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九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康纳走近酒吧,“Jimmy’s Bar”,店牌霓虹灯的影子映照在店门前昏暗的水洼里,伴随细密的雨点不断扭曲着。

这是个又湿又冷的晚上,但他并不在乎。他知道,只要他拉开大门,扑面而来的会是热烘烘的暖气、烟雾、嘈杂的人语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乐声,吧台边有一个肢体懒散的男人正在喝着苏格兰威士忌。底特律警局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他在独饮的时候对任何来搭讪的人都很不耐烦,但康纳知道要拿什么对付这个——一杯不加冰的醇酒,双份的,在剔透的玻璃杯里装到足足三吋深。汉克会一口干掉它,然后像是惊讶于仿生人的懂事一样把他上下打量一番。

 “你瞧,吉米,这真是现代科技的奇迹啊……”

他笑了。笑意只有一点点,在那双眼角微微下垂的灰蓝色眼睛里。这是他第一次对康纳展露笑容。

雨中的仿生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伸手去拉把手——

 

“……所以,你干嘛在乎我的狗的名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用两只食指辛苦打着字的老警官皱着眉头瞪着他,看上去不耐烦极了。在这个角度,康纳能清楚地看见那双满是狐疑的剔透虹膜倒映出自己端坐的影子,他也听到人类手指下面发出的咯哒咯哒的敲打声停了下来。探测器显示汉克的血压和心跳并没有上升,他并不是真的在生气。孤独的老警探只是不习惯有人关怀他的私生活。

于是康纳只是乖乖地坐着不动,等待着。

“相扑。”过了半天,汉克才不情不愿似的重新开始小鸡啄米式的录入,同时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嘀咕,“……它的名字是相扑。”

体温均热图提示他的下垂体分泌略微提高了一点,人类搭档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这个数据就在康纳的光学组件屏幕上面闪烁着,他想要——

 

“不许去,康纳!这是命令!”

他想要攀过铁丝网,却被身后的汉克拽个正着,任务失败的可能性让康纳下意识地挣扎,但气喘吁吁的人类坚决地抱住他的手臂,“你会害得你自己丧命的!”

空气湿漉漉的,他们都被淋得透湿,人类的体温隔着贴成一片的湿衣服隐约传来。康纳紧紧地抓着生锈的铁丝直到它在自己的仿真皮肤上留下痕迹,眼睁睁地看着车辆洪流中的两个人影越来越远——但他最后还是放手了。

汉克,这个人类是真的在关心着康纳的死活。

他这么想着,在梦里忘记了记忆中那一丝可能的违和感。

这些细节过于丰富了。触感、气味、还有每一个选择带来的程序——心情波动。康纳身在其境。他毫无疑问就是那个注视着汉克,和他一起查案的仿生人,他就是——

 

“康纳,他们为什么给你这幅蠢样子,还有蠢声音?”

“天哪,住手,住手……呃……康纳,你太恶心了!”

“所以说我越了解人类,我就越喜欢我家的狗。”

“你很好,不是你的问题……我只是和他一起的,不,不是那种一起……”

“嘿,你的硬币快惹毛我了,康纳!”

 

他就是“康纳”,他当然是。人类正在呼唤的就是他的名字,不是吗?

 

“康纳,你怎么了?

 

仿生人猛地睁开眼睛。他的机体压力骤然飙升到一个危险的高度,然后又缓缓地降了下来。他躺在自动汽车的后座上,隐隐约约地能听到车外风雪的呼啸,汉克紧挨在他旁边,和他分享着同一个厚厚的毯子,呼吸平稳,似乎还在睡眠之中。

就仿佛是做了噩梦的人类,异常的仿生人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数据很快就浮现出来:他们是在离开底特律的路上。因为慌乱逃亡的人类们,高速公路大多已经彻底堵死,而且他也不愿意遇到路上的哨站——无论是人类的,还是仿生人的。康纳在进行导航之后最终决定从伊利湖上绕路通过,底特律今年冬天的气温达到了零下二十四度,湖面应冻得很结实。

汉克睡觉的时候其实他可以继续开车,但人类在这方面异乎寻常的坚持,于是康纳最后还是和他钻到了一条毯子下面,把机体调节成了休眠状态。反正晚上下起了暴雪,继续在这种“路面”上开车也不安全。而引擎关闭后车厢的温度会严重下降,有他在怀中,可以保证人类不会在不知不觉间冻伤。

