汽车宾馆里,情侣们慷慨地在彼此身上浪掷了千千万万个吻。

在模控生命大厦四十三层的一片狼藉中,他流着泪恳求他再吻他一次,然后主动在他的嘴唇上品尝了血的味道。他的眼泪和亲吻好像一根钉子,把人类的灵魂牢牢地钉在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里,再也无法轻易离开。

还有汉克在病房里醒来时他献上的吻。

还有他们每一次早起时候交换的吻。

还有他们第一次在耶利哥共度圣诞节,两个人窝在家里,天很冷,但是仿生人的身体里面很温暖。当康纳眨眼,睫毛就刷过吻着他眼角的人类的嘴唇。

老实说,最后在典礼台前站定的时候,汉克已经不在乎周围还有多少人在看了。他的仿生人说“只要你想这么做”……

他当然想要吻他。

在誓言后,人类毫不犹豫地对着面前全世界最可爱恋人的双唇落下了自己的嘴唇——

周围欢声雷动,相扑响亮地汪汪大叫,但沉浸其中的情侣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们沉浸在回忆与幸福之中。

拍摄很成功,摄影师和电台的人们,他们会在很多年后都坚持这么说。

这是真正的世纪之吻。

 

“所以说……我们又结婚了。”当嘴唇最后分离,康纳对汉克小声说道,“第三次。”

“我能说什么呢。”人类回复他,带着笑容,“如果对象是你,我多少次都行。”

这就是婚礼最棒的一切了。除此以外都不重要。良人属我,我也属他。就好像他们此刻手指上的戒指内部铭刻的一圈铭文一般——

你是我生命中不可割离的一部分(You are an inseparable part of me)。

 

Fin.

评论(103)
热度(1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