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一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本章包含大量阴谋论私设,注意。

“和家人一起回学校看看?这恐怕不是最佳的日期,校友。”
保卫室里的小哥对来客们耸耸肩,递过登记表。他看上去幽默感仍在,但是神情有些疲惫。背后应该是同僚的年轻女性没过来搭把手,她正尽量压低声音,一刻不停地不知给谁打着电话,嗓音忧心忡忡。
“乔治亚州距离这里也并不太远,”他说,“大家都怕战争会蔓延到这儿。”
科桥大学,美国如今排名第一的高等学府,无数科学家、企业家、政治家辉煌的母校。乔装后的康纳和汉克已身处于此。如今正当冬季,红墙映着白雪,颇有一番宁静的景象。刨去广播里的紧急新闻,这大概就是普通的一天。
而当康纳在表格上签字的时候,弥漫在保卫室里的焦灼气氛还在进一步升级——人类女性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掐紧手机,神经质地走来走去。
“……什么,撤离的车不够用?也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镇定……不会的,卢卡斯,这不会发生的,你知道我爱你。……我订了车票,预备后天去机场接你,再确认一遍航班……等等!那是什么声音,发生什么了吗,到底怎么——喂?!”
她没能打完这个电话,似乎某种意外把通讯断开了。女孩对着话筒不停呼叫,最后她放下发出忙音的手机,脸色苍白地瞪着它,仿佛那是恶魔刚刚吐出来的东西。
“杰西卡,你没事吧?”小哥收下表格,转头有些犹豫地问。
“我、我必须走了。”杰西卡捂住嘴,好像快要吐出来了,半晌只从指缝里对一脸担忧的同僚挤出微弱的几个字,“我得去看看……替我向上面请个假好吗?”她说着,不顾一切地冲出房门,和准备入校的搭档二人擦肩而过,往外狂奔而去。

“……可怜的孩子。”老警官咕哝道,语气有些沉重。他仍对无辜的仿生人和人类保持着如出一辙的共情心,感情强烈得不像是一个已经花半生阅遍各种罪恶的人。
康纳想,这一定让目睹惨状和参与调查变得很难。能选择这个岗位并坚持到现在,汉克•安德森必然从青年时期就拥有相当显著的正义感。
……他的人类真的非常优秀。
“看来乔治亚州的情况在迅速恶化。”他回答道,“我们只能加快调查了。”
也许现在变化一下话题可以缓解搭档的情绪——康纳继续说道,“重要的是,不要让旁人起疑。汉克,你的肢体动作很僵硬,可以改善一下这一点吗?”
此时康纳和汉克正并肩走在卵石铺成的小路上,目标明确,脚步飞快。跟学生们的不修边幅、着装随便不同,自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装作人类的仿生人给自己挑选了标准的三件套深蓝色条纹西装,暗银灰色的修身风衣随步伐翻飞摇摆,丝绸制的小礼帽在他白皙的额头投下阴影,只漏出一缕卷发,盖住了灯环。用他的话说,这是最容易让对方相信自己伪装身份并且放下戒心的装扮。
不得不承认,仿生人被计算过的匀称身材让他穿什么都像模特一样,风度翩翩,十足英俊。再加上鼻梁上的一副眼镜和不苟言笑的表情,绝大多数人在他掏出电子名片之前就会相信他是一位法曹界精英吧。通常不修边幅的老警探被这样的一个康纳挽着手臂低声耳语,周围还有路人很配合地持续瞩目着,心情不由地就开始复杂。
“我们需要表现得自然一点儿。”这安卓人居然还有脸这么说!
“这东西让我觉得喘不上气。”汉克恶声恶气地说,扯扯自己胸前的一坨布料——由于他坚持不要领带,仿生人特意为他搭配了一条墨绿色的厚实围巾。外套也只随随便便地披在身上,他才懒得仔细扣扣子。但无论如何,没有了乱七八糟的褶子和花花绿绿的搭配,现在的他走在康纳身边至少不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康纳微微垂下睫毛,透明而斯文的镜片让他打量的神色仿佛水面上锦鲤波光粼粼的背脊,一现而隐,亮眼极了:“你现在看上去非常的……”仿生人眨了眨眼思考措辞,“有魅力(Charming)。”
老警官险些呛住,“明明是整个人都很怪……”他尽量做出自以为凶狠的表情来,“你什么口味啊!”
“这是我私人的观感,汉克。”衣冠楚楚、英俊得不像样的安卓全无自知之明地上上下下地审视着他,镜片下的褐色眼睛闪着不加掩饰的欣赏。这家伙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要知道周遭的路人明明都被他该死的风采吸引!但仿生人却一边毫不在意地被万众瞩目,一边眼里只有身边搭档地欣赏着汉克。
“我是真心地觉得——”
“行了行了,办正事!”汉克摆手制止康纳继续夸奖下去,这场景太肉麻了,但人类的内心还真的泛起那一丝丝愉快来,简直见鬼。
“By the way,你觉得我分析得出的着装计划合理吗?”
“……比我更奇怪。”汉克秒答。
比我更合适。
其实在心底最坦诚的部分,他也觉得自家小安卓穿成这个样子该死的特别性感可爱!但是上帝知道,他是不会说的!
“哦。”看上去转移情绪的目标已经达到了,康纳乖巧地闭上了嘴。

