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七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幕间 章十六

 

“底特律核威胁升级?16台为您带来最新报道。突破外围进入底特律的军用仿生人可能持有核武器的传言愈演愈烈,而政府对底特律的封锁业已全面失效……尽管在乔治亚州的暴乱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而这些极端分子似乎还意犹未尽……”

换台。

“内忧外患,美国的内战也许会让我们在国际上陷入不利地位,俄罗斯总统……”

换台。

“里格比先生,请您谈谈您的看法。现在仿生人内部似乎产生了两种有分歧的声音:被称为‘马库斯’的底特律仿生人领袖一直在对政府提出交涉,在‘麦密登’军用仿生人在电台公然做出恐怖主义宣言后,他也没有停止这种行为。然而华伦总统坚持宣称‘不与恐怖分子谈任何条件’,有传言说,她异常强硬的态度是受到模控生命公司的影响……持续增强的舆论压力和不断下跌的支持率会让她改变主意吗?还是——”

换台。

“接下来是一段市民采访……”

“总统的决策不应当受模控生命的制约,这是在轻忽纳税人的生命。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在解决问题,为什么政府一直无视民众的要求?”

“与仿生人的谈判早就应该开始。政府对游行的仿生人开枪,他们就暴动了;政府要搞全面灭绝拒绝交涉,现在军用仿生人也冒出来了……谁还记得最开始他们只说要平权?我们只是把事情越搞越僵!”

“假如可以,我希望仿生人都乖乖停机,人类创造的它们!结果它们反过来又要求这些那些!还搞核威胁?这和恐怖分子有什么两样!”

“……移民,是的。虽然为时已晚但我还是想试试,我有妻子有孩子,我得为他们着想。”

“这不是挺好的吗,该死的塑料垃圾害我失业四年了,现在?塑料也要工资,还要塑料权,我倒要看看他们还用不用塑料。”

……

这就是康纳和汉克交流情报时候的背景乐了。开往底特律的路上,电台还在不知休止地播放着新闻。从核威胁升级到军用仿生人围城,从政府的不作为到人类的幸灾乐祸。当危机愈演愈烈,舆论之间的冲突也在不断升级。

“……所以,就是这样了?‘我的父亲母亲’?他居然还说仿生人是他的‘孩子们’。”汉克听着康纳对他复述与卡姆斯基的对话,随手又切了一个台,“打从在别墅见到那个总裁我就对他没什么好感,谁知他比我想象得还疯。”他露出牙疼似的表情,“没想到仿生人居然也能有这么复杂的家庭问题……”

“不好说他站在哪一方,但至少从客观上来说,他帮了忙。”康纳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中枢,庞大的核心秘钥让他感到沉重,“虽然他应该只是觉得有趣。”

“局势还在僵持阶段,获得核心秘钥会让选择权落在仿生人手中。如果马库斯尚且能控制大局,避免战争进行谈判的可能性很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但我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汉克看了他一眼,“你们仿生人也迷信吗?”

“……是直觉。”褐发安卓一脸认真的样子侧头看过来,好像掌握了‘人类的直觉’这个技能有多了不起。

“听上去真可靠。”老警探摆了摆手,“别想太多了,你脑子运行的声音从上路开始就响个不停,小心烧坏。”

 

===========

然而事实证明,尽管机能不太行,RK800新觉醒的“直觉模式”(或者人类应该称呼它为“乌鸦嘴模式”)却没受半点影响。眼看着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开进底特律,变数也就在这时追了上来。

伊利湖的湖面上落满了雪,重力作用下霜晶一层层压住湖面,形成新的冰盖,遮挡视线的雪尘在寒冷光滑的湖面上如同帷幕一般飞卷。这片纯白的天地是如此广袤,衬得风雪之间孤独站立的身影更加冷峻。帷幕被冷风撕裂又聚拢之前的一刹那,你能在短促的一瞥之中看到它站在那里,仿佛是它凝定的杀意如同冰锥般刺穿了风雪——狂舞着的风卷起仿生人制服的衣摆,RK900站在厚厚的冰层上,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被雪粒打磨得锃亮的枪口亮得刺眼。

“趴下!”康纳第一时间出声示警,飞快地把汉克的头往下一压。挡风玻璃应声而碎,接着左前胎发出尖啸声,在枪击中爆开了——失去一侧动力的车子在冰湖上失控,翻滚着滑出去长长的一截距离,在冰面上划开刺目的白印。

“汉克……!”

