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九

根据十八章的前20唱票,选择X分支继续剧情。

想看双结局的意外的多,作者以后很大概率会放出○选项分支的结尾的,小可爱们不要方!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幕间 章十六  章十七 章十八

 

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康纳甚至能感觉到枪口坚硬地抵在自己的下颌上。他也知道,这把枪曾经也有无数次如此亲昵地贴近在汉克·安德森的太阳穴上面。

他还能记得汉克用这把麦格农手枪救了自己,两次。他也记得汉克在他被带去休息室之前,郑重地将这把枪塞到他的手里。

“保护好你自己。”警探说。

他的手扣住扳机。哪怕剧烈的情绪反应正让过载的程序发出崩溃的警告——

记忆中的画面突然和现实融合在一起。他的枪口指向的不再是自己,而是人类警探的面孔。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在看着他,看着他手中颤抖而阴森的武器,如此温柔,如此悲伤。“保护好你自己”。仿生人很清楚,如果他扣下扳机,有两条生命就将一并消逝。

这和亲手杀死汉克·安德森没有任何区别。

 

他的手垂了下去。

阿曼妲的声音听上去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对了,康纳。我们注定有这一天,不是吗?正如他们所说的,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

康纳倒在操作台下,持续肆虐的暴雪很快掩埋了仿生人的躯体,这是他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q&{o?g6nZ??ttbH

 

康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额角的灯环已经变回了冷静的蓝色。

仿生人的手中还拿着刚刚差一点就送出死亡的兵器,他感觉自己歪过头好奇似的看了看它,之后打开弹夹检查了里面残余的子弹。还有三颗,这对接下来的任务来说已经足够了。

而当军用型推开休息室的门时,他业已把枪支收好,若无其事地坐在桌前了。

“……走吧。”约翰·杜伊说,“马库斯在顶楼的会议厅等你。”

康纳听到了这句话,当然。他能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能感受到一切。但是被重新接上了线的人偶连一根手指都不再属于他自己了。眼前鲜红闪耀的防火墙,使得人类的工具再一次变得稳定而完美。

康纳看到自己站起来,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袖口和领子。虽然只是廉价的衣衫,套在仿生人修长匀称的身材上却丝毫看不出低劣感。

镜子里的康纳对他露出满意的表情,一如每次工作前整理着装后的从容不迫。然后他回头对军人微笑,“好的,我们走吧。”

 

在耶利哥号客轮沉没之后,异常仿生人的领导者们把总部搬迁到了曾经的模控生命公司——这座把他们曾当成货品批量生产的大厦之中,仿佛是对制造者的某种无形的抵抗。

为了表现一种洁净安全的未来感和科技感,建筑内部的构成几乎完全是白色的建材和透明的玻璃,军用型仿生人和RK800一起穿过一楼一侧的玻璃长廊,前往电梯的所在地。

“我发现他们几乎都心怀侥幸。”

“谁?”意识到RK800在以一种近乎闲聊的姿态与自己对话,约翰抿紧嘴唇。

“底特律的仿生人们。”康纳说,“我曾直接或者间接拯救过几个同胞。一个RL600型号的戴维,两个WR400型号的崔西。他们如今在底特律获得了新生活,这很好。”笑意在他的语调中一闪而逝,“可……底特律并不是我们反抗的终点。这里太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了。他们一心只想忘记敌人曾经加诸在他们身上的事,迷醉于马库斯救世主的光环,祈求着在他的庇护下偏安一隅……”

死里逃生过的警用安卓看着玻璃回廊外,与仿生人们仅隔一层透明屏障的风雪与黑夜,轻声说,“但是这里其实并不安全。”

军用型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下意识地咬住了牙关。

“事实是,我们无法如愿地遗忘,因为这些事在现在仍在发生……这就是我为什么来。钥匙能让我们获得战胜他们的力量,但如果我们不战斗——”RK800的声音被一声清脆的爆响打断,戛然而止。

就只能被他们杀死——约翰·杜伊的头脑帮他补完了康纳的话,也帮他预见了袭来的危机。

人类们曾经无数次质疑过身经百战的军用仿生人是否也有所谓的第六感,但无可争辩的是,军用型确实在短短瞬间感觉到了尖锐的紧张,接着他就被一个猛然撞进室内的人影击倒在地。

