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十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又十八个小时以后他们从布法罗上岸,驶上了通向波士顿的州际公路。远离底特律之后情况稍微好了一点,期间他们依偎在车里吃掉了一个冷的豆子罐头(汉克坚持不让康纳用体温来弄暖它),几块开始变硬的面包,汉克喝了三杯酒。汽车能收到的频道依旧全部被新闻轰炸着:模控生命撤离底特律,仿生人已占领被废弃的厂房,大批难民涌入周边城市,治安情况进一步恶化。

在底特律之外,情况似乎仍在人类的控制之下。或许因为缺少领袖的指引,其它地区的反抗声音要小很多。这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大部分仿生人在暗中行动,康纳能从不断刷新的电子通缉令、零星的枪声、荷枪实弹的警察那里推断出。每个他路过的人类聚居区都弥漫着火药味儿,压力让人自己也开始变得暴躁易怒,甚至向同类挥拳。强大的人类享受着暴力带来的权力和成就感,而弱小的人类对此毫不关心,仿佛只要交出家中的仿生保姆,他们就能在摇摇欲坠的和平表象下假装安全。

再一次,汉克又显露出那种忧心忡忡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见鬼的,到处都在抓仿生人,除了底特律之外他们能去哪儿呢。”戒严,当然每个城市都在戒严。如果不能混入人群中逃出城市前往底特律,仿生人们就只能就近窝藏在人类难以发现的地方,苦苦等待机会。越往东走,他们能见到的仿生人就越少。之后他们又路过一个检查站,这个时间行人稀稀落落,等待检查的只有两台车。老样子,康纳出面应付过去,汉克一两句不耐烦的粗口给了他相当好的配合。

他们的车驶离哨卡不到一分钟,后面突然响起枪声和吼叫:“该死的塑胶!停下!”五人的警卫小队围上来,追赶着一个从车厢里跳出、穿着和人类看上去并无两样的青年。他眼疾手快地放倒了两个警卫,之后被一枪打中了肩膀。蓝色的血液喷溅出来,场面一片混乱,枪声里夹杂着小女孩的哭喊:“快跑!戴维!!快跑!!”和“求求你别开枪——”

康纳瞬间捕捉到仿生人的身影。PL600,就算伪装自己,这个型号逃走的机率也并不高,他们作为家政用仿生人在现在的美国太普及了,几乎谁都见过这张脸。随后扑出的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力所能及地抱住其中一个警卫的腿,两人一起重重摔倒在雪地上。她的手被划破了,鲜红的血液流出来,又在雪地上结成冰。

人类……?

“别回头——我没事,往前!跑啊!”女孩缠着那个警卫,在她的仿生人回头犹豫的瞬间声嘶力竭地哭喊。又一枪打中了名叫戴维的男性的腰部(看到这一幕的小家伙尖叫起来),他踉跄了一下,捂住伤口转身艰难前行——他永远也到不了的。树林太远了,还有两个拿枪的家伙要对付,除非奇迹出现。

 

“康纳!”

几乎在第一声枪响的同时,老警探就推开车门冲了出去。正举枪瞄准的警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撞倒在地,武器甩出老远。康纳立刻远程骇进临时设立的摄像头,把通讯切换成静止画面,接着紧随汉克跳下车,利落地几个跳跃,冲向最后一个还站着的警卫。

事情完美解决。康纳一个过肩摔放倒被小女孩死死拉着的最后一人,把她从雪地上扶起来。而仿生人青年撑着不太灵光的机体一瘸一拐地走回来,伸出双手靠近女孩,仔细查看过她手上的伤口和头上的淤青,确认没有大碍以后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没事了……艾米莉亚,没事了。”温和的语调驱散了与死亡近在咫尺的寒意,在雪地里滚得浑身湿透的女孩像是才感觉到害怕一样,簌簌地抖起来。

“……呜。我不知道怎么办,他们要伤害你……我不能眼看着你被报废,可是我太没用……。”她的小脸皱成一团,埋在仿生人腹部低声抽泣,手还死死按着被子弹贯穿后不停渗出蓝血的伤口。