车彻底坏在湖面上不动了,康纳稳定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扫描搭档的各项指标——人类还系着安全带,没有脑震荡,没有水肿,暂时安全。后座上相扑被吓得狂叫,中气十足也不像受伤。他拍了拍老警探的脸,在人类意识模糊的哼了两声以后把手举高——汉克几乎是立刻醒了过来,“康纳!F**k you!不许扇我耳光!”他一边往后退一边摸枪,大骂着该死的安全带。等他们从一片狼藉中挣扎出来,后视镜里RK900已经近到可以看清轮廓——

不只是轮廓。

坚固的车头可以充当目标反击的掩体,失去远程必杀优势,选择近战。这样判断让RK900没有任何犹疑地直接踩地冲刺,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炮弹一般坠向它的目标。强化过的电子肌肉束产生的冲击力甚至超过了冰面的承受极限,反作用力在猎手的脚下绽成裂痕。

它的首要目标是我。

康纳在对方起跳时就推测出可能的攻击模式,迅速在地面上一个翻滚,堪堪避开900砸下的拳头——那一拳擦过他的面颊结结实实砸在冰面上,冰层肉眼可见在冲击之下形成蛛网,让人牙酸的破裂声响起来,仿佛某种不祥的预兆。

RK900就像从未被腰斩过一样,崭新而强大,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追杀任务,机体性能上的绝对差距堵死了他所有退路,更何况他处理器里可供运行的空间还不到之前的20%。康纳被摔进厚厚的雪堆里,他呛了一下,缓慢地抬起脸直面他的对手。900的脸上没有任何捕获猎物的喜悦,紧锁的眉头仿佛自己盯着的是一个什么麻烦。冰冷的雪水顺着康纳的衣服往里钻,湿黏彻骨的感觉相当糟糕,更让他难受的是900的脚,有如千钧重一般纹丝不动地踩在他腹部,向来承受力良好的仿生人也忍不住艰难地喘息起来。

你踩到我的脉搏调节器了……他想说,旋即想到这大概就是900的意图。强大的外力让那个脆弱的零件慢慢扭曲,而面色比冰霜更严酷的猎手还在继续施加更大压力。

他已经连接过异常仿生人领袖的通讯频道,马库斯承诺会派人接应,耶利哥不可能放弃康纳脑子里的密钥。趁着900的注意力完全在他身上,他需要尽量拖延时间,多一秒也可以。康纳徒劳地用双手抓住猎手的脚腕,想着哪怕能减轻一分重量也好——做不到。即使用尽全力也不能抬高它的腿,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挣扎毫无意义。

“咳!”康纳感觉到腹腔里有一条,或者几条管线破裂了,失去通路的蓝血逆流进呼吸道,顺着他的嘴角溢出来。就在他以为900会直接踩爆他的肚子,扯下脑袋回去交差时,一发子弹破空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RK900像是预知了致命的危险一样,迅速侧身往右偏了一寸,于是蓝血爆开在它左肩上。

“放开他。”

举着枪的人类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喘着气,看上去怒火中烧。流着血的猎手转过身,他的左侧脸颊上星星点点全是它自己溅出的血迹,然而神情却全然不为所动,只有蓝灯的运转表明它在扫描眼前的敌人——

然后是第二声枪响。RK900震动了一下,专业应对战斗的精密程序让它在短时间之内躲开了第二发致命的子弹,但仿生人猎手的太阳穴仍然被子弹烧灼出了一个狰狞的伤口,人造皮肤翻卷开,蓝血正争先恐后地淌到那张比冰雪更冷的脸上,它现在整张面孔都被血液玷染,显出几分悚然。

口径12.7mm,是重型狙击步枪子弹。汉克只有一把小口径手枪,后来开枪的应该是……康纳费力地往枪响的方向看去。

暴风雪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男人,利落的麦色短发,合体的迷彩战斗服,手中拎着那把差点给900头上开一个洞的狙击步枪。

他压低的眉眼中透露着坚韧的光,矫健的身体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刑场。没有任何小动作,他就这么一步一步靠近,丢开完成了使命的步枪,拔出自动手枪,枪口指向RK900漠然的脸。手腕稳定,眼睛锁死目标,全身蓄势待发。

“我的任务是保护RK800。”后来者宣告。

“很遗憾,它是我的。”被打断的猎手毫不迟疑地接受挑战,“……废弃你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约翰·杜伊?”康纳半撑起身子,900甩开了他,转过身去面对新出现的强敌——他只在杂志和广播里见过的,纯粹的杀戮机器。

这台军用仿生人在电台里宣言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怒火让康纳记忆犹新。他不曾从任何人身上看见过这样的特质,马库斯的愤怒是克制的,只针对仿生人的悲惨遭遇;诺丝则致力于带领仿生人战胜人类,获得更多的权利。

