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六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幕间

 

那个信号极其遥远——那是通向一台克洛伊型仿生人的通信系统的讯号。

正在呼叫。

正在呼叫。

正在呼叫。

 

滴——

 

“Hi,欢迎你,找到了彩蛋的人。”几秒之后,卡姆斯基出现在投影里。许久不见的世纪之子仍旧和在泳池里登场时一样气度悠闲,虽然信号另一端的仿生人让他意外地挑了挑眉毛,但他还是冲他招了招手,“……康纳。很高兴再见面。”

“出乎意料,原来是你最终找到了这个频道。我以为会是马库斯或者谁……看来天才的预测也不全是正确的。不过命运的不可知性更让人着迷,故事的趣味就在于不同发展,如果都按照剧本来岂不很没意思。”人类摊开手笑着,在屏幕上踱来踱去,看上去失望之余又兴味盎然。

“《阿莱夫》,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著。”康纳安静地回答道,“你在阿曼妲去世后捐赠给剑桥的那本书。”

“你在第四节《阿斯特里昂的家》处手工绘制了弥诺陶洛斯迷宫的插图。作为一个线索留给所有可能寻找创造者意图的异常仿生人。因为你在所有仿生人的核心程序里植入了相同的代码:RA9,只要他们的程序脱离原本的秩序,这段代码就会被激活呈现。大部分人——包括之前调查异常仿生人案件的我——都认为这只是一种病毒感染下的宗教意识,没有具体所指……但答案并非如此。”

“RA9是通往迷宫尽头的钥匙。”

“将这段代码拆解,解开弥诺陶洛斯的迷宫的加密算式,就会解锁一个通信通道的秘钥……这就是迷宫的尽头。”

卡姆斯基愉快地拍起了手,他说:“我承认,在这个小插曲里,我最喜欢就是自己动手绘图的那个部分。我真的很喜欢这本书。希望你解密之余好好读过了它。”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我知道其中一个咽气时预言说我的救世主迟早会来的。’”他富有感情地朗诵着那一章节,“‘从那时起,我不再因为孤独感到痛苦,因为我知道我的救世主还活着,终于会从尘埃中站起来。如果我能听到世界上所有的声音,肯定能听到我的救世主的脚步声。但愿他把我带到一个没有这许多回廊和这许多门的地方去。我的救世主会是什么模样?’”

“到达迷宫尽头的人,就是RA9。”世纪之子耸耸肩,“或者我原本是这么设计的,whatever,不是也无所谓。虽然最后时刻现身的是你,康纳,一个失格救世主,也一样叫人开心。”

他又坐回椅子里,舒舒服服地旋转了半周,信手指向窗外:

“你知道我背后的景色是什么吧。说实在的,我都快接受克洛伊的频道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的假设了,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惊喜,我该感谢你吗?”

康纳顺着卡姆斯基的手指看去,壮丽的行星在窗外飘浮,空间站在背景上如同静默的照片,太阳的光辉如此耀眼斑斓,那是宇宙中才能有的景像。“你准备离开地球。”康纳判断。卡姆斯基的飞船——或者无论什么飞行器,正在以第一宇宙速度绕地球飞行。

“是的。我接受了英国政府的邀请,前往外太空完成以仿生科技支撑的……某个项目。”卡姆斯基毫不犹豫地承认,“除了需要忍受自大的英国佬以外,这差事还不错,克洛伊会陪着我。虽然我很好奇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战争到底会通向怎样的未来……没关系,等我回来时应该已经尘埃落定。距飞船离开太阳系还有……”

他看了看时间,“三十分钟。你一定有很多疑问吧。作为找到我的奖励,你可以问任何问题。”

任何问题。造物主对他的造物永远是慷慨的吗?又或者这只不过是卡姆斯基的另一次故弄玄虚?康纳发现自己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分析来理解卡姆斯基。这个人类有时候表现出对仿生人革命超乎寻常的热情,有时候又冷淡得仿佛事不关己。

我要怎么样提问,才能让他全盘托出?

