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的名字是康娜

又名·热裤800不对

 

※性转警告!

※警探组,汉克x康纳,设定两人之前就是搭档兼床伴关系

※梗来自康纳酱逆天续命的转移功能

 

你好,我的名字是康娜

教堂里的牧师说,一切坏事发生之前都有噩兆。呸,这论调简直就是狗屎!近来最让汉克·安德森副队长烦心的那件事根本没有预兆,它就是那么——就是那么毫无征兆地猝然发生了。

对,准确的说,就发生在康纳敲门,他给康纳把门打开的那一瞬间。

 

汉克听见规规矩矩的三下敲击,汉克也听见相扑兴奋得汪汪叫(是的,除了那台安卓以外不可能有别人了),老警探一边挠着头一边有点言不由衷地大声抱怨着去开门——

而外面站着的不是他熟悉的搭档,是一个见鬼的他%¥的仿生美少女。

当汉克目瞪口呆的时候,美少女沉静地看着他,根本没打算为他快瞪掉的眼睛解释什么。这个仿生人穿着灰蓝色的制式西装外套和白衬衫,领带和领带夹一丝不苟,RK800的标志在胸口闪闪发光,仿佛随时整装待发。

“早上好,副队长,很高兴你起床了,二十七分钟以前我收到了警局的一起案件说明,我们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往伊利河畔——”

汉克的脑子一下子就卡壳了。

“哦,是啊,今天我还算起得挺早,如果早知道代价是这样我就不起了……”他恍惚地咕哝,“不,重点不是这个,看在上帝的份上!该死的你到底怎么了?!”

“是转移。”康纳安定地说,向前走了一步,汉克立即后退,仿生人疑惑地歪了一下脑袋,继续前进,“我昨日在回到模控生命总部仓库待机的时候,机体产生了异常故障,为了不停止机能,我只能选择就近把我自己转移上传到另一台未开启的RK800上面,而这一台恰巧是女性。”

“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还有女性体?!”安卓步步紧逼,人类垂死挣扎。

“我当然有,副队长。”康纳理所应当一般地回答,“我被设计成可以适应一切搭档的需要。”
他一边解释,一边向步步后退的搭档稳步前进,甚至在汉克的后背贴上桌沿的时候身体前倾,使得两个人的脸接近到一个可疑又危险的角度,丝毫不在乎自己胸前多出来的重量正在压迫着老警官的身体和精神,“在原本的身体维修好之前,我大概要暂时保持这样一阵子。”

“而且,”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认真思考,“我认为也没有必要非换回去,现在我并没有觉得不适。这副机体的配件和功能与我原先的机体几乎是一样的。”

无论男女,RK800都造价昂贵,不应该无端浪费,也许直到报废以前都使用这个身体也是个好主意……

汉克一阵窒息,他想显得镇定点,但他肯定是当场大喊起来了,“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为什么?”仿生人棕色的眼睛闪了闪,“我不明白。”

单看眼睛他——或者该说是她?——完全还是原来的康纳,那双湿润无辜又冷淡无情、分析一切的眼睛显然正是属于汉克熟悉的那条机械猎犬。甚至女性型号的RK800在面貌上也和男性差别不大,他们的发色、瞳色、皮肤、五官都透出类似的影子,只是现在一切的线条都变得更加柔和了,四肢也显得瘦削一些,而且胸前——也许是处于灵活性的考虑,那小巧的胸膛并不算很丰满,但在紧贴之时也充分地以它的坚挺和温暖彰显着自身的存在感。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警探感觉自己每分每秒都在变得更加崩溃,就是因为相似,所以他才更加接受不了这家伙若无其事地凑近上来!

他用力扳住仿生人的肩膀把她(基督耶稣啊)推远,“没有为什么。还有,离我远一点不行吗!”

“……抱歉。”康纳楞了一下,从善如流地退开了几步,还显出几分——谁知道是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受伤来,“我有什么地方冒犯你了吗,副队长?”

她的制服和男性体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下身,量体裁衣的长裤变成了西装短裤,甚至还有长袜包裹着仿生人修长、优雅又光滑的双腿,这双腿看上去简直见鬼的和希腊的人体雕塑一样完美,太可怕了——要是带着这么一个康纳去到现场,同僚们要怎么看他?