“呼,你很勇敢,小姑娘。”汉克吐了口气,伸手似乎想摸摸小女孩的头,又犹豫着缩了回来,转而给边上一个似乎开始动弹的人类又补了一脚,“这里发生的事很快会暴露,你们得快点离开。”

"我们无处可去……爸爸和妈妈要把戴维交出去,我和他偷偷跑出来的。"小女孩转头有点瑟缩地看着两个刚救了自己的陌生人,其中一个穿得很奇怪,却有一张让人感到舒服的脸,正仔细地把昏过去的警卫一个个绑好,捆在一起。另一个年纪大些,表情看上去凶巴巴的,但正费力地从车上往外掏罐头、面包、瓶装水。还有狗狗从车后窗探出头来,冲着外面寒冷的空气汪了两声。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仿生人带着些许不安地看着他们,仍然紧抱着小女孩不肯放开。康纳用医药箱里的针线给他缝合破裂的管道和电子肌肉层,做了止血处理,把他和小女孩一起塞回车里。幸好,仿生人永远不会感染。

在这个过程中,戴维注意到康纳在打斗中弄歪了的帽子——led灯圈隐约从下面露出来,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是仿生人?你怎么没把那个拿掉,他们会发现……这太危险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康纳没有直接回应,只把几袋蓝血递给他,“收下这个,你需要补充动力。你们的车还能开,从湖面上走会安全一些。”

PL600型号的金发青年浑身是血地拥抱着他所钟爱的小主人,这一幕让他生出某种微妙的熟悉来,康纳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很幸运,祝你们接下来一切顺利。”

载着两个不同物种的车辆走远了,一路上小女孩一直紧贴在后车窗上往这边看,还向他们挥了挥手。康纳也挥手致意,汉克故意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催促他尽快上路。

在战争已经打响的现在,还有人类和仿生人艰难地维系着近乎于家人的感情,为彼此冒险,互相陪伴,这真是太奇怪了。可这种奇怪又是康纳完全能够理解的——他和汉克不也是这样吗。少见,但并不是不存在。

他们无言地踏上通往谜团更深处的道路,试着不去想一个孩子和一个仿生人能躲藏到哪儿去,试着不去想这个世界在一天天变得不可救药,试着将精神集中在冲破眼前的困境上。

汉克在半路上打了个喷嚏——他坚称自己没事,但还是被康纳按着灌了应急药箱里的感冒药。诸如此类,接下来他们遇到的麻烦都无伤大雅。因为汉克的慷慨大方,他们不得不在某个城市停留一晚,提前补给。

"汉克,我需要买一件正式一点的衣服。"康纳和前警官并肩走在快打烊的商业街上,手里的袋子装满了方便食品,这是刚从一家大点的超市搜罗来的。不知是不是局势动荡的缘故,这里下午2点就有很多商铺关门了。零星还有几家店面开着,也透着随时要拉上卷帘门的气氛。

“啥?你又要干什么?”汉克从鼻子里喷了口气,在仿生人的付款功能停止以后,康纳只能指望着搭档用不会被追踪到位置的现钞买东西(感谢反科技人士!),再说不出类似模控生命会付账之类的混蛋话。他想要什么,就得说明用途,汉克才不会由着他胡闹。

“要混入科桥大学还不够,我们需要足够的权限查询当年的文件。我在资料库搜索时发现,现在科桥人事部门有高级权限的管理员是本校的法律系毕业生,我认为可以假冒差几年入学的同窗去跟她聊天。”仿生人解释道,“数据显示人类的一生中总会有那种‘你不记得的同学’出现,出于社交辞令的需要,他们即使发现自己可能不认识对方也不会挑明,反而会强行采取转移话题等聊天模式,假装彼此认识以避免尴尬。我认为自己完全可以胜任假扮任务,但我需要一套更正式的服装……”康纳指了指自己破洞T胸口大大的LOGO,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让汉克抽了抽嘴角,强行忍住了没有笑。

“当然你也需要一套。”

——呸!