他们在人事处刷了康纳伪造的ID卡——轻松过关。RK800的系统功能考虑到了潜伏的需要,伪造工作完美无缺,汉克直接坐享其成,卡面都没有看过一次。
当康纳一秒都没有犹豫,无比自然地进门和职装女性熟稔打招呼时,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青年茫然呆愣了几秒钟,然后突然像刚刚解冻一样张大嘴巴惊呼:“啊……你是那个……那个谁?我们是不是一起上过公共课?”
她看上去很想直接看一眼康纳ID卡上的名字,于是仿生人恰到好处地递出了证件。
“没错。我还记得你总在教室第一排认真记笔记的样子,那真迷人。说实话,我其实没指望你能凭一面之缘认出我来,要知道,你当年做学生会长的时候太受欢迎了。”仿生人不动声色,神情坦然地扯着谎,甚至语气还略带惊喜,“你的记忆力相当不错,珍娜。”
康纳是谁?尴聊高手,谈判专家,他被设定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专家,无论什么情况都能应用虚张声势扰乱对手,说谎骗人还带着一脸无辜诚恳,这种场面他驾轻就熟。何况事先还做了几千万帖的准备工作,这让仿生人对每一届每一个学院的各种八卦心知肚明,很快双方就谈笑风生。若非亲眼所见,一旁跟不上节奏的汉克说不定还真不会相信,这两个正亲切回忆good old days的人根本今天才头次见面。
真可怕。仿生人为什么了解人类的尬聊天性,幸好我不搞这种社交——就在孤僻无聊的老警探神游天外刚回来的当口儿,突然就被女性信口一句“康纳•安德森”给炸个猝不及防。
……What?他刚刚是这么自我介绍的吗?!
完全漏掉了重点的汉克猝不及防地被惊喜了一把,赶紧看了一眼自己兜里的两张ID卡,在那张伪造完美的卡片上,这个名字还真的工工整整、充满说服力的印在上面。确实,这对伪造是必须的,但他过去怎么没发现这家伙明晃晃地冠了自己的姓成了安德森家的人了?! 不,不如说为什么一定要是安德森?!——可康纳那边还跟人家姑娘聊得热火朝天呢。

“最近工作很难做,仿生人被强制停用后我们的教育者瞬间锐减百分之八十五,学校大部分课程都没了讲师。现在所有的老师都在超负荷运转,还是没法承担所有课时,部分学生被迫放假……你猜怎么着,有一些人还迫不及待地想走呢。因为害怕。”
她摇了摇头,“我刚听说杰西卡的事了,她和男友非常恩爱……真是时运不济。现在医疗机构也几乎停摆了,美国公众医疗百分之六十的医生都是仿生人,现在他们都死了,逃走了,或者去从事和救死扶伤截然相反的事业,如果有平民现在受了重伤,恐怕连获得抢救的机会都要彼此争夺。”
“这么说我倒是很高兴有你来了,跟我聊聊过去……今天至少有这么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珍娜若有所思,“他们真可怕,不是吗?”
“谁?”她面前的仿生人问道。
“异常仿生人啊。他们偏激的想法跟我们截然不同。”干练的女性用一种说不上是积极还是悲观的态度说道,“今早西门的隧道都堵车了,但现在逃走有什么意义呢?光是底特律就有数百万异常的仿生人。全境各地还会有更多,我们给自己创造了一亿两千万的敌人,我们全国成年人的数目也不过如此。你瞧,我们现在都很难去预测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我不打算逃走——我们正在缺人,就算眼前是美国末日,我们也仍然要教育学生,否则谁来告诉后来者历史的真相呢,对吧?”

