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四

前文【章一】 【章二】 【章三】

 

 

你靠近他,就算靠近到能看清他鼻子上很可爱的小雀斑,依旧看不到他脸上的真实情绪。

 

如果你有一个仿生人搭档,永远不要对它投入任何感情。不仅仅是正面的,负面也不要有。把它单纯的当成一个机器最好,要是你做不到?恭喜你来到地狱。

汉克停下车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对该死的康纳该死的死而复生有了相当高的接受度。我真厉害,他不无讽刺地想。

回归的康纳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地高效率,这也是汉克今天不到中午就开始工作的原因。

在卡姆斯基别墅前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克里斯死了。

康纳对此表示抱歉,一脸真诚地。这是今早老警探把他拒之门外后两个人第一次有话题可聊,但现在汉克并不想谈这个。他不想谈克里斯在家待业的老婆,也不想谈才几个月大就失去父亲的孩子——有那么一瞬间他在想如果死的是自己会不会更好,虽然警探还没下定直截了当给自己一枚枪子儿的决心,但若有一日他跟康纳对峙,为了完成任务,现在这个仿生人也许会爽快地代劳。

那说不定是个解脱,发现自己居然有点期待这个,汉克赶紧收回了危险的想法——不行,不是现在。

 

他们被一个女性仿生人领进客厅,意料之外的,卡姆斯基没有对陌生的访客显示出一点怀疑和防备。这让人类警官脑内警铃大作——有什么不对劲。

康纳倒是安之若素,顶着没什么表情的脸走来走去,到处扫描。

“这女孩不真错。”他是脑子坏掉了才想要跟康纳闲聊的吗?不。实际上他有种一无所知的飞虫落入蛛网的危机感,不安,又无能为力,以至于必须说点什么来缓解紧张。

显然康纳并没有领会这一点。 

“那不是女孩,只是外表像是女孩的机器。”他现在说话的口气活像和汉克在酒吧初遇的时候,认真,平淡,一板一眼。曾经相处中因为一系列意外而在RK800身上堆积的“人性”仿佛摇摇欲坠的多比诺骨牌,转眼就伴随着一次偶发损毁倒塌得无影无踪。

无论它一度多么接近完成。

——Fucking android。汉克在心里骂了一句。

 

康纳没有读心术,当然不可能知道自己刚被汉克痛骂了一番。警用仿生人眼下只是忙于记录:关于卡姆斯基是个怎样的人,他又可能在模控生命扮演什么角色。

当然,此时的康纳并不能理解自己在触摸多么大的阴谋,也并不知道这次见面将怎样影响到他,汉克,仿生人革命,以及更多、更远事件的发展。

 

——红色的游泳池,品味糟糕。

——落地窗和雪景,经典的反派文艺教科书。

——不明意义的雕塑,后现代派还是解构主义?

——三个一样的仿生人,卡姆斯基看上去很喜欢克洛伊这个型号。

 

克洛伊是他亲手制造的第一个通过图灵测试的仿生人

皮格马利翁情结,造物主多少都会一厢情愿的有那么一点,康纳当然“懂得”。

但他不太懂得,向克洛伊开枪跟情报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或许这只是卡姆斯基作为“造物主”的恶趣味?

少女在他面前跪下,脆弱而美丽的头颅带着几分天真茫然。

它已经出厂17年,远远超过仿生人的平均使用寿命,卡姆斯基留着它更多是出于象征而不是实用。

“破坏这台机器,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全告诉你。如果你觉得它有生命,也可以放过它。但你就得直接离开,得不到我的任何情报。”

他举着枪,沉默而阴森的枪口对准仿生人光洁白皙的额头。

“来吧,康纳,该走了。”汉克在说着什么,他没有去听。

任务目标:从卡姆斯基处取得情报。

“扣下扳机。”

“康纳!不要!”

“砰——”

 

子弹爆出枪膛的声音,金属弹头击碎仿生人头骨的声音,蓝血溅出的声音。

这些都一丝不苟地传入声音接收器。康纳稳稳拿着枪(这是最有效率的行动),枪口冒出的硝烟无比清楚地证实——这不是一场闹剧。

汉克似乎骂了一句什么然后走掉了。他没有转头去看人类搭档(优先级:取得情报),而是静静等着卡姆斯基收回枪。

“你可以问一个问题。”

RA9?病毒?不,最优先的是……

“耶利哥在哪?”

卡姆斯基似乎并不吃惊,“耶利哥,仿生人享有自由的地方……异常仿生人集结在那里,反抗创造者。”

卡姆斯基早就知道耶利哥的存在,谈论耶利哥会让他情绪兴奋。

“他们会彼此传输一段代码,以找到这个庇护所。”

他叫来另一个克洛伊,示意康纳接受连接。

卡姆斯基持有异常仿生人。

植入代码只花了一小会儿,有了这个,康纳可以完成任务,这让他感到本能的满足。

任务刷新:回到搭档身边。

 

汉克气呼呼的靠着车子,看到康纳迈着一贯平稳的步伐走出来。

——很好,没有任何情绪表现,就像是他根本没有刚刚枪杀掉一个同类一样。

他甚至还等着他问完那个用女孩的生命换来的愚蠢问题!他为什么要等,是因为还不够对他绝望吗?这简直悲惨得可笑了。

但是不说点什么的话,他快要被自己胸口累积着的情绪压垮了。他质问,咒骂,气得要疯掉,而康纳就那么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无辜地歪头站着,能抚慰人心的嘴里吐出比寒冰还刺骨的事实。

