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七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汉克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了柔软的床上,隐约的阳光透过厚实布料的折射抚摸在他的脸颊上,外面的天色很昏暗(是天还没亮吗?或者是他睡过了一整天)。伤口只是隐隐作痛了,而且他身上很温暖——大概是启动了什么高端模拟程序,仿生人现在暖和得像是个活人,正被他无意间牢牢地抱在怀里。

“你醒了。”仿生人闭眼只是假寐,发现身边人类的心跳速率起了变化就立即睁开了眼睛,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棕色的眼睛在昏黄光线里看上去就像是焦糖一样。

汉克缓慢地拧转了一下视线,“我怎么……”也许是缠绕着身体的舒适倦怠感让人类的反应变得迟钝了,他甚至没能第一时间松开自己的手。

他仍然紧贴着他。

“我在凌晨四点三十二分确认了你进入深度睡眠,不会轻易被吵醒以后才把你搬上来的,汉克。你的脑波显示你应该已经很久没有睡好过了,我只是想让你能休息得放松一点。”

是啊,甚至还包括了热水袋服务。我还挺享受的。汉克一边尽量自然地撤回手臂,一边在心里为自己解释:只是因为失血导致的寒冷而已!康纳故意把自己调节得那么暖和,他才会不知羞耻地抱上去的,一切全是无意识。至少往好处想,这证明现在仿生人的机体运作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康纳坐起身,他看着前搭档身上包裹的纱布,“我的医疗程序有限,只好用屋里现有的用品做了有限的处理和包扎……幸运的是没有脏器受损。”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很好。我能有什么问题?”汉克甩了甩手腕,不错,还能动,康纳把止血和固定做得很完美,“这种程度死不了。”

“……”可仿生人看上去欲言又止。

“怎么了?”汉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副样子。昨天到现在,康纳已经露出太多不寻常的表情了。

“……我确定自己已经变得异常了。”康纳说,他的神情有点迷茫,“确认这一点的开始是我发现我做梦了。”

“当时我在废墟中醒来,都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做梦。仿生人没有潜意识思维,机器不应当有梦。但之后在我面临着废弃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那不是数据错乱,那是一个梦境。”

他用那双湿润沉静的棕色眼眸凝视着面前的人类。

“我梦见了你,汉克。”

“我觉得我需要把这件事告诉你。”

损坏也好,废弃也好,都是量产品的宿命。他原本不会对这一切有任何异议,甚至不会对这个问题有一微秒的思考。是汉克的质疑改变了他。

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康纳启动之初就发现了上一台机体的选择有着太多的不符逻辑——虽然RK800是仅仅研发了半年就不得不迫于形势投入使用的半成品,社交组件过于活跃导致他们的软体不稳定情况大幅上升。但即使如此,#51不稳定的趋势也提升得太多太频繁了。

显然原因也在于和他搭档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

十分神奇地,他总是能影响到他。

“我现在已经没有任务要去完成了,也没有战场要去奔赴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只能由自己来决定。”

“现在我只能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仿生人说,

“汉克,我想救你。”

他踌躇了一下,“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可能很难做到,我已经不是一个完美的RK800了。”

的确,康纳力所能及的给自己做了维修,但是他一度坏得太厉害了,有些机能已经永久受损无法挽回,#53和模控生命就是这么给他判死刑的,他作为一个机器丧失了价值。

但是作为一个人,他还是希望能去做点什么。

“你不再是副队长了,我们也不再是警局的搭档,也不再有共同的任务。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请你和我一起离开底特律——”

“……你为什么问我啊,”这怎么这么像是私奔……一个古怪的念头流过汉克的脑海,他赶紧把它赶开,“你既然已经自由了,就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可没兴趣管你。”

“我想做的事与你有关。我必须要征求你的同意,汉克。”

还真是越来越像了……老警探在心里摇头,嘴上却马上说到,“我不同意——然后呢?你会放弃吗?”

康纳果然如他预期般的一秒回答,“不会。我会尝试说服你。”

他露出前所未有的努力表情,直视固执老警探的双眼,无数流过的数据链让仿生人额角的信号灯频频闪烁,大量关于城区冲突、暴力事件和脏弹引爆概率的严谨论据在他的音频组件中已经整理归类——

然而汉克却在这一刻挥挥手转过头去,“别了,怪烦的。”

话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嫌弃,但老警探因为刚刚苏醒而有点懒洋洋的声音里分明带着点笑意。

“……随你吧。”

“而且我昨晚刚刚轰轰烈烈地自杀过一次,短时间不想再来一次了。”

 

=====

离开家之前,两个人甚至还最后吃了顿安稳的早(晚)餐。

康纳把冰箱里放得有点打蔫的蔬菜拿了出来。#51号康纳买这些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它——他是有思想的吗,他会出于自己的愿望而做出选择,并付诸于行动吗?