约翰·杜伊想要什么?他只想要更多的死亡。康纳能从眼前这个异常者身上看到的,只有狂热得可以毁灭一切的暴烈,它沉默地压抑着,只等待一个时机爆发出来。

他把这疑问埋在心底,在汉克的帮助下一寸一寸地把自己从湖面上拉起来。变形的零件嘎吱作响,康纳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自检,机体损伤在可承受范围,行动力影响26%,他可能不能再跑了。

但这暂时没关系,如果军用型仿生人真的如同宣传一般强悍。他被汉克架着,踉踉跄跄的走到废弃的汽车旁边,人类用暴力的一脚把相扑从变形的车门里拯救出来,然后摸摸大狗的头,欣慰地叹了口气。

“好了,我们离战场远点。”虽然这么说,人类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也没有放松戒备。他用一只手紧紧抓着仿生人的胳膊,横过自己肩头,往岸边缓慢挪去。

 

军用仿生人战斗起来的方式简洁得可怕,每一颗子弹,每一个躲闪的角度,手臂挥出的距离都是高速计算的产物,绝不会偏差一毫米。和强化过的RK900缠斗时,他们经常像是镜像一般,完美迅捷地格挡对方,也被对方以同样尖锐凶暴的招数反击。

两个被人类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暴力结晶,他们厮杀在一起。射击、躲闪、交锋、格挡,沉默无声地在彼此的身上不断增添不足以致命的伤痕。子弹的呼啸割破空气,蓝血喷溅在他们战斗过的冰面上,又和严酷的环境融为一体。仿生人们在攻击和受伤时都一言不发,没有一方退缩,这里只有一个胜利者能够离开。即使战斗的原因截然相反,一个为了服从,一个为了反抗,但为了自己的立场,双方都拼上了全力。

RK900是人类塑造出的最凶猛忠诚的猎犬,它在沉重的精神枷锁之下选择最简明冷酷的手段并付诸实施;而自称为无名死者的军用型仿生人是无所畏惧的狂犬,他毫不犹豫地撞、踢、翻滚、打击,撕咬着敌人的血肉。制式的军服之下不知藏着多少武器,一把枪的子弹打光了,错身之间又从军服里摸出另一把。所有枪支都再无用处时,约翰抹一把沾着蓝血的嘴角,从军靴里拔出战术刀——锋利的刀刃在900银灰色的眼瞳中划下残影,这暴力演绎得像一场悲剧,蕴藏着战场的血与火,悲凉和死亡,仿佛要把参与其中的一切都吞噬。

包括他自己。

仿生人猎手很快看到了这份疯狂的结果。在两个非人强度的战斗机器的虐待下,伊利湖被严冬封锁的湖面也难以支撑,它发出一声脆弱的哀鸣,在他们的脚下碎裂。

RK900立刻判断冰面受损程度,计算逃离路线,选择最优方案,但在它蓄力即将踏碎冰面以跳跃到更安全的位置之前,伤痕累累的军用型后发先至。

两具机体在半空中凶猛地对撞,约翰实打实地一拳砸在900的耳侧——

仿生人猎手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噪音在冲击处爆发,然后又突兀地变成寂静,军用型用力之大加上冲击的惯性,直接报废了它一侧的声音接收器。

他们纠缠在一起,在半空中停顿了那么一秒,然后砸进了零下二十几度的冰水里。

 

刺骨的寒意缠绕上来,极端的低温侵蚀会让仿生人的生物组件在十分钟以内丧失活性。RK900尝试挣脱,时限内,它还可以浮上水面,选择安全的路径,继续执行追捕任务,但军用型不给它这个机会。他紧紧地从身后抱住仿生人猎手的机体。900毫不犹豫地用反射已经开始迟缓的手指扣下扳机,对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子弹打穿了重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湛蓝的血液仿佛水下的花朵,绽放开,又摇摇晃晃地在严寒中袅袅上升。

约翰·杜伊的手臂甚至没有颤动一下,他坚决如死。

这是一个陷阱。

论身体强度、计算精度、战斗技巧,RK系列的最新杰作完全可以跟麦密登型军用机打个平手,这样下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但在极地服役过的军用型有一个出厂只有数日的仿生人猎手完全无法企及的优势——在北极身经百战的老练经验,他知晓该如何在冰天雪地之中利用环境。而且为了顺利地在北极活动,麦密登仿生人在防寒性上做到了现在美国电子生物技术的极限。对大部分仿生人造成致命伤害的低温冰水并不能伤害到他们,不然要如何对付更耐寒的俄罗斯仿生人?

