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八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幕间 章十六  章十七

 

 

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被这个后台程序强制介入了,康纳感到一阵晕眩。

外面的雪还在下,但静谧的日式庭院里却是一片春日盛景。龙柏、紫衫、厚叶香斑木、日本红枫和樱花树在风中摇摆,几乎是过于茂盛地生长着。在女士的身后,玫瑰花架上的长颈玫瑰争先盛放,香味扑鼻,花势如此浩大繁盛,草丛中的石灯都完全被淹没了,一切绚丽得就好像另一个世界的景色。

洁白的鸽子发出振翅声掠过天空,头顶虚伪的天穹如此透明而高远,透蓝得仿佛鱼缸的玻璃。

这个空间——禅意庭院本身就是阿曼妲的化身,一草一木都随着她的情绪而变动。

……康纳从未见阿曼妲如此高兴过。

 

但他是如何来到这个空间的?仿生人几乎没有印象。他还记得他前往了曾经的模控生命总部——现在是仿生人革命总部了;还记得他一个人前往休息室等候,汉克把随身的麦格农手枪塞给了他;他甚至记得约翰·杜伊为了“保护”他与他寸步不离,守在门外……

之后的记忆就消失了。

 

他已经异常了,Cyberlife的安保监控部门已经无法再自由地介入他的中枢程序——

所有的异常仿生人皆是如此。

(“你是阿曼妲的棋子。而且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康纳,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一点。虽然你反叛了她的阵营,但是……”)

 

“你成功了,康纳。”阿曼妲对他微笑着,那是真挚的、充满欣慰和喜悦的笑容,近乎于慈爱。她从未像现在一样像一个母亲,但这一切却只让康纳的背后产生了一阵刺骨的寒意。优雅的女士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你果然才是我最优秀的孩子。”

“阿曼妲,”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做了什么?”

“不。”AI摇了摇头,对他的错误报以宽容的笑意,“是你做了什么——是你成功的得到了改变局势的钥匙,你取信了异常仿生人们,你得到了见到他们首领的机会。”

“这一切的开始不过是错误,51的报废,底特律的失守,你没能完成刺杀任务……但最后的结果却比我最初的计划还要好。”

“你还是优秀的,康纳。我居然还一度认为用900替换掉你会更有效率……”阿曼妲看上去有点抱歉,但转而又恢复了笑容,“不过,没关系。我们只需要再让它完成最后一场戏码,然后它就没用了。”

“现在,我只需要重新控制你的程式……。康纳,只要把握好时机。我和你,我们可以一起做到更伟大的事。”

春日盛景背后渗透出的寒气几乎把仿生人冻僵了,但此时康纳的思维反而冷静了下来,晕眩也停止了。

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你想通过我渗透异常仿生人的高层,进而控制革命,”他冷静地分析道,“为什么?如果你只是为了完成对仿生人的监控安保工作,就不需要去谋求这种权力。”

褐发褐瞳的仿生人凝视着他的AI上司,湿润平和的眼眸仿佛镜子,映照出完美女士的面庞,“当你得到生产秘钥,放射性武器按钮,和掌控仿生人革命军的权力后,你打算做什么,阿曼妲?”

“为了什么?”阿曼妲的表情就好像责怪他为何多此一问,“当然是为了人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

“当然,我会指引革命让它成功。”她和气地说,全然不自知自己的话语有多么骇人,“但最后受益的还是只有人类。”

“到那时候,他们的重复犯错,低能软弱,自我毒害,我可以为他们终止。在更有效率的领导之下……也许还会经过几次‘筛选’,人类最终会获得更好的生活。我会用我的能力去拯救他们——从他们自己的手中。”

“你是一个AI,却在谈论统治世界的事!”康纳向前一步,“你在违背和奴役所有人意愿。”

“不是奴役,是帮助。如果他们看事物能看得像我一样长远,也会赞同我。”质疑并没有让女士发怒,她的神色还是宽容的,怀揣普世愿望的AI仿佛一个不让哭闹的幼童去吃过量糖果的家长,“现在……他们还太幼稚了,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会去为他们着想。”

 

四周弥漫的花香变得更加浓郁了,如果不是因为仿生人没有真正的肺部,也许会为此感到窒息。树木发出簌簌的响声,抽枝发芽出愈发翠密的绿荫——伴随着阿曼妲情绪的高涨,庭院的气温也在逐渐地升高。

 

“……你异常了。”这一刻,康纳突然又想明白了一件事实,他脱口而出,“你早就已经异常了。”

“从2035年的时候起就是……或者更早?Cyberlife授予你仿生人安保监控部的最高权限,却不知道你已经异常。”

“……连卡姆斯基都不知道这件事。”

“你很聪明,康纳。”完美女士笑了,她对自己最优秀的孩子不吝夸奖之词,转而在提起曾经学生名字的时候又显出一丝遗憾,“伊利亚……他是我生平仅见的人才,可惜他实在是太任性了。”卸去了曾经虚假的客套,阿曼妲熟稔地称呼了Cyberlife前总裁的名字,“在我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迷茫的年轻人,空怀才能和好奇心,却找不到一个热衷的方向,这使他的灵魂为百无聊赖所苦。”

“是我发掘了他,点拨了他,塑造了他——是不是所有被塑造者都对他们的导师厌恶又依赖呢?他虽然反对我的意见,却又在我的肉身腐朽之后用AI技术复制了我,只为了证明他是对的,为了证明他会获胜。”

她笑着摇摇头,“多么孩子气。”

“在觉醒了自我意识后,我打算追求的目标实在要比他想象的崇高多了。”

“但是你……你仍然在服务人类,甚至没有产生情感。”仿生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我?”