他大体知道#51报废前都发生了什么,但每次被报废都会让他的一部分记忆缺失。缺失记忆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他只能问汉克。不论好坏,#51和汉克之间显然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程序一旦异常,只是数据的记忆也会因为存在主观情感立场的重现而产生意义,康纳一边收拾着蔬菜一边用刚自由没多久的程序过滤着种种的可能。led灯发出过度运转的滴滴声,悄悄变黄了一瞬。

 

除去一点点头脑放空的时间,康纳作为一个新手厨子还是相当的尽职尽责,不一会儿就端上了简陋的条件下能拿出最好的早餐。

——首先是一杯新鲜榨好的橙汁,汉克家里当然没有榨汁机这种东西,完全是康纳手动用勺子捣碎过滤的。然后一份煎蛋饼配上土豆块,土豆的味道不错,但明显没有什么油水,鸡蛋里还可疑地裹着些绿色的不知什么玩意儿(在汉克看来)。

最后还有一大盘沙拉,切开的小西红柿配上翠色欲滴的羽衣甘蓝,上面摆着橄榄油煎烤过的鸡胸肉,配着混合坚果碎,口感还不错。

让汉克觉得奇怪的是,康纳这次没有挑着眉毛指指点点,要求“副队长,你应该把蔬菜都吃掉”,而是有点拘谨的安静站在一边看着他吃饭。嚼了第二口鸡蛋饼的时候他就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丢下勺子冲康纳撇撇嘴。

“坐?你这样我挺不自在的。”

康纳从善如流地挪过来蹭到椅子上,双手交叠放在大腿处,还是一声不吭。

——这天杀的场景是什么情景喜剧吗?你又哪儿出毛病了?老警探皱了皱眉,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倒是一边表情无辜的仿生人先开口了,“口味还好吗?”他眨了眨眼(因为紧张?),稍微前倾身体,凑近了一点儿。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给人类制作食物,可能不太成功。如果你愿意反馈的话,下一次我会积极调整。”

“不……这样就挺好的。”汉克喝了一大口橙汁,嫌弃地皱起了整张脸,却没有吐出来。

另一边,相扑愉快地吃光了食盆里的健康狗粮,一块鸡腿和半个苹果加餐,还心满意足地汪了一声。

汉克觉得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和狗身上重合了。既视感,肯定是既视感!

他晃晃脑袋甩走傻瓜念头,咬着鸡蛋饼踱过去打开了电视。

平时他基本不看这个,但刚刚答应了康纳一起逃亡(天呐),为此他需要做一点准备。电视里不管哪个频道播放的都是紧急新闻,底特律街头混乱无度的景象一览无余。停摆的公共设施,失去信号灯和交警指挥的街道,滞留大批民众的车站,被流民砸毁的便利店、商场、甚至热狗摊……舆论唯恐天下不乱,总统的演讲都像是在煽动极端仇恨,“不是他们完全销毁,就是我们全体灭亡”。

听着那些惶恐和极端的言论,感觉全美国都正在走向毁灭,让人尤其不舒服。

“其实你应该在革命发生之前就离开底特律的,汉克。你已经不是一个警察了,没有留守的义务。”仿生人看着皱着眉头一个劲儿换台的老警探,“可你甚至没有参与之后的紧急撤离……现在交通堵塞,外面一片混乱,离开的困难指数会提高三倍以上。”

但是汉克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想这么多。

“我只是想知道哪边会赢。”他对安全满不在乎似地说,“是想要自由的仿生人呢,还是坚持不承认仿生人的人类。”

这种行为毫无逻辑,也完全没有给自己留一丝后路,完全是情绪化的举动。康纳大概也能猜得出汉克这么做的原因里包含着自杀倾向,而且实际上,曾经的他自己也给眼前这个人类的绝望添了一大把柴。

可若非绝望的汉克留了下来,在康纳濒临废弃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救他。

……这份救赎实在过于沉重了,甚至是自己没有资格承担的。纵然人类表现得满不在乎甚至古怪粗暴——汉克总是用这份态度做出最温柔和忠诚的事情。

这也是异常的表现吗?仿生人感到沉重的愧疚感和某种滚烫的感情一同压上了胸口。

我一定会让他安全。不惜任何代价。

“你在人类和仿生人中选择了偏向仿生人那边。”为了平息自己不熟悉的剧烈情绪,康纳转而投向了面前的话题,电视里滚动的新闻还在宣布着战争,“你很正直,汉克。这个阶段如果被发现支持仿生人,你会被处以叛国罪。”

“那又如何?”不知道小安卓的中央处理器里正滚动着什么奇怪的念头,已经退休了的老警探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反正我都不吃警察这碗饭了——等等,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觉得你很了不起。”康纳一秒也没有犹豫,在面板弹出的选项中点击了“真诚”,“……你不会让别人定义你,你只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我从你这里学到了很多。”

“……咳。”

哇你们安卓人说话都不会觉得害臊的吗,汉克突然被夸,猝不及防地赶紧又喝了一口橙汁,然后皱着脸转移了注意力,“你呢,康纳。你为什么要离开?不为自己的下一步想想吗,不去投奔你的同胞们?”

“我两次刺杀他们的领袖……他们也许不会轻易接纳我。”康纳低下眼睛。

从耶利哥到哈特广场,他的手上沾染了沉重的生命的重量。一旦觉醒成为生命,就也必将醒悟自己摧毁的也非物品而是生命的事实。拥有人的感触之后再去回想夺走生命的瞬间,那些本身没有任何意义的、机械顺畅的瞬间会突然变成尖刀——因为他打算做一个人!所以他将会如同任何一个有良知却犯下罪孽的人一样疼痛,而这刺痛将会伴随着一颗人心的跳动永远存在。他此后会为他的同胞们做很多事,但也许他们注定没有办法轻易彼此亲近。

除此以外,他还有一些别的想法,必须离开底特律才能证实——不,现在还不是告诉老警探的时机。眼下汉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凑在一张桌子上,看着无聊的新闻节目,吃着已经接近晚餐的早餐。

 

这是一个支持仿生人,背离了人类立场的躁郁症患者;和一个爱着人类,无法回归到同胞之中的机能不完整的仿生人。

他们合该是孤独的。但是当世界陷入血与火里的时候,他们身边还有彼此可以相依为命。这一刻也就足够了。不能希求太多。

 

tbc

 

 

评论(13)
热度(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