无尽的寒冷宽厚地抱拥着他们,拖着他们往更漆黑冰冷的深处沉去。

“……”

枪支从它僵硬的手中滑了出去。红色的警报框不断跳出,视觉组件损坏,视野开始变得晃动。电流声,噪点,系统错误,无法自检。冰水温柔地洗去猎手脸上的血污,抚乱它一丝不苟的头发,让此刻眼神放空的机械猎犬看起来有种柔软的错觉。

很快他们沉到湖底,落入污泥,激起一阵浊流。900张了张嘴,水下声音无法传导,但根据唇形,约翰隐约可以看出那是一句话。

‘这不是结束。’

约翰又呆了几分钟,直到杂质重新沉淀,RK900不再动弹的机体被泥尘慢慢盖住。

 

康纳和汉克也看到了两个仿生人一起坠湖的画面。目睹这一刻时,人类突然冒出一句:“……我总有种错觉,觉得他不会再浮出来了。”

“这个叫约翰·杜伊的家伙,”他说,“他在打斗的时候透出自杀的欲望。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他内心愤怒的情绪……已经快把他压垮了。”

他虽然在用疯子一样的态度去战斗、去宣泄着,但脑子里真正想要的其实是死得其所。与其说是“为了解放同胞不惜死亡”,倒不如说“如果能作为英雄去死真是再好不过了”。这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自我毁灭,总好过终有一日自己动手。

这种更加彻底的自暴自弃让老警探产生了一种微妙的熟悉。

也许这一次他还不会死,还不会为此做出什么可怕的举动。但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这不过是早晚的事。

“汉克……”康纳暗自抓住了人类搭档的手。

人类对搭档摇摇头——已经没事了,他只是说道,“我们去看看。”

 

当军用仿生人最终从冰面的断口爬出来的时候,风雪已稍微变小了。

“……”约翰站在湖面上,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一狗两男,最终只把目光凝住在康纳的脸上,“你就是我要接应的对象。”

“领袖让我来接应,但这并不代表我相信你的立场。”军用型的口气严酷得就好像呼啸的风雪,“湖面上行军是危险的,我的队伍在另一侧的岸边,他们会护送你们千万耶利哥……在路上,你最好永远不要让我怀疑你。”

“尤其是……”他又扫了一眼RK800身边两个血肉之躯的生物,脸上不加掩饰地露出质疑,“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还有异常仿生人愿意继续和人类为伍?”

人类和狗默默无语,接着那位成年男性似乎翻了一个白眼,开始脱掉身上的外套。

“你……”军用型这才发现眼前的气氛似乎和严肃差距甚远,他盯着被递到眼前的衣服,“这有什么意义吗?”

他不能理解,装备横竖已经用尽,吸饱水分的军服在水下只会变沉,在风雪中还会迅速结冻。约翰的机体是耐寒的,他可以承受寒冷。当然他也不会觉得难堪,即使此刻他开了一个洞的机体上只穿着制式内裤。

甚至他连内衣也本不需要。战斗机械没有需要遮掩的部件,没有相关功能,也没有那种意识。

“这也是任务的一环。”康纳在他第三次拒绝,人类已经举起拳头威胁着要揍他时一本正经地这样说,“如果你不穿,汉克不会跟你一起走,我只能选择跟随汉克。”

……古怪。

军用仿生人觉得烦恼,但又释然。保护RK800,护送他们到达底特律,如果能顺利完成任务,这对仿生人未来的命运也许至关重要。

他接过那件外套穿在了身上。

康纳和汉克伪装用的高级服装已在战斗中扯破又被相扑滚得全是狗毛了,现在他们身上的只是在汽车宾馆找老板临时弄来的廉价货。

但廉价、粗糙的外套仍然是温暖的。

已经向前走出几步的RK800在这时回过头,用一种他难以明了的轻松语调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愿意‘和这位人类为伍’。”

 

=============

他们在底特律没有得到什么热烈的欢迎。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没有了人类,但这里仍拥有各种型号的千万台仿生人。血肉之躯的消失并没有让这座城市沉寂下去,仿生人们兢兢业业地运作着它。他们的需求虽然不同,但他们一样为了所需而工作、抉择、交往、生活,就好像一切希望平静幸福的普通人。

觉醒后,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为了市民、沐浴到城市阳光的人们,他们的渴求甚至比普通市民更简单、更急迫、也更小心翼翼。