其实这场尬聊没有持续太久,康纳很有分寸。他离开时汉克甚至隐约听到女孩用充满期待的语气说:“如果你能回来教学也不错,我可以申请一下?”康纳笑着婉拒了这个提议,表示自己只是回来母校看看,顺便探望当初的老师和同学,随后就退了出来。
“搞定了?”汉克抱着肩膀等在外面,看着小安卓从社交笑容迅速切换回面无表情,就知道事情十有八九是成功了。他决定先不提名字这件事,那就好像他很在意一样……重点是他们要查的目标。完全没有引起对方的疑心,得到了各种需要的数据,不愧是该死的安卓的魅力。
“当然,声纹采集十分顺利,职员卡片就挂在她胸前可以直接扫描,我和她握手的时候也顺便把指纹记录下来了,以防万一。”康纳以汇报任务的口吻回答。
他其实已经知道了汉克未说出口的话。在玻璃门里,表面专心致志,侧身和人类女性谈得正值欢的仿生人一直用余光看着汉克,他当然发现搭档的不对劲。汉克拿出两张ID卡反复对比,疑似突然呛住,然后伴随着前倾的肢体动作盯着自己看了足足四十五秒钟。
康纳默默开启了分析系统,扫描对象:汉克•安德森。
心跳、血压、呼吸频率。
他没有生气,也并不是对这样的先斩后奏产生了什么不满——人类的体征只是表现出他有点紧张。

康纳人类的ID卡需要一个姓氏,一个和与量产型仿生人共享的代号不同的,证明人类血肉归属的完整称谓。
这个称谓只可能属于一个人。
而汉克默许了他。

高兴。
带着这种感知的数据流缓缓淌过安卓的处理器。

========
2038年,海量的文件几乎都使用电子机械的方式保存,档案馆少有工作人员,大部分人都可以自行查阅,只有少量重要文件需要管理员授权。
功能足够做间谍的RK800在拷贝完毕高阶员工卡、指纹和声纹之后应当畅通无阻。当发现康纳在侵入闭路电视程序的时候居然费了一番功夫,汉克都不禁意外了一下。
“……抱歉。”
他频繁地眨眼,数据灯环闪烁了好一阵子(甚至在解决问题很久之后,他的额角都持续闪烁着微弱的黄光),曾经是最高端的警用仿生人饱含歉意地解释,“我损坏后有一些程序偶尔会运作得不太顺畅……”
但在进入资料室内部后,当他再一开口,发出的就已经是一个让人耳熟的清脆知性女声,“数据库,我以VR69176-03143号专属权限,要求人工智能系教授阿曼妲•施坦恩和2017级毕业生伊利亚•卡姆斯基的全部资料。”
汉克震惊地扭过头,瞪大眼看着这不协调的场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声音居然是从康纳嘴里发出来的。哦,安卓。他第一千零一次这样想。
他们查阅了康桥内部的所有材料。关于卡姆斯基的资料其实少得可怜,只能知道他当年入学以后考勤分数低下,但只有施坦恩教授的课程没有旷课记录。天才少年从小学开始就一路跳级,15岁以相当完美的成绩考入科桥大学。大学是他唯一未曾跳级的学段,虽然半工半读,但是读满了四年。对这位本科毕业不久,就凭借量产ST200克洛伊型仿生人一跃成为世纪之子的学生,科桥校委会曾经意图授予他比学士更高级别的荣誉学位,但却被他拒绝了。不如说卡姆斯基毕业后就一直和母校保持着交往空白,唯一称得上联系的就是他在2027年(又是这一年)回到过一次科桥,悼念了导师阿曼妲•施坦恩,并且将当年施坦恩教授赠与他的一批专业书籍转赠给图书馆。康纳一边查阅一边在系统里拷贝留下了存档。
更为值得一看的是他的毕业论文、毕业设计和答辩评分记录。它们果然都保留在图书馆文档库里。
其中甚至还包括有一段视频,是伊利亚•卡姆斯基当年的[答辩录像记录]。

