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章三

前文【章一】 【章二】

 

※本章狗血注意

 

汉克走进史特拉福大厦,康纳一如既往地跟在他身后。

几十分钟前仿生人领袖的宣言传遍了整个美国,警察当然不可能视而不见。康纳在电梯运行的时间里一脸冷漠地玩着硬币,例行公事一般的态度让汉克觉得很焦躁。是谁说的“跟仿生人做爱最好的一点是,他不会在事后和你聊天”?不聊天才更难受!该死的仿生人!

他一把抢走了康纳的硬币(转而自己玩了起来)。

克里斯汇报完情况以后,悄悄瞄了一眼上司。奇怪……以前副队长办案没这么兴致勃勃啊?又看看跟在他身后的仿生人,难道是这家伙做了什么?不管怎样,看到副队长有了一点干劲的样子,他觉得很欣慰。

 

克服FBI的阻碍后,康纳迅速检查了现场——留下的线索并不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缜密行动,组织者步步为营,几乎没有遇到抵抗就占领了电视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名为“马库斯”的异常仿生人。他在演讲里冷静又坚定地宣称,仿生人应当得到自由。话语投入他的接收器,没有激起一点回应。

机器应该完成任务,而不是寻求不在程式里的自由。

首要目标——找出异常仿生人。

茶水间里的审判异常轻松,他早就注意到左边第一个仿生人不停转动的眼睛。那是混合了担忧和惊恐的眼神,仿生人不会害怕,它的系统一定出错了。

 

唯一的问题是,对方突然爆发出远超体能的反击力量。向来以计算精准,分析可靠著称的RK800狠狠栽了跟头。

脉搏调节器被毫不留情地扯出体外,左手也被刀子钉在桌面上动弹不得。另外两个仿生人一言不发的站立在原地,眼也不眨一下,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

哦,冷漠的机器。康纳此刻真有点希望自己也毫无情绪,而事实是他有。

他不会觉得痛,但会发出吃痛的声音,会蜷缩起来保护受打击的位置。要配合人类警察探案,首先就要更像人类,这才能最大程度的激起人类的同理心。

在汉克面前他做得还挺好的,可面对一个仿生人?对方才不会在乎你什么反应,何况异常仿生人猎人的名声八成已经在他们那里家喻户晓了……

 

机体运转进入倒计时,康纳第一反应是求助。程序设置为“配合人类警探行动”的仿生人,会在任何时候都将搭档放在任务后第一位,求助时也是。

“Hank,I need your help……”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叫“副队长”。很奇怪,明明应该用正式称呼才对?可在机体受损的当下,他已经没空分析自己的发言是不是得体了。

视野艰难地转向被刺穿的手心,右手挪动,再近一点,拔掉刀子,对,就这样。

不能完全指望别人。康纳知道,那种没什么穿透力的声音,几乎不可能被听到。被发现的几率几乎是0,自救是第一位。

匍匐前行,每挪动一段距离都艰难无比。但他感到安全——还来得及,证据,任务,以及……跟搭档沟通。

扯掉的组件被暴力塞回身体,随着机器运转的滋啦声,视野里红色的倒计时终于消失。康纳没有一秒犹豫,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向外面跑去。

“有异常仿生人!别让它跑掉!”

 

接下来迎面而来的仿佛是一段超长慢镜头——康纳立刻开始分析情况:异常仿生人冲入走廊,持有枪支,即将对人类进行扫射。

【汉克生还机率40%】

拯救?

计算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康纳第一次对自己CPU的高速运转感到遗憾——他还有那么多事没来得及做完,就要在这里报废掉。

但这是不对的,他无法完成的任务会有其他RK800来接手。推理出自己并不是“仅限一台”的原型机以后,停止运转之后的事态发展也可以预估。

定时上传的重要记忆,会成为下一个康纳继续追踪异常仿生人的线索。

那么他还有什么理由遗憾?

没有。

40%的机率太低了,他不能坐视事态发展——“安德森副队长的存活是任务顺利进行的前提”,系统这样告诉他。

但那算什么?前一晚在大使桥上的记忆突然鲜明地浮现出来。

 

你看起来像人类,说话也像人类,但是你实际上是什么?