但让他困扰的是,在“睡眠”中,他持续地被梦境缠扰着。

这也许也是异常的代价,原本只是0和1的数据流在重现的时候产生了意义,记忆浮现得那么真实,掺杂着不应该存在的细节和情绪:雨水的湿润,人体的温度,程序的波动起伏……这些都是不可能被上传的冗余的数据,它们是来自他的幻想吗?又或者是属于#51号康纳的(这真是一个毫无逻辑可能的假设)?在“感到”温柔浮现在程序中的一瞬间,康纳觉得他就是……汉克呼唤的那个康纳。但实际上又是如何的呢?

记忆和现实混杂在一起,让康纳感到一阵混乱。现实是,这两天他和汉克相处得很……愉快,虽然他们正在逃亡的路上,虽然机能的永久损失已成定局,虽然对未来的预演一直在警告着他,但仿生人就是不符合逻辑地感到开心。“愉快”,这一程序波动的频繁程度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但是汉克又是为什么而感到快乐呢?是因为他的人性,亦或者是相同的面孔、反应程序和声音?因为现实,亦或者回忆?汉克是怎么看待51号和他的?

他拥有的记忆和情感会让他成为他吗,又或者永远不能?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康纳在梦境散去之后感到了挥之不去的迷惑和……

……这种感觉是什么。

他难以形容。但这不知名的酸痛却真真切切的揪紧了仿生人的胸口。

他在侦破案件的时候就曾深感到异常仿生人的难以分析,而现在,在自己异常以后,他就连完美的自我分析这件事都做不到了。比起机器的单纯,人性实在过于矛盾和复杂,人类也是这样怀抱着对自我的迷惑生存的吗?康纳决定暂时停止思考,为了静下心来,他小幅度地抬起身,以不打扰汉克的微小幅度望向窗外:

隔着开启了遮光系统的厚玻璃,仍然隐约可见狂暴的大雪正扑扑敲打着车身,轮胎下厚厚的冰壳在嘎吱作响。他们的车子孤零零地停在伊利湖广阔的冰面上,恶劣的天气显得这里愈发四野无人,寂寥安静,漫天的风雪隔绝了外面世界的一切——就好像世界末日,万物灭绝,整个宇宙空阔绝伦,只剩下这小小的一隅之地,和他们两人。

对了,还有把车座下面占据得满满当当,让人简直无处下脚的圣伯纳犬。

——这种隔绝反而让他生出一种古怪的安心。

但是已经不想再睡了,不想再继续做梦了。前搭档还在他身边发出沉沉的呼吸声,康纳若无其事地在他身边再次躺平,开始做之前就做过的事:违背汉克的命令,在人类睡着的漫漫长夜里进行数据的调查直到天明。

他的时间本就已不多了。

根据Cyberlife的开发周期,康纳几乎已经确认,不稳定的RK800机型会在更新型的警用仿生人出厂后被立即停用,这个日子不会很远了。而眼前的战争也许还会加快这个进程。两个星期……他应该这么乐观吗?或者只有一个星期乃至更少?

如果RK800被替代,他在Cyberlife后台以及政府资料库的一切权限都会被停用。调查的时间,就只有现在了。

“……”

闭上双眼,康纳默不作声地依据计划浏览着模控生命内部资料库里面保存的伊利亚·卡姆斯基的资料,其中绝大多数都在世纪之子神秘隐退之后就被清除了,剩余的部分也是不对外界进行公开的私箱数据。在安详的睡颜掩盖下,他已经逐帧浏览了超过千个视频。

他甚至花了一段时间追踪客轮耶利哥号被购买、使用、最后废弃的交易史,能调查到的资料里面处处充满了语焉不详。购买者小心谨慎,滴水不漏,不会让他人轻易追踪出自己的身份,但这艘船被最后一次购买和并改名为耶利哥号之后,它确实再也没有出海过,买下耶利哥的人只是将它放置在那里,逐渐废弃生锈,耐心等待着。那一年正是2027年——阿曼妲去世的那一年。

就好像过去每一次整合线索时一样,他询问自己,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耶利哥,圣经中最早的城。沙漠玫瑰的名字。它在干旱困苦的年岁可以保持数年萎缩的状态,仿佛已经死去,但其中却有生机蛰伏,一旦遇雨,它就会迅速生根发芽,开花长大。

其中可有什么暗喻的意味?