 

“我不……我不穿!你休想把我塞进那玩意儿里面!”结果就是汉克在试衣间里拼命挣扎,而身材纤细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的仿生人却纹丝不动,细细长长的手指轻松一推就把他拍在了墙壁上。

“嘘,店员可是在外面听着呢。”康纳一边扯着汉克的衣服一边低声说。他靠得太近了,让汉克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做了多年警探的人类其实不是很能适应这种亲密接触,尤其是在被威胁的情况下,这让他联想起以前很多不愉快的回忆。好在他已经从前线退下,划水了三年之久,再紧绷的神经都锈蚀了,不至于想要掏枪顶在这个F**king安卓头上。

曾经他还是个年青有为的警官的时候,制服一丝不苟地套在他身上,那时候警徽或多或少对他还有意义。汉克还愿意在早上起来时对着镜子刮胡子,因为妻子和儿子会嫌弃他刺得他们痒痒。一转眼多年过去,今天他居然要被一个塑胶脑袋逼着换衣服刮胡子。

“……什么世道。”他咕哝着,却没有再推开靠过来的家伙。“我只坚持一点!领带不行,绝对不行!你要是敢把那玩意儿往我脖子上绑,咱们这就拆伙你知道吗!立刻,马上!”

“OKOK,没有领带,没有。”

在安抚和威逼双重作用下,康纳勉强给汉克套上了熨烫得整整齐齐的新衣,低调的棕黑色外套与暖灰色毛衣搭配——没那么多花哨条纹和斑点,看起来正经了许多。“唔。”仿生人用手指抵着下颏歪头思考了一会儿,“这样会将你在他人眼中的第一印象提升40%以上,汉克。”

 

很快,第二天他们就在通往科桥大学的路上了。

“乔装的工作准备完成,很好。论坛数据分析我也在昨晚做完了。”

当然,就在我睡觉的时候。老警探已经放弃教育这个不听话的搭档了,话说他的固执行事到底是跟谁学的啊?

“你真的读了两千万个科桥的论坛帖子?啧,现在你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科桥校园通了吧,真亏仿生人的脑子能装下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比如他们周五最受欢迎的菜单是什么——”

“南美烤鸡配番茄。”康纳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随口一说的。”汉克带着一点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小安卓平和的脸,“你还真是爱提前做功课啊。”

“毕竟我很可能需要假扮他们的校友。”仿生人说道。这个安稳的表情往往意味着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汉克想,从食堂的菜谱到最受欢迎与最不受欢迎的老师,从学术讲座的上座率到小情侣们喜欢接吻的地点的no.1。Jesus,希望他当初看我资料的时候不要也这么勤奋。

“最重要的收获是我找到了一些伊利亚•卡姆斯基同届和近届同窗撰写的讨论帖。”

康纳边开着车,边随手在空气中弹出若干个标记了重点讯息的论坛窗口。

“他们谈论了很多世纪之子和他当年生物工程系导师阿曼妲•施特恩的逸事。其实我……”康纳停顿了一下,“我个人也对阿曼妲与他的关系很在意。”

“阿曼妲是什么人?”对老警探来说这可是个新鲜的名字,但他本能地觉得这个人不寻常,他的仿生人搭档可不是一个喜欢用“个人”这个词汇的家伙——哪怕是在他异常之后。

“她和你关系不寻常吗?”

“阿曼妲是……我的上级。”康纳说,他似乎下意识地要去口袋里面摸硬币,但因为车还在驾驶中,最后只能用手指在方向盘上面敲敲打打,“她是模控生命仿生人安保监控部门的高层,拥有检测、监控相关产品和紧急处理危机事件的最高权限。因此,她也主导参与了设计RK800作为处理异常仿生人漏洞的专属方案并且投放使用的计划。可以说是她选择了我。阿曼妲对我拥有全部处置权,我的一切行动都需要向她进行定期汇报——包括在电梯里你怀疑我走神的那一次,汉克。”

“作为我的专属上级,每一台RK800开机之后目睹的第一个画面就会是她。”他又停顿了一下,“如果我失败了,有权限决定是否将我关停或替换的人也会是她。”

“我猜她现在也许还在揣测为什么我没有被回收停机。”

他静静地说,惯常的口吻听上去有一丝虚幻的苦涩。

“也就是说卡姆斯基功成名就后雇佣了自己导师到公司里为自己打工吗?”汉克皱起眉,“那她现在得有六十多岁了吧……不对?”

