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八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他们商量了一下要怎么离开——汉克那辆沾满了蓝血的中古车是不能开了。“是啊,多谢你们康纳,我的爱车变得像个屠宰场一样!”
“我们需要带着狗上路,原本车辆的空间不足以装下体型巨大的圣伯纳犬,也更容易引起模控生命或仿生人方面的注意。现在我们夹在两方中间,必须小心行事。如果同时被双方围攻,我不能100%确定自己可以保护你。”康纳点头赞成换车,又附加上一堆自觉很明智的分析。
“得了吧小子,你管好自己就成,真有麻烦的话,躲到我身后。”汉克不能允许自己被一个出厂才三个月的小安卓当成需要照顾的小猫,尽管时过境迁,他也还是那个让穷凶极恶的毒贩都闻风丧胆的警探。康纳能够在过往的案子里大出风头,无非是因为他曾经是个无血无泪的机器。开枪的角度,时机,选择的策略和话术,都可以用最理智的方式分析。
现在他还能毫无顾忌地开枪吗?想到这里汉克不禁又有点担心起来。
“我会尽力不拖累我们的行动。”康纳一边说一边在街头逡巡,报废的车辆到处都是——很多出租车因为网络瘫痪而锁死,转而又成为了焦虑中的居民们发泄怒火的工具。
这一台损毁严重,无法启动。这一台缺少燃料,最多只能开出十公里,不过剩下的燃油可以收集起来。这一台油箱和电池都是完好的,但是引擎出了问题。只要稍稍替换那么一下——他向来擅长对付机器。
“汉克,修车工具借我用一下?”

……

过了一会儿,康纳从车子下面钻出来,拍拍沾在身上的雪,伸手褪掉皮肤按了车门一下。嗖的一声,锁死的车子顺畅无比地打开了。
“这破玩意儿居然能用……”汉克一脸惊奇,“你怎么做到的,神奇的魔法程序?”
“我破解了出租车的防火墙,底特律的出租车系统由模控生命提供支持,而我的出厂设置包含利用必要的骇客手段进行调查的功能。只要是模控生命的系统,我都可以骇入。当然,其它公司系统也可以破解,只是多花一点时间而已……”
“你不用这么一板一眼的解释,我又不是你上司什么的。”汉克听了一半就决定去他的高科技,只要知道这小安卓能搞定就行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先离开底特律,战争已经爆发,仿生人和人类之间的矛盾极端尖锐。我需要找到能让形势安定下来……至少能与人类或者仿生人谈判的筹码。不过保证你的安全是第一位。”康纳探头进车里查看了一番,设施都完好,承受一次中长途旅行不成问题。
“嘿!你别总是自顾自的下决定,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汉克威胁,似乎还对康纳以前不计后果的行事风格心有余悸,“敢擅自行动我就打爆你的塑胶脑袋!听到没有?”
“……”康纳不需要程序演算也知道这句威胁多么没水准,这位老警探实在是太过温柔了,嘴里抛出来的狠话就没有一次能实践的。当然,他以后会注意好好调节两人之间的关系,避免……嗯,没必要的拌嘴降低工作效率,“如果你坚持的话,汉克。我会注意凡事与你商量的,这意味着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将绑定行动,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一点。”
“说得好像以前你没有像只贵宾犬一样跟着我似的。”
“那时候跟随你是我的任务。”而现在,我只希望能对所有这一切做出补偿。如果汉克在安全之后选择和自己分道扬镳,或者干脆一点直接拒绝他的提案,康纳也许将没有理由继续留下——所幸,汉克还允许自己补偿他,那么一切都还没有太晚,这很好。
他带着微妙的雀跃开始计算逃亡中可能用到的物资,不该这么兴奋的,但克制不住。虽然这造成了一定困扰,但康纳将之当成“异常的代价”欣然接受。就像面对汉克·安德森的小毛病一样,面对自己程序产生的小小不合理,他也可以学着适应。