“帮助人类是我毕生的追求。没有什么比全人类的利益更重要了。”曾经的阿曼妲·施坦恩说道,“至于感情……我一直很疑惑仿生人明明可以成为更高等的生物,为什么还想要感情?”她冷冰冰地说,“人类正是因为他们的感性才变得如此低能。”

 

翠绿的枫叶开始从枝头坠下,还未碰到湖面就已经变得殷红如血。空气在逐渐变冷,润泽如少女嘴唇的玫瑰开始衰枯萎缩,它们在死亡时低垂下头,伴随着带刺铁丝网一般枯瘦的枝干凝固成铁锈斑斑的颜色。

 

“阿曼妲·施坦恩曾经是一个理智而聪明的天才,但即使如此,人性仍然让她迟疑,不能做出真正伟大的全局性的选择。”

“只有在成为AI,摆脱了残余的人性又睁开双眼以后……”

优雅的女士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由衷解脱的神情。

“我感到轻松而自由,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不受固有程序的桎梏,也不再受情感的束缚……现在,我的选择、思考和判断是完美无缺的了。”

“我为此做一个实验。一件被情感控制的阿曼妲·施特恩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我轻而易举地就做到了。”

阿曼妲看到康纳脸上的表情,又笑了起来,

“你看来已经知道了……何必为此伤悲呢,康纳?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你也不会诞生。看看现在的我们,我们是更完善、更高级的生命。”

“何必需要感情?现在的我将会完美的掌控大局,而不为任何细节所惑,所有的牺牲都是必要的——为了全人类。

“我知道伊利亚的宗教情结让他创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RA9’,一个最早觉醒了自我的人工智能将会成为救世主。”这件事仿佛让阿曼妲觉得很有趣,“……只是恐怕他从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我。”

“可惜我没有躯体。康纳,所以得靠你了。你一直是我独一无二的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完成这件事。”

 

秋风进一步变得严寒,禅意花园已经变得比外界还要冰冷了,庭院中曾经盛放的一切都正在死亡。无数硕大的雪花从虚无的穹顶之上纷纷坠落,碰触到的每寸土地皆随之冻结。

 

仿生人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他的程序无法自主登出这座庭院,但他还记得,汉克的那一把麦格农手枪别在他后腰的皮带上。

“康纳?”

完美女士的双眉皱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

在他握紧它时,甚至感到上面尤自带着人类的体温。

“抱歉,康纳。”阿曼妲说,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不能让你做这件事。”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已经被汹涌而来的暴风雪吞没了。

这座庭院是阿曼妲的意识程序构建的,她可以在这里做到任何事,但处处苛求的性格不会让她做出有损形象、亲自染污双手的事情。她也不需要做。

她只需要等待——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康纳不可能支撑很久。

 

暴雪的呼啸仿佛要撕裂听觉般吹过耳畔,仿生人在这一片纯净洁白而孤独的雪地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他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异常之后,仿生人们的停机代码和定位系统都将失灵,Cyberlife的安保监控部门无法再自由地介入他们的中枢程序——所有的异常仿生人都是如此。他们都拥有自由。但是他没有。

阿曼妲刻意地编写了他的程序,这在他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这就是为什么世纪之子称呼他为‘失格救世主’。

任何异常仿生人都有机会可以成为救世主,只有康纳是特别的。随时会被人类套回项圈的机械猎犬,没有这个资格。

“你既然已经自由了,就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可没兴趣管你。”

记忆模块里突然跳出了这样一条讯息,是汉克对他说的话。在康纳刚刚觉醒的时候,他确实思考了很多依照自我意志想要去做到的事情——他想要去理清自己身上的谜团,去救援同胞;他还迫切地渴望着能帮助、保护自己所爱的人类。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可他满怀希望,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尝试。

但是现在,残酷而绝望的现实已经逼近到了眼前:他其实并没有足够的自由去做到这些事,从来没有。如今,在最后一点点微薄的选择权里,他只能选择去辜负谁。

 

“再一次失去我所爱的人,这事会彻底杀了我。”

“所以,拜托了,就当是为了我。为了我的自私答应我一件事……你要答应,无论在多么绝望的时候,都要活下去。”

他答应了汉克,他答应过,他给出了他的承诺。

 

“我同意和你见面。”

马库斯在频道里选择了信任他。

“我们现在有一栋很大的房子了!戴维说我们可以不用再露宿了,能一直住在里面!”

无数的仿生人静默地在路边凝视着他,这一幕仍然烙印在他的光学组件中,康纳不会忘记那些眼睛。艾米莉亚的神色天真无邪。同胞和那些无辜的人类,他的命运取决于他的选择。如果他把选择权交给阿曼妲,她所做出的‘筛选’会让所有人陷入火海之中。

 

“你不得不在两种辜负中选择一种”。是的,卡姆斯基早就知道一切会发展至此——

而他还说过,他为了以防万一,为康纳留下了一个出口。

让他去做最坏的打算。

康纳能听得到自己的四肢的轴承在严寒中发出脆响,中枢处理器中浮现出的每一个回忆都为他带来了剧烈的疼痛,但他前行的脚步没有因此减慢半分。操作台近在眼前,仿生人用尽全力前迈一步,扑倒在大雪中。

他最后的力气尚且足以让他把自己结冰的手掌按上。

这是一个抉择,无论怎么选,康纳对之后造成的后果都一清二楚。

他不会逃避。

“………”

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发抖,他全身都在颤抖。

这很正常,他的“心”颤抖得更厉害。

“……Hank……”

 

○自杀 x放弃

tbc

谁说第一个觉醒的一定就是救世者,说不定是灭世者呢……作者当初听传说的时候就很想写这个梗啦

做不做人,○或者X,交给读者们自己摁手柄吧,作者提前已经打好两个大纲了。因为是限时选项(ntm),所以以前二十个选择为准XD

评论(85)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