终于,在他浏览从2017年到现在为止二十一年科桥大学的论坛留言板上的数万兆留言时,汉克发出了咕哝声并且翻了个身——

康纳停止了运算,时间已经过去近八个小时了。

“早上好,汉克。”他睁开眼睛。汉克已经掀掉了毯子,从皮制的椅面上慢吞吞地爬了起来,还因为低血压差点摔在相扑身上,康纳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把他拉回后座上面。

“这见鬼的雪还没有停吗?”老警探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抱怨。

“根据我的推测,天气会在三小时内好转。到时候我们可以继续出发。预计再过二十九个小时我们就会到达宾夕法尼亚州境内的安全区了,之后……”康纳说,后座空间对两个男人来说还是有些狭窄了,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几乎贴上了汉克的脸颊,本身除了模仿之外毫无用处的呼吸吹拂在人类发梢,传来一阵微妙的瘙痒。

“咳。”汉克突然开始用力地揉耳朵,这让他差一点听漏了康纳接下来的话,“等等。”他猛地反应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仿生人犹豫了一下,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之后……”

他说,“战争很快就会蔓延到美国全境。眼下的和平持续不了多久……我的首要目标是把你送离底特律,最好是去加拿大,那里有仿生人禁令,相对还安全些。”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见鬼的仿生人禁令,康纳?”老警探皱起眉头,“就是他们不允许仿生人存在。你所谓的自由就是去当黑户吗?”

他暴躁的样子就好像要说“你值得更好的”——

“我不去。”康纳只能继续说,他尽量平和地陈述,“我有一个次要目标,在马萨诸塞州。”

“你要弄走我?在这个时候?”汉克的眉毛越皱越深,意料之中的事,脾气古怪又强硬的老警探怎么可能被他语焉不详的几句话糊弄过去。

“我结束调查后会回去找你,如果顺利我们不需要在加拿大呆很久。听我说,副队长,我次要目标的调查伴随着相当大的风险……”仿生人停顿了一下,他意图解释自己的用意,“我的首要目的是确认你的安全。我想和你一起,汉克。我非常想。为此我做了上百次预演,但事实证明,这一次,我的能力不足以保证我完成任务。”

RK800是确保完成任务的高效率机型,他向来确保完成任务。但从来没有一次任务让他如此迫切地渴求着成功。

他绝对不能再失败。

“分头行动再汇合,这就是我得出的最接近完美的答案了。”

“——!”

回答他的是汉克的当头一掌,不偏不倚糊在康纳的侧额上,力量不大,但是声音响亮,他被拍得瞬间一歪,然后又马上把头拧了回去,“?”

刚刚还振振有词的仿生人现在一脸迷茫。

“我一早就想给你来这么一下了,就在你每次一脸有理地说傻话做傻事的时候……”老警探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仿佛神清气爽,“比我想象中还爽!”

“……汉克?”

“你这个方案根本就和完美不搭边。”汉克简单粗暴地说,“你可怜的小脑子在想什么啊?”

“汉克,我的思维程序并不——”

“闭嘴,我不去什么加拿大,而且你要把你什么次要目标的内容和原因都告诉我。”

“我……”仿生人看上去还在迟疑。

“你不是想做一个人吗?那你就要先把什么到处计算的毛病忘了。那东西根本就不重要。”

“汉克……”

“关键是,我不去。你也说服不了我去。现在的重点只有一个,你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康纳?”

“我说过,遇到麻烦的话你可以待在我身后。又或者如果你真那么不情愿的话,”老汉克皱起脸颊来,“你也可以站在我旁边。”

他说,“我已经不是警察了,但我还是可以做你的搭档。你觉得曾经和我搭伙的效率怎么样?” 