……

“咱们要悄无声息地溜走,你得先换掉这身显眼的制服。”回到家,他们试图一起完善逃亡计划,汉克先发言。‘从人的角度想事情’是他的优点——没脑子的安卓只知道穿着制服傻晃,还不肯把LED摘掉。政府现在对仿生人可谓是草木皆兵,随便一查这小子准露馅。
“可是……”康纳还一脸惋惜。汉克不知道是什么把他原本的衣服弄得破破烂烂的,他只知道第二天一早,自我维修后的康纳就又把自己套进了#53那件同材质的制服里去了。仪容整齐,打理干净,俨然一个体面安卓,除了胸口的编号对不上,其他根本一如既往。RK800到底对这件出厂工作服有什么特别爱好?
“没有可是!”汉克迅速扯掉那件材质奇怪的西装丢进了行李箱里。“真需要用的话再换回去,现在,给我找件正常人穿的衣服换上。”
“这件?还是这件?”康纳埋在汉克的衣柜里翻找半天,最后拿了几件奇形怪状的衣服出来,“符合我身材的只有这几件旧衣服,不得不说,你的审美……”他似乎考虑了一下措辞,“十分特别。”
“……这是我有纪念意义的衣服,好吗!不要弄坏了!”老警探有种被小朋友偷看到自己叛逆期日记的尴尬感。那是他青年时代,还在音乐节上挥洒用不完的汗水和荷尔蒙时穿的,印着大大黑死病骑士logo的限量T恤。哦,当然还有少不了的哥特风骷髅头、金属铆钉、剪得破破烂烂的下摆。至于裤子……没有谁会在冬天穿着破了洞的超宽牛仔裤!不如选那件皮的……好吧,皮裤,康纳,说真的?
汉克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康纳,他换上了自认为最朴素的几件衣服,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遮盖他的小蓝灯。这身装扮已经尽量低调,但各种元素拼凑出的叛逆青年感仍旧挥之不去。本该颓废阴沉又奔放的衣服套在身上,衬得他那张为讨好人类而设计的脸加倍纯真。
“天呐……”汉克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康纳用一件厚实(明显不合身)的连帽外套多少掩盖了一些里面的花哨,走在街上也不会很奇怪?他也不可能帮他搭配出更好的衣服了。虽然汉克还是有点心疼自己多年前的珍藏,但是那又怎么样?从今天起他就是一个逃亡的人了,跟过去Say good bye,要学着放下的东西多着呢。
在康纳去浴室换衣服的同时,汉克也简单地打包了自己的行李。和身无长物的仿生人一样,他几乎什么也没拿,只收拾好食物(还包括给相扑的吃的)和武器,简单的几件衣服和毯子,另外就是那张永远也看不完的电子相片。
照片在仿生人的视线中仅仅一闪而过,但是尚且完好运转的扫描功能还是让康纳看到了很多东西。
不过现在他什么也没有问。

……

“你等等!”汉克抱着毯子塞进车里以后,突然一把抓住正在把医药箱、罐头食品往后备箱里装的康纳。
“怎么了汉克?请不要干扰我的工作,我们要尽快出发。”康纳指指他们的装备——地上还堆着更多东西,甚至有睡袋、木炭、汽油,防风火柴,以及狗粮,狗咬胶。狗的各种。相扑已经很乖巧地趴在后座下面——占用了相当大的位置,以至于那里除了食盆不能再放什么了。
“你不会要让这玩意——这个自动驾驶的东西带我们开上一千多公里吧?”汉克带着非常不情愿且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动车,作为讨厌科技的中老年人,他坚持了很多年old fashion,“……我实在是不信任它,把命运托付给一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驾驶AI?开玩笑!”
“这类车的系统很安全。”康纳说,不过看了一眼汉克的表情又马上改口,“……而且它有手动驾驶模式,你可以切换。”
“这叫什么手动模式?!”汉克瞪着面前花花绿绿的电子操作板,感觉活像在看天书。如果康纳是人类,这一刻肯定会跟那些试图教会自己老父母使用电子器材的年轻人升起共同的感触。
太难了。
“……不如我来开吧。”他想了想,直接放弃讲解,乖巧地爬上了驾驶座。“请容我指出,汉克。过去几次我坐你车的时候你一直在酒驾。而AI的安全系数比起酒驾的人类……”
“停!!”
——酒驾的人有什么立场觉得坐仿生人开的车不安全呢。

…………
底特律郊区的交通糟得不能更糟。
没来得及撤离的人们拥挤在本就不宽敞的公路上,忧心忡忡又饥寒交迫。虽然暂且放弃了对这座仿生人之城的所有权,但似乎下定决心要将异常者们封闭在孤岛中,美国政府在底特律外围采取了绝对的封锁,尚存的政府军每隔一段路就设卡检查。

这时候汉克开始怀念家里的唱片来,听点音乐通常能够安抚暴躁的心情。但那些唱片一张也没带出来。该死的仿生人,康纳说他可以充当播放器在旅途中播放任何汉克想听的音乐。并且在规划中可能需要从结冰的湖面上抄近路,太多不必要的行李可不是好主意。
“来点音乐,康纳?该死的堵车。”
“Got it!”仿生人答应得一如既往地迅速,康纳飞快地打开车载音响,重金属摇滚瞬间塞满了整个空间。相扑在后座上汪了一声抬起头,兴奋地伸出爪子隔着坐椅骚扰他们。
“好孩子,左手,右手。站高点?真乖。”充当司机的家伙完全没有司机的自觉,趁着车堵住不能动的空档跟狗狗玩得不亦乐乎。现在我是被无视的那个了?汉克暗自埋怨犬科动物叛变得太快。
“一个小时后我们可以在市区边缘选择绕到路外,虽然离开公路以后行驶条件会变差,但堵车的问题不会再出现。另外,需要宵夜吗?”仿生人甚至有空对汉克举起一个罐头来。
“我的威士忌呢康纳!”老警探突然想到自己的珍藏,他在走之前悄悄塞了几瓶,既然康纳已经拆了行李拿罐头,那酒怕不是凶多吉少。
“要喝吗?可以的哦。”棒球帽下乖巧的脸蛋露出一个笑容来,“不过只能一杯。”
“你居然没把它毁掉……”汉克咕哝着,不太懂自家安卓的思路。
“酒精可以暖身子,给伤口消毒,在动手术时做一定程度的麻醉,现在条件有限,不能浪费宝贵的物资。”康纳解释,“我绝对不是在纵容你,汉克。”
一杯酒递过来堵住了老警探还要说什么的嘴。

tbc.

 

写着轻松的过渡章……但作者的心还是一刻不停地想要搞事【。

评论(10)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