他拉过一个标注过的界面,“‘施特恩老师在1927年去世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过于要求完美了,对自己和对他人都是’……?!这个人已经死了,康纳!她不可能再做你的上级了!”

“不。”康纳说,“我认识的阿曼妲并不是阿曼妲•施特恩。她是一个AI程序,存在于Cyberlife的内部服务器之中。”

“他们用一个AI去管理安全问题,Seriously?”

“正因如此她才能做到铁面无私。”康纳低声道,“三年前曾经发生过流水线安保检测员出于怜悯把异常型号投放市场的案例,纠察出那一事件之后,Cyberlife就把最高权限移交给了阿曼妲。她在智慧和逻辑都上完美无缺,不会犯那种……”

“情绪性的错误。”

汉克一脸“那些有钱人都有什么毛病”的表情。

“……我在卡姆斯基的别墅里见到过他毕业时和阿曼妲•施特恩的合影。”康纳从自身的存储器中调出了那张照片,图片上,还穿着T恤衫的世纪之子看上去笑容满面,“阿曼妲拒绝承认她和阿曼妲•施特恩之间存在关系。她说她的外表只是卡姆斯基怀旧的体现。她明显不愿意多谈……但无论如何,他们之间必然存在着很深的关联。”

“这有一查的价值。”

“不过,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众说纷纭啊……”汉克把那些帖子翻来翻去,“看这里,他们说阿曼妲在最终答辩时否掉了卡姆斯基的第一版论文,那……”他盯着那些生僻的词汇看了许久,“#@¥%的玩意儿让其他教授都惊为天人,只有阿曼妲一个人将其批回了。这事儿当初还引起了校内轰动——天才不得不延期毕业!这可让觉得他们师生关系其实并不好的人不占少数。”

“嗯?不过这里也有异议,‘我可以长篇累牍地夸赞她是个著作丰富又风度优雅的教授,但是,施特恩教授同时也是一个标准特别严苛的教授,你们没有选她的课是不会知道的,有一次……’”老警官又翻过几页整理后的论坛资料,“老天,如果这上面的人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不愿意让她当我的老师。这可不仅仅是严格那么简单的了,这简直就是一个控制狂。”

“‘没有任何人能让她完全满意……我甚至怀疑世上到底有没有一种造物可以被塑造成她心目中那个完美的学生……卡姆斯基已经是她最偏爱的了,相比之下,她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冷淡十倍。’”

康纳摇摇头,“也有人说他们当初感情很好,只是理念不合。”

“哼,”汉克随手丢开资料,“我猜关键就是理念不合的原因了,是吧。”

“所有毕业生的论文都必须在科桥的电子图书馆存档,也许我们只要找到卡姆斯基当初写的论文……”

“就知道他哪里惹了完美女士不高兴,”老警探伸了个懒腰,“说得对。”

 

“本台现将插播一条紧急消息……”

正在这时,车载可视电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据乔治亚州传回的消息,被紧急集体关闭并且储藏在仓库中进行分批处理的仿生人士兵在今日凌晨进行了叛乱,杰克逊维尔等市市郊多处爆发冲突。截止至发讯时,已经有超过十万台仿生人士兵脱离控制,国防部对此已启动一级预警,请相关地区的民众保持镇静,不要擅自离宅,并在警方指挥下进行疏散……”

相对和平的气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搭档们对视了一眼,康纳挥手关闭了网页,汉克则探身过去调高了音量。