连从来不在乎周遭眼光的警探都要头疼起来了。

 

*****

他一整个上午如芒在背,谁的目光投向他都像是针在扎(尤其是克里斯和班!别以为我没发现你们在笑!)。托康纳的福,可怜的老警探为了早脱苦海,工作欲望和效率简直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峰,这显然让效率至上的仿生人备受鼓舞,工作结束去吃午饭的时候,她甚至开始赞同有女性魅力的助手会让男性员工更有干劲的鬼扯理论了。

 

……这就是所谓的ky吧。

 

“闭嘴。”汉克有气无力地说,抄起餐盘,他现在唯一的安慰就是盖瑞卫生等级为C的汉堡餐厅永远门可罗雀了。

他们面对面开始吃午餐,改变了性别的仿生人两条短裤下的长腿优雅地微微交叠,仍和上次一样毫不在意地把自己靠在肮脏的塑料桌子上。

并且,也仍毫无改变地在尴尬空气中孜孜不倦寻找着话题。

“关于我——现在的我,你有什么想问的吗,副队长?”

“该死,怎么可能有啊!……好吧,还真有。”

汉克问出口之前似乎稍微纠结了一下,“嗯……你的身体结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强化塑料的体表覆盖着一层皮肤涂装,可以随意变成透明或者调节颜色,”康纳立即回答,"皮肤涂层一般很薄,但在胸口、大腿和屁股这一类人类脂肪丰富的区域,为了我们能更好的模拟人类,都会在皮肤层下填装有机抗氧化成分的烯——”

“什么玩意?”几十年没碰过化学,连釱都不知道的老警官一脸茫然。

“……就是一种柔软有弹性的凝胶,副队长。它们远比人类义乳的硅胶成分更柔软贴近真人,如果你想问的话。而且,”仿生人强调,“考虑到人类体脂率的性别差异,女性型号的填装还要不同。副队长,你摸过我男性体的屁股,现在你可以比对一下,你会发现如今的我更为柔软……”

仿生人语调平稳循循善诱地说着,仿佛置身神圣讲堂,同时抓着警官的手就要往自己的屁股上放。

“住手!!快住手!!”汉克不禁大惊失色。

“还有你就不能说那个什么可恶的术语——臀部吗!为什么要说屁股!”

“是你提醒我的,副队长,在八十九小时零十一分钟前,你说我如果再说‘臀部’会害得你萎掉。”

“那是在床上!现在我们是在床上吗你这该死的不懂读空气的安卓人!”

康纳歪了歪头,思维立即跑偏,“你想和现在机型的我上床吗,副队长?”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不,当然不!”

“没必要为了我外形的转变而紧张,副队长。我仍然是我,康纳。”康纳真诚地看着他,“就如同我说的,我可以成为任何你需要的对象,你的酒友,你的搭档,你的床伴,或者只是单纯的机器,辅助你侦破案件。”

“我们过去已经做过床伴了,”康纳说,甚至露出一丝微笑,“我收集到的数据认为你在过程中很放松,这对缓解你的身心状态很有帮助。我们在床上合作无间。没道理我们现在不能继续下去。”她的棕色瞳孔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显得温柔可亲,甚至天真无邪,“我关心的只有你的感受,副队长。”

“……”

好一番话术。

汉克不得不承认,有一瞬间他真的有那么点点被感动了,因为这个在阳光下对他微笑的漂亮的小搭档。她语气中透露的那种温柔仿佛降临荒凉沙漠的甘霖,一种隐约的孤独从体内传来,警探觉得嗓子有点堵。

但是在下一秒——

“够了!!你不要再坚持拽着我的手摸你的屁股了!!!立刻放开,康纳!!”

 

真的更软。汉克绝望地想,他的道德一准儿是堕落了。

 

*****

此后的几天里,这对警局搭档一直在拉锯式的彼此试探中度过。汉克坚决拒绝康纳仍然和过去一样跟自己同居,并且睡在自己的床上。可让人悲哀的是,相扑飞快地背叛主人——这是第二次了——投入了仿生人的怀抱。

它显然乐意于跟康纳同居。

现在相扑的体重要比仿生人的体重还要沉了。她可以骑在它身上被驮着走,就好像中世纪的骑士骑着矮脚马。但同时,她也能在遛狗时随意地一手牵着狗绳避免相扑飞奔出去。

不科学的臂力。仿生人无所不能。

因此老汉克试图把康纳拒之门外的计划在四十八个小时内就迅速地流产了。当康纳在檐下敲门的时候,如果他不能迅速去应,相扑就会锲而不舍地叫和扯他裤脚,直到他乖乖屈服去开门为止!