在台上被展示的女性仿生人有一副熟悉的外壳,甚至说过于熟悉了——卡姆斯基出于某种原因留下了这台他亲手制造、第一次通过了图灵测试的ST原型机,他把她留在身边温柔地豢养了十七年……直到亲手将她送到机械猎犬冰冷的枪口下为止。
“……”
再次看到这张脸让康纳难以抑制地感觉到一阵沉重的痛苦。他记得这位慈爱的父亲在把手枪递过来的时候饶有兴味的眼神,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只有全然纯粹、不杂恶意的好奇。
他在他——他们身上,期待着某种能让他出乎意料的东西。
在当年的画面里,原型克洛伊那精密的仿生性、类人性和智能性虏获了绝大多数教授的心:因为生物组件这一创造性的发明,人工智能的外壳变得无限地接近人类,她温柔美丽的人类女性的外表,可以伪造呼吸的人工肺,还有操纵她高度模仿到足以欺骗图灵系统的情感程式……包括她的小动作、抿唇、眨眼,这些都是本不需要的附加品。但就是这些附加品让卡姆斯基赢得了成功,他证明人类始终会喜欢仿生人身上这些最无用的部分。如果不是沉醉于自恋,上帝何必在创造亚当的实话参考自己的模样?
卡姆斯基甚至在答辩中亲口提到了圣经的内容。
“仿生人最终会不会成为真正的生命,并且变得比人类更智能?这是个有趣的猜测,而我现在还不想知道答案。”
学生时代的卡姆斯基看上去全无危机感,虽然在成为模控生命CEO之后他一直对这一问题持以绝对的否定态度,但现在看来,在年轻的天才眼里闪烁的只有充满兴味的光芒,“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他把左手和右手的拇指放在一起绕来绕去,“就比如有些人会认为,上帝对人类最不满的事,就是他们偷吃了智慧果,生出了思考的智能。为此他们被驱逐出伊甸园,不能再和神明同处。”
“但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张开双手,声音轻柔,“之后,每次造物者从天际俯瞰地面的时候,会对他的创造感到从未有过的畏惧吗?”
“也许。”
“但若没有人类的存在,谁又是他身为上帝的证明?”
年轻气盛的天才仿佛是在暗示自己意图创造新的生命,并且为此表现出了强烈的创造者的傲慢和渴望。然而阿曼妲对此并不欣赏,她力排众议驳回了卡姆斯基的答辩,还要求他必须修改他的毕业设计。“人工智慧始终是为了人类而服务的,如果忘记这一根源,再怎样天才的作品也将失去意义。”这就是施特恩教授给他下达的判决。
康纳知道卡姆斯基可以称得上是阿曼妲(人类)最得意的弟子,在各种小道消息中不乏有夸张描写证明着她对他的偏爱。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因为欣赏而给他一点余地。完美女士果然完美而严格。
而之后,康纳几乎每翻阅一页阿曼妲的资料,就要更确定这一点。他事无巨细地翻阅了阿曼妲当年遗留下来的档案和学术研究。那些行文布局、字里行间的冰冷理性让康纳感到某种熟悉——在AI阿曼妲身上,这种特质只有愈发的强化。校园论坛里那些说她不会容忍一点错误,充满学术欲和控制倾向的帖子并非空穴来风。在她活着的时候,完美女士就是这样一位冷冰冰的人类。
阿曼妲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高超的智慧和坚定的人类本位价值观,她坚持着人类意志的至高无上,并且留下了很多相关的人工智慧学专著,和与心智程序有关的实验数据,几乎可以称得上著作等身。最终也许是研究过度地消耗了她的精力,这位教授在2027年,也就是49岁的时候就英年早逝。她身后本来留下了一个儿子,亚瑟•施特恩(Arthur Shtern),但是这个孩子在三年前就因车祸去世了。