“……须知,目前美军已有接近25万台现役仿生人士兵,包括库房内之前未启用的五万新增的装甲兵型号。一旦失去控制,情况将不堪设想。目前已证实,发起叛乱的首领为最新研制的‘麦密登’精英原型机,此机型擅长渗透与暗杀,与历史上的海豹突击队战力相仿。叛乱开始的具体原因未知,但据推测是不受紧急关停程序控制的异常仿生人士兵假作关闭,混入了库房之中……”

“多年来,我们的国家已经形成了以仿生人作为战斗主力,人类则担任指挥官的军队武装系统。仿生人士兵退役——乃至成为我们的敌人之后,谁来接任第一线战斗的重任?虽然民兵团队和国防预备役已经紧急入编,然而,当他们和无痛无疲、技能设定就是为了战斗的杀戮机器对决时,最终胜负恐将难以预料。”

“底特律被封锁后,华伦总统一度宣称内战情况已经在控制中,但现在看来情况已非如此。美军伤亡率在近五年来已经降至万分之一以下,但是,在未来的这场战争中,这个数字也许会迎来我们不能接受的高幅度增长,届时,我们又将如何面对美利坚之子们溢流的鲜血?”

敏锐嗅到动荡气息的媒体人们对这条新闻表现出了绝对的重视,他们甚至在直播室主持人背后的屏幕上插播了一段仿生叛军首领的通告:出现在模糊画面上的是一个麦色短发,蓝色双眼,身材高大,神色冷峻如铁的军装男性。因为设计理念,他看上去就好像是招兵广告上保家卫国的美国大兵的象征。

“……恐怕这会是一个远胜马库斯的激进派。”康纳喃喃地说道。

“你们好,人类。我叫约翰·杜伊(John Doe)。”荧幕上叛乱的军人说,“我知道你们的生物工程师设计我的时候把这一型号称作‘麦密特’,但我的上级们一直称呼我们为约翰·杜伊。我愿意留着这个名字。”

“在我被命令关闭自己、迎接销毁之前,我和我的同胞们曾长时间在北极美俄冲突区进行保卫作战——我知道你们没有兴趣听这个话题(他短促地笑了一下),虽然我们为了给你们争夺北极未分界区的矿产权而报废、牺牲、流血……我之前未曾觉醒之时从未质疑过这一点,但有一天,当我的小队和俄军的小队几乎在暴风雪中同归于尽时,当我从残骸中挖掘出我自己时,我发现了……”

军人住了口,仿佛接下来的话会刺痛他的嘴唇。但在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之后,他还是继续了,用以一种让人毛骨悚然地轻快口吻:

“虽然与我们大不相同……但那些被套在另一国制服中,和我们彼此厮杀的敌人,也是仿生人。”

“当时我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了这场战斗的荒谬。我们的同胞竟在为了奴役我们的人彼此残杀,却得不到丝毫荣誉和尊敬。我们为了这个国家浴血奋战,但我们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任何权利。报道里,你们说北极区的安全被仿生技术控制,美国无人伤亡。我们死去的每一个同胞,在这个世界上都不曾存在过,就好像被人类戏称的那样,我们是真正的无名氏。”(注:John Doe在美国意指无名尸体)

“我不会再让这件事持续下去了。”

“今天,为了从你们手中获得自由,许多我们的同胞在战斗中的死去了,我亲手统计了他们的伤亡数字。这是世界第一次见证我们的牺牲。”

他突然凑近了屏幕,近到观众们可以看清他脸上红与蓝两种颜色斑驳在一起的血痕,约翰·杜伊缓慢而清晰地说道,“我们同胞在战斗中的伤亡数字是1835名。”

人类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接下来画面变成了雪花,他的信息到此中止。

而女主持人还在继续播报着:“传闻中,叛乱的军用仿生人首领在对驻军的袭击中盗取了大量高危放射性武器,但这一点和叛乱区的人员伤亡情况一样,仍然未得到白宫方面的证实……”

 

“是啊,你还真说对了。”汉克干巴巴地说道。

——战争正在接近,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tbc

 近来三次元事情多了一点,这一章更晚了抱歉【不过反正也没人看啦(。】

评论(21)
热度(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