太过分了。

汉克对自己睡裤上的牙印和口水干生气,他威胁要断掉相扑的咬胶零食和狗粮,但现实是这已经对圣伯纳犬造不成什么威胁了。他现在被仿生人用“非常科学的办法”喂得舒舒服服的。

那个叛徒!

不过,固执的老警探永远不会承认的是,他让步的真正原因(或者说真正原因之一)是他不舍得让这只寂寞的狗失望。相扑是科尔五岁那年买来的狗,自从孩子死掉,相扑一直都很孤独。自己都深陷在情绪泥潭里的时候,汉克实在没有办法去陪大狗玩耍——他为此感到很抱歉。他不能剥夺他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快乐。

汉克同样永远也不会承认的是,他自己也和相扑一样寂寞和需要照顾。

比如,他自以为比起那只脑子不好使的老狗,想收买他可困难多了!但其实这并没有困难多少。老傲娇关上一扇门,仿生人打破一扇窗,他老早就放松防备叫那个仿生人登堂入室了,RK800在情商方面大智若愚,不知怎么地看穿了傲娇的本质,现在想再赶她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有那么一晚,半夜口渴的副队长去客厅打算润润喉咙,正看到巨大的圣伯纳犬在沙发上摊成一条分量十足的毛垫子,肚皮起起伏伏地睡得正香。而康纳就蜷缩在相扑牌垫子里面,恬静,乖巧,毛茸茸的长毛包裹着她对比之下突然显得娇小不少的身躯,金褐色的发丝和狗狗这些天光亮了不少的绒毛交织在一起,微微颤动。

这一幕实在是过于温馨了,让探长忍不住拿着杯子笑了起来,虽然他及时醒悟过来,赶紧让自己的嘴角来了个急刹车,但已经扬起的部分还是泄露了部分心事。

糟糕——

尤其这个时候他一低头还发现仿生人褐色的眼眸无辜明亮,正毫无惺忪地盯着他。

“副队长,今晚睡得不好吗?”

“哇!”

该死的,他居然忘了。和仿生人同居手册之第X条,仿生人在睡觉的时候,他们其实根本没睡。

“你能不能别突然出声?”

“你的杯子撒了。”

康纳说,她仍然待在沙发上,抬着脸仰望着自己的人类搭档,这个角度尤其显得她富有古典美的面容柔和端正,睫毛浓密,眼眸水润如小鹿。她看着汉克不满地甩着手要甩去杯子倾斜时沾染的液滴,突然把身体向前一探。

柔软的舌头稍显即隐,悄悄舔过人类的指间。嘴唇收拢,舌尖一吮——

神通广大的RK800那高级舌头不像塑料,它柔软、温热、触感微微凹凸不平。这一下感觉好像被小型猫狗舔过手心,不难受,甚至还有些隐晦的舒服。

汉克完全中了突袭,被撩个猝不及防。

“黑羊威士忌。酒精度超过百分之四十。”她分析道,“副队长,全喝下去明晨你有百分之七十六的可能性会头痛。我个人建议换成一杯清水会更好。”

好助手Ky800手脚利索,嘴唇刚刚亲吻过的地方很快按上了纸巾,消去了残余酒渍和痕迹。她递上纸巾又倒好清水,给汉克换过杯子,最后还一本正经地乖乖睡回了沙发上,充分尊重老探长隐私地没有坚持染指他的床。

……该死。汉克躺在床上了大半天才回过神来开始哀悼他的酒,还有康纳莫名其妙的举动——不不不!她根本什么也没想,只是像贵宾犬一样乱舔!我到底在纠结个什么劲儿?!

然而有个念头在他心里隐隐约约地冒出来,其实你……

警探果断地把它拍了回去。在这一晚的梦里,这个念头就好像地鼠机器里不断冒头的蠢玩偶一样东现西隐,汉克拿着小锤子给它敲了一次又一次,徒然劳苦得简直像推滚石的西西弗斯。以至等到他终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比睡前更累了……

好极了,他在内心叹了口气,下一个被仿生人害死的说不定就是查案的条子自个儿了,真幽默。

 