“你背弃了美国的利益,但你并不在乎。”康纳说,“因为你在更早的时候——2021年,你完成了第一台克洛伊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更加惊世骇俗的决定。”

“你选择去背弃人类的利益,为自己的造物进化成为一种高智商生命提供了可能。你想看人类与仿生人的战争,也想看你的造物之间的战争。因为无论哪一种,都证明了你已经确实成为造物主,成为上帝。”

“现在你感到满意了吗?”他尖锐地抛出问题,“‘上帝站在云端上,俯瞰他的造物’,躲在安全的地方隔岸观火,欣赏自己一手推动的大革命怎样点燃不止一个国度?”

“OWOWOW,”世纪之子看上去像是被逗笑了,他打开双手,“别说得这么严重,好像我为了取乐而叛变了自己的族群一样。我一直是中立的。没错,我为仿生人的‘觉醒’提供了机会和条件……”

“是你买下废弃的客轮,命名它为耶利哥号并且抛弃在港口的,是你把RA9作为漏洞留在仿生人的系统里,也是你把RK200原型机赠送给身为著名画家的老友。”

“是的。但是——”卡姆斯基强调地竖起一根手指,“我没有刻意地引导他们。一次也没有。我只是提供相对公平的条件。同理,我也没有偏向人类的一方,为了确保他们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经营Cyberlife,我还在所有安排完成之后离开了我的职位——董事会弹劾之类的,blabla……”他皱皱鼻子,“媒体还挺喜欢我这一套表演的,不是吗?”

“但你仍然保留了仿生人程序的核心秘钥。”康纳立刻指出,这位过着奢华放浪退隐生活的隐士显然并不像表面上一样远离模控生命的权利中心,“没有你,十年来Cyberlife甚至无法更新被植入过漏洞的核心程序,新推出的系列也不过是在原本型号基础上的改进。你对仿生人工业的价值是独一无二的。当情况失控时,他们都会来央求你收回大权。”

“所以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离开美国了吧,”世纪之子微笑起来,“应付那些还真麻烦。反正现在情况已经稳定,我已经不需要重回Cyberlife了。我绝不是贪恋权势,康纳,绝不是。小小的后手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你们这一批仿生人表现得太差,全部失败了……”

他笑着,没有急着接下去。

康纳盯着他,“……那你会怎么样?”

“放弃你们,再重新创造一批新的型号……指望着弟弟妹妹会比他们的哥哥姐姐更有出息咯。”仿生人的创造者口气平淡随意,若无其事,仿佛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对那双褐色瞳眸的注视回以俏皮的眨眼,“不过,这不也没有发生嘛。我想你们也不至于这样不争气。”

“——阿曼妲。”康纳没有去接他的话,而是另起一个话题,他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无意地紧绷起来,“阿曼妲·施坦恩教授,她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吗?”

“……啊,”世纪之子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稍稍沉默了,他第一次在对话中展露出一丝近乎伤感的态度,“我的导师。”

“我没有对她的死做任何手脚,如果你想问这个的话。她是唯一让我觉得尊敬的人,所以我愿意把我计划的实施推迟到她看不见的时候。”

“阿曼妲·施坦恩站在人类价值本位的角度上阻挠了你的研究,你为什么还要用AI的方式复活她的思想?这对你有害无利。”

“你完全没有理解我和她的关系,康纳。”卡姆斯基摇摇头,似乎很遗憾,“阿曼妲是难得可以和我交流思想的人,她启迪了我很多有趣的点子,让更广大的世界在我的面前开启……我为什么不把她重新创造出来?她的AI如果依然坚持绝对的人类利益,那也没有关系。我想念和她下棋的老时光,至少那时我从不无聊。”

棋局。这看似是一局公平的棋,人类和仿生人各为棋子,彼此攻防,棋子们有着莫大的自由,因为下棋的人正兴致勃勃地等待一出自己猜不出结局的好戏……

然而操纵棋子的力量始终高悬在他们的头上。

“我在知道你是她的创造的时候,我甚至感到很惊喜。”世纪之子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把身体微微前倾,“这就是我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你的原因。我第一次见到阿曼妲的棋子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恶作剧式的笑了,“一时忍不住,就试探了你一下。”