袭击者是从黑夜和暴雪中扑进来的。仿佛一个幽灵,或者一个鬼怪。它的发丝、身躯上都覆盖着白色的严霜,也覆盖着冻僵后强行重启导致的鲜明的裂痕,这让近乎变成全白的杀手像一尊布满裂纹的瓷娃娃,强烈的恐怖和怪诞的美感在他的机体上各占一半。

但它的行动仍然高效、冷漠、迅捷。

——RK900。发现居然是它重新启动又追击过来的时候,就连在战场上面对过无数次死亡和强敌的约翰都感到一种难言的震怖。

‘这不是结束’。

一瞬间的短兵相接,即使一秒钟也足以让精妙的猎手们完成几次交锋。杀戮机械的本能让军用型在仓促的情况下直接反击。一个照面,他的光学镜可以清楚地捕捉到仿生人猎人的胸口有一个洞,这是它枪击自己逼迫约翰放手时造成的痕迹。烧焦伤口边缘漏下的蓝色血液已经凝成了大团湛蓝的冰花,层层霜晶之间,900胸腔内孜孜不倦跳动着的机械心脏清晰可见。

它的心脏就这样暴露在外面。

但命令仍然在驱使着它坚决地行动。

军用型不会放过对手这样明显的弱点。就算此刻他其实还未认出对方,他仍然会毫不犹豫地对敌人进行屠戮。在感到剧烈的冲击时,他的手也插入了RK900的胸腔,伴随着机体倒地产生的惯性,约翰·杜伊扯出了那嵌在深处的小东西——

还隐现着光芒的脉冲调节器在光滑的地面上甩出去很远,沿路蓝色血液仿佛泼洒的油漆斑点一般在地面上绘出细长怪异的图案,直到与另一枚新鲜闪烁着的调节器一起撞到墙角,方才停了下来。

这凶残的一击这已经是军用仿生人做出的最后抵抗了。猝不及防之下,他的行动已经完全遭到钳制,撞击使得血液汩汩地从开了一个洞的腹部涌出,他只知道敌人对自己也造成了重创。

而现在,他彻底倒在地上,后颈被地面无数尖锐的碎片刺入,军用仿生人因损坏变得迟缓的系统才分析出,原来那声巨响是长廊的透明障壁碎裂的声音,向他扑来的敌人是曾经和他交锋过的仿生人猎手。同时他也意识到,他即将死亡。

一瞬间,那种甜蜜又平静的黑暗又在对他招手。

不,不是这样死去,他想要一个更有价值的死,去为他毫无价值的生命画下句号——军用仿生人奋力挣扎,可失去动力源的机体在劣势下举步维艰。他面前的猎手也一样在步向死亡,但它无动于衷,900端正的面孔仿佛被霜晶罩上了一层面具,甚至连那双银灰色的眼睛也蒙着薄薄的霜雪,形成一片可怕的漠然。它光学镜头前闪烁着的‘任务更新’就是此时的一切,杀戮机械不在乎死亡,也完全没有捡回重要组件的意愿。

死亡是什么?如果你从没有活过,死亡就不会从你这里夺走任何东西。

“…………”

约翰·杜伊注视进了那一片漠然里,他在工具式的空无中看到了他自己。那里是那么的熟悉,让他几乎忘记了抵抗。

然而又一声爆裂的脆响把他带回了现实。

“…………”

血淋淋漓漓地从头顶滴落下来。他抬起头,透过贯穿仿生人猎手额头的空洞,看到了RK800俯视着他们两个的面孔。他的角度选择得很好,一侧音频接收器受损的900完全没有听到他开枪的声音。