汉克慢吞吞地爬下床,想延迟一下见到康纳的时间,可是早餐的香味却不管不顾地径直传到他的鼻子里。自从仿生人搭档和他做了床伴,在没有案件的早晨,康纳偶尔还是会为饮食不健康的老警探下厨的——这绝不代表他认为RK800足以担当贤惠的称号!警务搭档的内存没那么大的空间留给家政模块,康纳有的只是用做做三明治,冲冲咖啡来表达善意的“社交程式”。但……苏醒后闻到食物气味的仪式感,总还是会让人类动容。

“……”哦闭嘴,他又狠狠地在脑内的地鼠头上敲了一锤子。

“早上好,副队长。”然后警探就看到康纳从淋浴间走出来,“昨天夜间气温变化很大,足降了67.8华氏度,希望你睡得还算舒服。”

这样寻常的招呼后,看到人类搭档的表情,康纳还简短地解释了一下,“相扑在我身上留下了很多狗毛,需要处理一下。”

……道理倒是没错。汉克下意识地坐在餐桌前,但他有时候实在是弄不懂康纳到底是真的什么也没想还是有意为之……这位谈判专家的思维模式在“善于装蒜的狡猾”和“不谙世事的纯情”两个方面都强大得异于常人,这让康纳时常变得难以捉摸。

就好像现在,她坦然地洗澡,坦然地套上搭档的旧外套(汉克把这件给仿生人做家居服的时候“她”还是“他”呢),水珠毫不在意地从仿生人光滑的大腿之间滑落下去,粗糙不合体的外套反而衬托得若隐若现的躯体曲线玲珑,极具梦幻色彩。

之前,汉克也听过很多街上的传道士信誓旦旦地说仿生人们是恶魔,警探从来嗤之以鼻。但现在?他确实从眼下的康纳那平和典雅的姿态上读出了恶魔的气味。

该死,我是说,为什么这幅光景下遭罪的就只有自己,而那个家伙却能无动于衷?

这些仿生人的存在注定就是要挑战人类的伦理和羞耻心。机器们若无其事,而人类则自取灭亡。

“副队长?”她也走到桌前,湿漉漉的发丝坠在雪白肩头,棕发在百叶窗透入的晨曦中泛着金光,仿生人绝妙的身体就像是一尊真金白银铸成的雕塑——而接下来的话语中的烟火味又融化了这种完美的幻觉,“三明治不合胃口吗?上次您评价为‘不错’,根据您对我烹饪的平均评价标准的苛刻程度,我认为这意味着‘好吃’。”

让人无法拒绝的,就是这种温情的错觉。

那个念头又在冒尖,可汉克已经打了一晚上地鼠了,他觉得他很累了,于是这次他没有拒绝。

“早餐的菜单,”他在康纳的身体改变之后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说,“我想点别的。”

“当然。”康纳立刻回答。

 

RK800从浴巾中剥离出来的光滑躯体没有金属味和塑胶味,但是也没有性爱机器人的那种夸张的香气和滑腻金粉,康纳闻起来就像是康纳。她温暖而真实,坠入他的怀抱。

就如同他们一直做的那样。他拥抱着康纳的时候觉得很“对”,曾经的很多回次次如此,现在依然。

地鼠叽叽喳喳地欢叫着。好了,好了,水乳交融的一刻,他终于承认了这些天他始终感觉到也始终不想承认的事。

到底是什么让他不自在?

那就是,无论是曾经的男人也好(和康纳上床以前他都不知道自己可能是双性恋),现在的女人也好,只要是那家伙套在壳子里——无论什么样的壳子里——他就会产生欲望,狗屎,这简直太可怕了。如果以后Cyberlife告诉他他们还做了真正意义上的警犬机体然后康纳掉了进去——难道他还要延发出人兽的兴趣不成?!

最最最可恶的是,他如今在仿生人身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盖章画押,画押这一切该死的都是真的……无论是什么样子的康纳,他都同样对他感兴趣。

 

大概是真的爱上这家伙了。

 

汉克在床上翻了个身,恼怒地揉乱了怀里康纳的头发。

 

◇后记:

“太好了。”

老警探没好气地:“有什么好?”

“副队长,数据表明这几天你一直对我新换的机型存在着莫名的好奇和抵触情绪。这会影响到我们之间优秀的搭档关系。我判断如果你深入了解了我现在的身体,这种情绪就会消失。”气人安卓容光焕发,“我的判断被证明是正确的!”

“接下来,在等待机体更换回去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又都能安心工作了!”

回答她的是一个径直丢到脸上的枕头。

 

End.

评论(13)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