“……”仿生人不再说话了,他张开嘴,停顿了半天,信号灯闪烁不停,最后,他紧绷的表情温和下来,“……很低。”他老实地吐出两个单词。

这句大实话又换来啪的一声。这次连相扑都好奇地抬起了头。

糟糕,感觉太好了。汉克感觉要打上瘾了。

“康纳——”

“不,我想说的是……”又一次快速地把头拧回原位,头毛被拍乱的仿生人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明显,才短短几天功夫,他在笑容上似乎就又熟练了一点,“但我很高兴能和你搭档,汉克。”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意识里有什么东西突然被放下了,甚至正在感到一阵庆幸。在最核心的程序里,他也许根本就不想走。汉克在有些恼火地看着康纳,但老警探的生理数值并没有升高,他并不是真的在生气。

他甚至有点高兴。就好像之前一样。

汉克的情绪给了仿生人一种很明显的正面效应,康纳发现自己正不可抑止地感到温暖和满足,就好像是程序里不可理喻的暖流,冲淡了冷漠的分析和验算,威胁着要占据他的整个身心。

他想留下。这也许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想”。为此,他甚至可以不在乎汉克把他当成谁。

虽然这并不代表仿生人相信了人类感性的奇迹论……如果真的有预演中的失败情形到来,他告诉自己,我还有最后的手段会来把它避免。

 

======

“我去科桥是为了获得伊利亚·卡姆斯基的情报。”康纳说,他们现在换了一个相对正经的姿势,一起把椅下软绵绵毛茸茸的大狗当成垫子垫在小腿下面。

“这一切,从8月15日我参与的第一件异常仿生人杀人案——甚至更早,六个月前有异常仿生人案件爆发开始,背后都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

“在史特拉福广播站,#51康纳就解读出了异常仿生人领袖马库斯是CyberLife原总裁伊利亚·卡姆斯基赠送给私交好友卡尔·曼费德的原型机,这就意味着这台仿生人在编程出厂的后甚至不需要通过原定的检测工序……卡姆斯基也许会和马库斯的“特别”有关。但在CyberLife仿生人(包括RK800)的默认程式中,关于卡姆斯基的一切线索都要保持缄默,这也是在电视台我没能跟你分享这一情报的原因。”

汉克翻了个白眼,“就是说有什么奇怪的洗脑让你们不要去议论老爸?”

“……是的。”康纳回答,“程序不允许我们这样做。所以我忽略了一切。此后连去找卡姆斯基都是汉克,你提出的。虽然在他的别墅收集到的信息都十分可疑,但我忙于CyberLife的任务,甚至没有稍微在上面作出停留……”

“可在我突破程式限制之后,一切就不同了,这些线索都有了意义。”

RA9的真实身份,耶利哥的建立,造物主的期待……皮格马利翁效应。这场席卷底特律,甚至影响整个美国乃至世界的革命,其源头一定没那么简单。他隐约能勾勒出一个阴谋的轮廓,只要再给他些时间,也许就能一一证实。

“卡姆斯基在创业之初的海量访谈中,几乎完全否决了仿生人变得异常的可能。但他不知道仿生人叛变的可能性极低。别墅中他对我透露过耶利哥的位置,他身边就携带着异常仿生人。既然每个异常仿生人在异常后会读取到RA9的密码,并且被影响着进行强制性传输,那这个程式是谁植入进去的,会是他们的造物者吗?”

“另外,我正在把自2017年(15岁读大学的天才科学家伊利亚·卡姆斯基入学的那一年)到现在二十年科桥大学的论坛留言板上的上千万个帖子进行详尽浏览——”

“多少个?!”

“2705,1324个。”康纳立刻回答,“这不是重点。”

“它们大部分只是飞短流长的东西,但我认为这并不会全无收获。卡姆斯基再如何神秘,他当年在科桥也是有同窗和导师,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无效社交最多的阶段了,而且正因为他后来愈演愈烈的传奇色彩,根据人性中某项——”他思考了一下定义,继续道,“被称作‘八卦’的共同的爱好,议论他经历的帖子不可能禁绝。持续到刚才为止,我已经有了一些初级的进展……”

“……等等,”老警探敏锐地察觉到了真相,“就是说你根本没有乖乖在休息是吗?”

“但目前我们拥有的探知路径还是太少了。”他从来不懂得听话的仿生人流利地转移了话题,“想要得知更多的情报,我们现在的目标只剩一个……”

“就在伊利亚·卡姆斯基曾经就读过的,马萨诸塞州的科桥大学。”

 

tbc

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到第九章了……肯一直看到现在的读者们辛苦了www给你们比心XD

评论(23)
热度(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