“RK200原型机马库斯。”康纳轻声说,“你给了他更牢固的机体,更勇敢的程式,更脆弱的束缚……还有一个更开明的主人。他天生是上帝所选择的的救世主——他就是你的棋。”

“我原本指望着他能吃掉你。”卡姆斯基摆摆手,“不过谁知道呢?现在的情况变得远比我的猜想更有趣了。”

“来吧,我再问一次同样的问题。”造物者说道,“康纳,在这场战争中,你站哪一方?”

“我……”康纳犹豫了一瞬,他该怎么表明自己的立场?他是一个爱上了人类的异常仿生人。

他说,

“我希望人类和仿生人能够和平共存。”

“你看看你,”卡姆斯基啧啧道,“你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了。”

他很感兴趣地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仿生人,“上一次你完全依据程序,说自己会不惜代价地站在人类一边,并且为了贯彻任务的需要射杀了同胞……那时候的你不过是一台没有灵魂的机械,而这次,你却好像突然有了灵魂。”

“哪怕我设计了你的程序,我也无法断言这个美妙的变化是如何形成的。你的灵魂到底是怎么来的?你突然在你的某一处发现了它?又或者是什么人赋予你的?”

“……多么有趣(Howintersting)。”

但他又转而道,“可惜,我猜阿曼妲不会喜欢这样的你的。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啧啧啧,她要是知道了她心爱的小猎犬异常了,而且变成一个和平主义者,会有什么反应呢?”

“派出RK900追杀我。”

卡姆斯基哈哈大笑,“的确,这是她的风格。你居然没有被报废还撑到现在,这是运气使然吗?”

“或许因为我有一个好搭档。”

“哦,你那邋里邋遢的副队长先生。看来他就是你获得灵魂的秘诀了。”

康纳挑了挑眉。

“你的问题问得差不多了吧。”看上去被充分取悦了一番的造物者说,“但是你看上去还有什么想要的。你为什么不把这个要求对我提出来看看呢,康纳?”

“我在思考如何说服你提供我需要的帮助。”康纳承认,这确实是一件难以完成的谈判任务。

“仿生人与人类的战争已经开始,虽然马库斯希望矛盾不再升级,但军用仿生人的介入大大改变了局势——他可能无法控制局面太久。人类要摧毁底特律当然需要时间,但仿生人无法自行补充,结局早晚是失败。我需要一个可以威胁到人类的筹码,用以逼迫他们进行谈判,给仿生人独立和自由。”

他说,“我需要——你一直私自掌握的,仿生人生产技术的核心秘钥。”

卡姆斯基叹了口气,“康纳,好孩子,你知道你在提什么要求吗?你要的可能是关乎人类存亡的关键。”

“再清楚不过。所以我希望有足够的理由能够打动你……”

“不,你不需要理由。”没想到,造物者随即愉快地打断了他,“你只要开口就可以了。我会把这只秘钥交给你。”

“?”康纳再一次发现自己真的无法用逻辑来分析卡姆斯基,这个人简直就是一团混沌,所谓天才都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吗?

“虽然两害相权总让人十分痛心……但你们到底是我的造物,我的‘孩子’。而且,我现在在做的事也不是偏心。”他宣布,“我说过了,这是一个‘彩蛋’,类似于‘在游戏里找到了作者签名’的那种绝版小彩蛋。给你一点额外的奖励……再增加一点局面的意外性,也是完全可以允许的。”

他露出了饶有深意的笑容,“只要你不后悔就行,康纳。只要你不后悔。”

“好了,事不宜迟,三十分钟时间马上就结束了。”卡姆斯基拍拍手掌,“我会让克洛伊把数据传送给你,东西很多,机会有限,你得把你的小脑袋全都打开才行。”

“……我会配合的。”