康纳一直觉得这个孩子和事件没有关系。
但这份档案里附带了一张亚瑟的照片。

“……”
那张照片让翻找资料的仿生人突然顿住了。随后他突然开始联网疯狂搜集本来与本次调查毫无关联的信息:包括警局事件库中小施特恩死亡事件的档案,还有科桥校园网与社交网络上和他有关的页面。
——正如论坛帖中之前一笔带过的一样,亚瑟•施特恩并不是一个受母亲宠爱的孩子。他也是科桥的学生,但他并不非常富有科研的才华。最终,亚瑟选择背离母亲的期望,在本科第二年转投人文专业,并且顺利毕业,自由工作,自得其乐。
在绝大多数交通工具都变成人工智能操纵的自动车后,美国的车祸概率已降低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标准,但造成亚瑟车祸意外的原因却正是一辆自动车。
确切来说,是AI出了故障的自动车。
模控生命的自动航行巴士正在前往指定站点的道路上,突然导航失控,撞死过路男孩。警局记录中写得清楚明白。导航失控的原因无法调查,但是这件意外前后干净异常,没有人为干涉的痕迹,而且出事时车上没有人类,只有一台仿生人一同受到冲击而报废,除了亚瑟•施特恩,这起不幸的事故没有其他死者。
模控生命公司之后也抱着积极负责的态度调查了这台报废的仿生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它没有故障,不会无缘无故干扰公车的导航。因此完全可以判断这台机器和事故无关。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悲惨的小概率导航bug而已。
确实,这论点足以说服警方结案了。但这单纯的事故背后隐藏着一个猜测,它怪诞、冰冷到不可思议,然而又足以成立。
如果这不是导航bug,如果是车上的仿生人骇入修改了导航数据,如果它没有故障,只是奉命行事……
是谁的命令?谁的权限?
这种行为需要2035年时Cyberlife的最高安保权限。
只有一个人有可能。
而她在当时甚至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和觉醒的那个凌晨时刻一样,仿生人感觉到了久违的、刺骨的冰冷。
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佐证这一猜测,除了——

“…………”
“喂,康纳,喂!你怎么了?”看着搭档突然沉默,又突然一言不发地疯狂调查其他资料,汉克一头雾水地凑过去看已经被康纳遗弃在一边的阿曼妲的档案。
然后他也看到了那个男孩的照片。
“what the fuck……”

虽然样子更年少,神色更活泼,但是毫无疑问的,这张脸汉克不会认错,他这些天已经看这张脸看到太多次了。
“喂……你不是说你这幅长相是模控生命进行什么狗屁实验然后得出的最佳选择吗……这……”
突觉一阵不舒服的汉克转头去问康纳,却看到仿生人正怔怔地盯着眼前打开的界面们出神。

亚瑟•施特恩的社交网络账号还没有被注销,从里面曾经的自拍照和相关视频来看,这真的是一个很开朗可爱的年轻人。视频里似乎是某个工作室聚会的场景,被朋友搭着肩膀的亚瑟对着镜头笑得很彻底也很开心,他比划着手里的啤酒瓶,对屏幕前的观众说着什么,似乎是要和死党一起去给一边的同僚搞搞恶作剧。而和它重叠的另一个界面就是他的死亡鉴定书,公式化的词句在年轻人们的欢笑中显得更加冰冷和不现实。
汉克看着男孩的大笑的脸,说句实话,在上一秒,他都还完全没有办法把这个表情和RK800联系在一起。
康纳也在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着亚瑟•施特恩,他从刚才起就一直一动不动,光影在他棕色的眼睛中闪烁,显得晦暗不定。

“……阿曼妲……”
他轻声说,“你……”
“你到底把我……当做是什么?”

Tbc

各位,我又回来了!这一章开始下面大概要一口气刺激地展开四章【。
不要紧吗我脑洞这么大【。
虽然大纲是一开始就决定好而且一直默默在铺开的就是了。
作者为了脑洞还特别去查了基因式调查浅黑肤色的混血女性和白人男性可不可以生出白人孩子来着,还看了好些例子比如女歌手猴西Halsey,底特律活塞篮球队的Grisen……
当然,随后我就沉迷起看球来【。】
Ps,另外本文中康纳的活泼人类原型我捏他的就是布赖恩小哥哥!原本想起名为Bryan的变体Brian,但是又担心太相似的名字会让人觉得冒犯演员,于是起了一个含义捏他相似的名字www
文章进展到现在,长着同一张脸的角色已经死掉三个了真的没问题吗……

评论(16)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