康纳收起枪,这是第一发子弹。他抬头瞥了一眼走廊里的摄像头,随即从容不迫地捡起军用仿生人掉落在角落中的调节器,走到濒临废弃的战争机器旁边。

在中枢毁坏的瞬间,RK900的关节就直接锁死了,它仍然保持着钳制住猎物的姿态,仿佛一座结冰的雕像,军用型拖着即将关停的机体,费尽全力也无法把它从身上推开。

“不用担心,就快好了。”他柔声说,一脚踢开了仿生人猎手的尸体。原本冻结后运动而受损的关节在锁死状态下更加脆硬,900的右腿在膝盖处直接断裂了,仿生人的机体径直倒在一旁,掺杂蓝色的冰屑飞溅在走廊的地板上。

依旧是那张纯良无辜的面孔,甚至有一点不谙世事的天真——康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只微微垂下眼皮,用湿润的棕色瞳孔凝视着军用型,这个角度、这种视线似乎携带着某种微妙的傲慢,然而稍纵即逝。

“纵然我们的同胞有再多敌人,我们也要迎战。”

他温柔地跪了下来,轻轻地把手中的生物组件摁回了约翰·杜伊的体内。

“不要死在这种没有价值的地方,约翰。”

 

“康纳!”

RK800抬起头,在走廊的另一端,汉克·安德森和数个仿生人站在那里,人类气息未定,显然要比他们跑得更急。

毕竟刚刚的动静不小,还是难免惊动他人。

“你……”人类似乎看到了不少,他狐疑的目光从RK900残缺的尸体转移到康纳平静的脸庞上,但警探最后还是选择问道,“你没事吧?”

他的人类就站在他面前。

HgV9?Lk %#V#@^%

q&{o?g6nZ??ttbH

3*&%#*@6nZ??9tt

#u/fHanTk¥@1kp

康纳看着他,卡顿了不到零点零一秒。

“汉克!”仿生人露出了笑容,“我很好。”

RK800拍了拍约翰的肩膀,站起身向人类走去,在他面前展示自己安然无缺的样子,“约翰和我都没事。”

q&{o?g6nZ??ttbH

HgV不是9?Lk %#V#@^%

3*&%#*@6nZ??9tt

#u/fHanTk¥@1kp%#*qx(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要逃离自己,要把自我的一部分撕裂出自己身体,被封禁在囚笼中的人偶徒劳地在跟自己作对——

汉克%我需*&%#*@6要你的帮助Z??9tt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的帮助帮V9?Lk %#帮我让我留下留在你&%#*@6我需要——

但在现实中,康纳只对老警探眨了眨右边的眼睛,“像你嘱咐的那样,我好好保护了我自己。”

这熟悉的动作好像是在讨要表扬。

“你不用担心我。”他再一次肯定的说。

“看上去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汉克皱起眉头把他一通上下打量,“……那边那个裸泳的家伙呢?”

“……”

约翰·杜伊已经站了起来。在动力源回归后,他的运作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刚刚……在看着RK900的一瞬间,他差点要再度屈从于人类加诸在他身上的虚无本质了。

军用仿生人擦去脸上的血迹,突然感到极端的羞耻,而这种耻辱又变成愤怒,这种愤怒剧烈地咬噬着他的理智,让他几乎无法抑制自己。

“RK800,”他突兀生硬地说,“我在电梯等你。”

随即大踏步地遁入黑暗之中。

 

“喂你——”老警探一只手还朝着军用型的方向。

“汉克,”康纳拉住警探的手,捏在自己手里,“我必须跟随约翰·杜伊才能依靠他的安全凭证前往43层。你作为人类在这栋大厦里没有任何权限,但至少在一楼,你是安全的。”

他又一次对他微笑,“……等我回来。”

 

“……”老警探盯着自家安卓的背影,直到那急匆匆的影子随着军用型的步伐隐去。他下意识般的将目光移向碎裂了的走廊外墙——

冷风和雪花正从破洞处急剧地灌入温暖而安全的室内,黑暗如同有形的潮水顺着破口涌入,流淌,仿佛提醒人们这种安适只不过是幻觉。而一墙之外的世界,则是更加深沉的夜色和更加迅疾的风雪。

 

任务……完成(Mission…completed)。

躺在地上的RK900,它的镜头最后闪烁出最后一行讯息,之后彻底熄灭了。

tbc

本身后面还有两章,但为了表达我对某超越了马库斯的预言家的爱意,作者决定714连更,一万二超长最终章直接完结!

评论(36)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