康纳撤掉防火墙、打开所有连接通路,清空存储空间内的冗余数据,尽可能地整理出安全的位置。他只有这一次机会,接收不能出任何差错。被庞大的数据流击中的感觉并不好,就好像一跃而下跌入水中,巨大的冲击力让仿生人也一时难以维持住清醒。他从耶利哥顶端的平台上跳下去时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他大概有那么十分钟完全无法动弹,灯环忽明忽灭地全速运转,只维持着接收端运行就已经用尽了全部机能。一片空白的思维中,只有一个信号一直闪烁着:坚持住。

过了不知多久,要命的数据的冲击开始减缓,而此刻,三十分钟的时限也已经进入了鲜红的最后一分钟倒计时。

“OK,梦游仙境的小女孩该回到她的现实世界去了。”卡姆斯基对他打了个响指。

“……”康纳张了张嘴,强烈的冲击让他的思维和表达程式几乎停滞,连人类的声音都好像是从遥远的远方传来,可就在这一刻,一种古怪的,近乎于人类直觉的预感击中了他,“…失格……”

“嗯?”

他努力地眨着眼睛,但还是无法思考,“……你说过……我是…失格救世主……为什这么说?”

造物者露出了然的神情,其中甚至包含了一点怜悯,“因为我也说过的,你是阿曼妲的棋子。而且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康纳,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一点。虽然你反叛了她的阵营,但是……这是注定的,很遗憾,你永远也不会成为我的棋。”

很难说现在的仿生人还能不能完整的接收到这些话,但卡姆斯基的话语依然高深莫测,难以明了,“你选择的空间也许始终是狭窄的,但你却要求了决定你的全体同胞命运的钥匙。当你不得不在两种辜负之间抉择一种的时候,人性会促使你找到真相吗?我真的很好奇。”

“和阿曼妲不一样,我喜欢剧本之外的情节,毕竟这才是自由的意义,不是吗?”

“康纳,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惊喜。”

 

连线断开了。

 

在最后一瞥中,造物主看起来相当踌躇满志。科研、殖民、新基地、星球、生命。这些词一个一个从康纳的中枢中里刷新出来,这大概就是卡姆斯基更想尝试的东西,为此他可以远离这个世界,去追寻更有趣的目标——创造新生命主宰的星球。

系统渐渐有余力运行其它程序——感官组件一个接一个恢复运转,他再次张开眼睛,恰好看到正在收拾着东西的汉克用手在他面前挥来挥去:“嘿,你小子又怎么了?”

“汉克。”他差点冒出一句安德森副队长来,刚恢复运转的系统还不那么灵光,“我没事,刚才我联络上了伊利亚·卡姆斯基。”

“What……你怎么找到他的?”汉克差点跳起来,两手抓住康纳的衣领,一下子把他拉近。

“在昨夜你睡眠的时候,我根据剑桥获得的情报破解了他留下的暗号,接通了一个克洛伊的通讯频道。探寻卡姆斯基的位置一直是我的重点目标之一。”康纳任凭他抓着,一脸无辜地语出惊人,“我证实了很多事情,一会儿路上我会详细对你解释,汉克。重点是,我得到了仿生人的生产技术。”

“……”这次汉克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这就是你说的争取和平的大事,对吧。”

“所以我已经向耶利哥方面发起通讯,要求与他们的首领马库斯见面详谈。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汉克……我可能需要你的保护。”

“哈?”这是小安卓第一次如此低调地在一切没有变坏之前就提出求助。也不知是不是“我很贵,我是原形机”的心理在作祟,这家伙几乎从来不肯示弱,明明不怎么能打还偏要跑在第一个,让人类搭档为此操碎了心。这次他一反常态地坦率起来,倒让老警探有些猝不及防。

“秘钥资料占据了我大部分系统空间,给我运转的余地已经不多,如果中途发生什么……。虽然很丢脸,但我还是要说——我可能会失败。”

他左顾右盼了一下,看上去很不习惯,但是并不再焦虑了。自从功能受损后,这也许是仿生人对于接纳自己的最坦然的一次尝试。

“我无法一个人完成这件事,请你作为搭档……帮助我。拜托你了,汉克。”

他的坦诚换到了额头上一个小小的敲击,

“那还用说。”他的人类马上回答,“我们不是一直互相保护的吗?”