 

……抱歉,副队长。我可以成为任何你希望我成为的,你的酒友,你的搭档,或者仅仅是一个机器,用于完成任务。他隐约地推测到汉克真正希望自己成为的对象,但那也是他永远不应该触碰的最大的禁忌。

他仅仅是近乎于人(almost human)。仅止于此。

仿生人没有说出这句话,也再没有机会说。在异常仿生人开始扫射的瞬间,康纳直接扑在了人类搭档的身上。

仿生人比起人类的抗打击程度要高一些,但面对枪支时依旧是易碎物品。被枪弹击碎的背部产生一种灼热的空虚感,维系仿生人生命的蓝血争先恐后地流出体外。

他用最后的时间上传了发生在大厦里的一切,在不到一微秒的思考以后,取消了上传11月7日大使桥以后夜间记忆的命令。

完成传输只用了一瞬间,视野开始暗下去。

支离破碎的自检系统告诉他,一发子弹穿过背部的电子肌肉束和金属防护层,打碎了他跳跃的人工心脏。蓝血大量流失的现在,绝大部分系统都被关闭……他即将停止运转。

在仅剩的感知里,被压在身下的躯体动了动——康纳不合时宜地感到温暖。

枪声停了下来,汉克还活着,他终于能够安然闭上眼睛。

“多亏了你,康纳,要不是你我就……shit!康纳!”

隐隐约约的有声音传来,然后听觉组件陷入了永恒的安静。仿生人不需要闭眼,只要停止运转就可以了。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他永远不会弄懂。

11月8日下午4点36分,编号#313 248 317-51的RK800康纳型仿生人停止了运作。

 

汉克打开自己家门的时候,仍然被一种混合着极端疲劳与离脱现实的感觉包围着。

太夸张了,这一切都是。任何人死里逃生后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搭档的尸体,精神情况都不会太好。何况他还要应付没完没了的报告攻击——康纳怎么做到把任务报告写得那么完美的?

终于回到自宅的警探只觉得精疲力尽。空荡荡的房屋里没有一点回声,过了半天才响起相扑蠕动着靠过来的脚步。

“副队长,您和您的狗都需要控制体重了。”

门口放着无人机快递送来的新狗粮,成分健康,不含诱食剂和防腐剂。他当然看见了,却选择视而不见。

客厅的角落里,给相扑的食盆是半满的,离开房间时康纳给他添了食物——停,不该想康纳,这对你毫无益处。

碎掉的窗子,有一个“人”曾经从那里跳进来试图把他拉出一塌糊涂的境地,那就像黑暗中失去希望和动力的人梦见了光。

他曾经在那光里走了很远,直到醒来。

现在,玻璃已经被更换成崭新完整的一块,就像从未被打破过。贴在窗子上的电子便签显示着负责修理的仿生人序号,当然付钱的是模控生命——汉克不想管这些,但不去想点什么转移注意,他可能会控制不住濒临崩溃的情绪。

 

最后他把自己摔在沙发上,打开所有储藏的酒瓶,挨个喝光——酒精才是他永远的好朋友,比某些不靠谱的仿生人好多了。

安静,便捷,随时都在。

“康纳,你这个混蛋!”

汉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酒精弄得他大脑一片混乱。无所谓,反正也不会有谁来打扰他。他大可以自由的睡个几天几夜……

去他的仿生人,去他的案件。

 

可惜天不遂人愿。

第二天一早,门铃就刺耳地响了起来。老警探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嘟囔着相扑攻击,又埋回了枕头里。

“副队长?你在家吗,情况还好吗?”康纳的声音从门外隐约传进来。

……什么鬼?!

汉克爬起来的时候相扑已经欢快地在门口转悠,他在响个不停的刺耳门铃声里一把拉开了门。

“What…”

“早安,副队长。”一个活生生的康纳对他露出标准社交笑。

“你他妈的昨天不是???”

“任务中损毁也是可能性之一,所以模控生命准备了很多备用机型。如果因此给您带来困扰,我向您道歉。”

“……”汉克一言不发地关上了门。

“副队长?”

你昨天明明死在我怀里,今天又无事发生一样出现。这太过分了。

果然是个混蛋。

 

差点被门砸到挺直的鼻梁的康纳不明所以,他仔细检查了一遍记忆。

记得记忆库里所有的事,他只是对它们没有感觉——它们仅仅成为了整齐的数据,客观又准确,只在被调用时变成0与1的数值进入中枢处理系统。

这样应该就足够了。

不该有错的?停止运转之前明明做了拯救汉克的举动,现在好感应该很高才对?这位老警探又在闹什么别扭?

康纳歪了歪头,不过没关系,他的程序搭载着社交模块,无论人类做出了怎样不符合逻辑和常理的行为,他总能适应。

 

tbc.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第一章开头的预警……

下文将会包含大量狗血,机体更换,无下限黑泥肉梗等等……请确保没问题再继续!大家一定要系好心理上的安全带免出事啊(笑哭)

评论(14)
热度(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