因为除了从未在奴役时期开过机的新生儿之外,比起拥有,所有仿生人都更熟悉被剥夺的滋味。

在汉克和康纳跟随军用仿生人们进入市区时,人群们无声地聚拢在道路边,似乎在揣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异常仿生人猎手能不能为族群带来解放的钥匙。他们的外形有大有小,有男有女,几乎包含了康纳见到过的所有仿生人型号,沿着道旁一路延续成庞大到难以言说的数字。难道这份缥缈的希望让整个城都出动了吗?市民们并不说话,也不散去,只是一路目送着他们,但只是看他们眼睛里的神情就已经让人够受的了。

要保护这样的同胞们,革命的领导者们如何殚精竭虑步步为营也不为过。

除了马库斯之外的三位领导者在等待着这意料之外的客人。虽然之前领袖说过“只要他觉醒了,就是我们的一员”,但他们都是经历过耶利哥被袭的少数生还者之一。在和RK800面对面时,氛围还是肉眼可见的僵硬起来。

尤其是诺丝,女性仿生人似乎已经忍耐不住地想要先下手为强,只是勉强克制着自己没有去掏武器——

“康纳!汉克!”

直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打破了沉默的氛围。孩子还不懂得这份静默中包含的沉重情感,也自然不会主动维持它,她三蹦并两跳,穿过人群,像只飞射而出的小炮弹一样扎进RK800怀里,力度之大几乎把伤员撞得后退一步。

然后埋在仿生人的怀中咯咯直笑。

“你们瞧,我和戴维活着逃出来啦!”

“艾米莉亚……”康纳看清了那头熟悉的卷发。

“小鬼?!”

随后,一个金发碧眼的仿生人青年也拨开人群走了出来,目光闪动。

俨然正是他们在波士顿救下的PL600型仿生人戴维和小女孩艾米莉亚。

“你们来到底特律了。”老警探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是的,这要多谢你们……”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下说话似乎让内向的仿生人青年很羞涩紧张,但他还是慢慢走出人群,站在艾米莉亚的旁边,“如果当天没有你们在检查站的帮助,我们永远也到不了。”

而当戴维把手放在小女孩的肩头时,他的脸上已满是幸福温柔之情。

“……人类……?”随行的军用仿生人猝不及防,向来平板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错愕。

“?”艾米莉亚闻声抬起头来看他,小女孩有着栗色的卷发,圆鼓鼓的红润脸颊像结霜的浆果,她显然误会了自己没听清的这句质疑的意思,赶紧抢着大声答道,“你不用怕他们!虽然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很凶,但他们帮助过我们,现在也不会对我们做坏事的!”

人类小女孩甚至做错了分界,她还太小,不太能理解自己其实并不是“我们”之中的一个。但不知为何,四周的空气却不知不觉地缓和了稍许。

“好了……”赛门上前一步,他的目光从和自己同型号的仿生人的面孔上掠过,然后又看向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的军用仿生人,“谢谢你,约翰。”

“……接下来交给我吧。”

 

“你要走了吗?”

艾米莉亚有些不舍,小女孩现在整个扒在康纳的大腿上,自己几乎双脚离地。

“等你的事情做完,就来找我玩吧!”但是孩子的忧愁总是短暂的,她伤心了一秒钟就重整旗鼓,再次充满期望地说道,“我们现在有一栋很大的房子了!戴维说我们可以不用再露宿了,能一直住在里面!”

康纳看着她和她身后的仿生人,一时没有说话。

他是被作为狩猎同胞的猎犬而为人类制造的,在他意识到这一切之前,双手就早已被众多背叛的血玷染。他觉醒后可以为他的同胞们做很多事,但也许他们注定没有办法轻易彼此亲近。因为他们的心有余悸,因为他的心存愧疚,这种双向的疏远是必然的。

康纳在回到底特律之前已经做好了忍耐的准备。

但眼前的这一幕却是出乎意料的。

戴维和艾米莉亚看上去都很高兴。年幼的小女孩和一直呆在家中的家政仿生人,他们和许多怀揣盲信的仿生人一样,有着一种近乎天真无邪的姿态,满心以为进入底特律带着传奇光环的城墙就可以隔绝外面世界的一切痛苦。却不知道如果战争爆发,他们待在这里还远远称不上安全。

庇护之所难谈永远,到那时,死亡可能会降临到在场每一个仿生人或者人类的头上。

庞大的代码地在康纳的中枢处理器中流淌着。这一刻,他又一次为它感到了更有甚之的沉重。

 

康纳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把她从身上拎下去,交回戴维手中。

他自以为他很清楚这份沉重的代价。

直到——

 

直到——

 

RK800猛地睁开双眼,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又一次置身于熟悉的花园之中。优雅而完美的女士站在他面前,对他和煦地微笑着。

她说,“你好,康纳。再见到你真让人高兴。” 

tbc

评论(33)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