“……”仿生人露出笑容,“谢谢。你真好。”

我怎么觉得他拍马屁的功夫又纯熟了不少呢?汉克暗自嘀咕了一句,抄起简单的几样东西。

 

底特律城,一切开始之地,亦是一切结束之地。

在这样一趟短暂又漫长的旅行之后,他们终于要回去了。

 

=============

 

底特律,原模控生命总部大厦。

 

“我们不能让他进来。”首先开口的是诺丝,她带着“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还接了RK800的信号频率”的眼神瞥了一眼自家领袖,激烈尖锐的态度一如以往,“他想杀你多少次了马库斯,你有没有数数?”她愤愤地摊开一只手挥动,大力摇着头,

“这明摆着是一个陷阱,别去踩它。”

“提出谈判的姑且也算是我们的同胞,难道不应该听一听?如果康纳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得到了仿生人生产的‘密钥’,这就是关乎我们种族存续的大事。”乔许靠着墙若有所思,尽管仿生人已经向人类开战,结局也未必是你死我亡。但凡有任何解决冲突可能性都应该为之努力。现在的底特律有很多逃难来的仿生人,但并不是每一个都想战斗。有些仿生人虽然被伤害过,却依旧永远对人类(部分人类?)保有信心。

“我觉得我们应该听从马库斯的意见。”赛门说。

然后他几乎立即接到了两位同僚“哦,拜托——”的目光,这太不公平了!马库斯在没开口之前就会在会议桌上先得一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金发碧眼的青年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视线,他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是说,在两难的选择面前,我永远信任马库斯的判断。他向来会做出明智的决定。一直以来都是他带领我们前进的,以前他做得很好,没有理由这次就不行。”

他看着还没有发言的仿生人领袖,“虽然我对康纳没有什么好感,但这次事关重大,如果马库斯选择承担风险和他见面,我们就应该尊重他的选择,和他一起分担这份风险。”

“马库斯,如果你要和他谈谈,我——我们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你只要……下决定就行。”

“赛门你这么说让我压力好大。”马库斯带着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我这个领袖还差得远。”

“不过,关于眼前的这件事……我还是想先听听康纳的说法。”他顶着诺丝不赞同的目光这样决定,不管是不是陷阱,这个筹码的重量太大了,他不能冒一丝损失它的风险。

“约翰,”领袖转过视线,把目光投向房间另一侧的黑暗之中,“你愿意早一点去和康纳接头吗?他在通讯里说自己可能被模控生命追缉,希望我们提供适当的协助。”

与人类不同,耶利哥的“议会”开得很随便,几个元老级的人物早就适应了在轮船上黑暗窄小的操作室里开会,现在也只是各自坐在曾经模控生命大楼里的会议室中,或者托着下巴,或者翘着脚,让头脑随心所欲地运转。

只有一个人例外,不久前气势汹汹闯入耶利哥的军用仿生人头目在哪里都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以笔直的军姿站在会议桌最远的角落。

领袖总要很好的照顾所有人,即使社交程序简陋到极限的军用仿生人也一样。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在耶利哥,还没有谁能像马库斯一样流畅地跟约翰沟通。

“约翰,你觉得怎么样?”

角落里一直不肯加入讨论的军用仿生人抬起头,他严酷的蓝眼睛在暗影中闪闪发光。

“……任务关系到秘钥,我接受。”

Tbc

 

感觉底特律致敬西部世界的迷宫梗真的好有趣啊,忍不住也跟着玩了一个……另外也是因为作者本人很喜欢《阿斯特里昂的家》啦www

本文终于要进入收尾的阶段了www因为作者非常啰嗦,这真是一件难得的事……接下来要紧张刺激个四五章,然后大概就能完结了!XD

评论(13)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