他——它?——回答,“我当然是机器,副队长,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

这个稳定运转的,接近完美的,毫无感觉的机器。仅仅是看着它就仿佛有一大块冰滑进了胃里,汉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

是我错了,他想。在那个醉醺醺的夜里,汉克曾经以为这愚蠢的仿生人多少有那么一点是真正关心他的。孤独的老头子会渴望什么呢?不过是一只手而已。当搭档死在他怀里的时候,汉克以为那就是梦境的碎裂,但这是错的。

眼前的这一瞬间才是。

人类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活下去,只要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期待。真遗憾,他选错了对象。

破旧的二手轿车沿着来路开远,雪地上留下的痕迹很快被覆盖,如同没人来过一样纯白。汉克没有再想被丢在那里的康纳要怎么办——反正它会回去的。

 

第二天,福勒警官收到了安德森副队长的辞职信。

 

……

 

康纳得知这件事时正是它打算出发去耶利哥之前。阿曼妲坦然地告诉它以后不需要再与人类合作了,你的任务是杀死异常仿生人首领。

“不需要与人类合作”听起来很有吸引力。毕竟人类总是情绪化,有很多私人问题,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耽误任务进度。

——比起呆在“功能失常”的安德森副队长身边,努力避开他的影响来查案,它相信自己单独行动效率会更高。

它顺利抵达耶利哥,变装混了进去,接近异常仿生人首领。就差那么一点儿……然而FBI不顾重要目标,执意总攻打草惊蛇,马库斯跑了。

这毫无意义。

康纳分析只要马库斯为首的耶利哥领袖团队不被消灭殆尽,报废几百个异常仿生人根本没用——人类何时能学会不要为了功绩而盲目冒进?

好吧,它不应该质疑人类,它是站在人类这边的。战争已经打响了,它快要没有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2038年11月11日晚11:01,哈特广场,闹区。

康纳决定改变战略,远程解决的话,被搅局的风险就更小一些。它走上天台,在寒风中流畅地组装狙击枪——手稳定得和平时没任何区别。枪管卡入枪膛锁紧;瞄准镜挂好,归零;插入弹夹,架好脚架。视觉组件靠近瞄准镜,寻找目标。

发现。

它放轻动作,暂停呼吸系统,慢慢移动准星,瞄准异常仿生人领袖毫无防备的后脑勺……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希望这时候听见脚步声——还能有谁呢?它的前搭档,汉克安德森,前副队长。

“你最好别动,康纳。”

“副队长,你不清楚情况,我现在正在执行重要任务……”第一顺序仍旧是说服,如果能让汉克放弃最好,不能的话就要再次改变策略了。

无法劝说的可能性在98%以上。

它为什么不能把这个人类就像仿生人一样干掉?不行,这不在任务范围内。

康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皱了眉,接连的任务受挫让它的压力指数有所上升。当然,它有理由解决掉一切于任务不利的因素,但这一次它没有。

因为不想杀害人类?

“OK.”仿生人举起手,让刚组装好的狙击枪掉到地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台。

 

最终它和马库斯在弹雨纷飞的战场上再见。异常仿生人首领依旧坚持着自由解放那一套,勇猛得像刚长角的雄鹿一般冲过来。它的枪被撞飞了,该死。得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侦查专精的RK800从来不是擅长近身格斗的类型。

“这是大错特错,马库斯。”两个仿生人在广场中间的掩体里大打出手,“你在背弃自己存在的价值。机器,应当服从于人类。”

“你真可悲,康纳。”马库斯摇着头,脸上带着奇怪的悲天悯人的表情,迅速又干脆地折断了它的左臂。

警报,机体损伤。

它试图站起来反击。踉踉跄跄的脚步彰显着落于下风的事实,在一记重拳以后它不可避免地倒下。康纳试图匍匐前进着拉开距离,又被马库斯抓着脚踝拖回到原地,拎着领子狠狠摔在路障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它觉得背部似乎凹下去一块,呼吸困难。

警报,核心元件损伤。

领袖没有再多浪费一个字,举起残破的铁管——从那面仿生人标志的大旗上被炸断的锐利的一截,朝着他最锲而不舍的对头狠狠钉了下去。

警报,线路损毁,即将关机。

“咳咳……”康纳在最后睁大了眼睛,雪下得更大了,六角形的晶体从天而降,仿佛直接落入它的光学镜头里。

这会是最后的景象吗。

红色的led在额头一闪一闪——模控生命网络,无法连接,恐怕是上传记忆的组件遭到损毁。它不能就这样停止运转,它还有任务没完成,它应该——有深棕色虹膜的眼睛转了转,发出机械卡住的吱嘎声。

它不动了。

 

马库斯叹了口气,丢开康纳锁死的机体,转而捡起人类掉在地上的冲锋枪。他回归了之前的步调,领着同伴们继续攻击。遇到的抵抗已经微乎其微,人类防线溃不成军——集中营就在眼前。

胜利,是仿生人的胜利,就快到了。

 

tbc.

 

 

▲好了BB这么多章终于要进入正题啦

▲接下来就可以对损毁的康纳Ⅱ号为所欲为做很多坏事了!(x

▲不走游戏be,我们来搞事搞事疯狂搞事

评论(7)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