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游戏内容剧透注意

※汉克X康纳

※甜腻谈恋爱+狗血+无下限黑泥+机体更换

以上没问题的话



【章一】

安德森副队长家失窃了。

从伊甸园夜总会回来以后,还没顾得上整理这一晚庞大的信息量,醉酒感挥之不去,头有点晕的警探就发现自己家的家门大开着。

哦,shit!康纳那小子!撞碎了自家玻璃还不管修理,直接拉人去现场的后果就是,理所当然的被闯空门了。

仿生人显然比他更早的发现了这一点,下了车就直奔客厅——站在那扇碎掉的窗户附近观察着什么。

汉克当然不知道,也懒得去了解仿生人的侦查系统是怎么运作的,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家狗狗有没有被殃及。


“相扑!你还好吗?”他拖着醉得有些摇晃的身子靠近犯罪现场,拍着手呼唤本该睡在客厅一角的圣伯纳犬。

没有回应,地上可疑的散落着狗粮,一半被扯碎的狗粮包装丢在附近。警探眼看着自己的搭档拿起一颗狗粮塞进了嘴里——“康纳!No!”

当然,来不及了。

“……小偷从破碎的窗户翻进来,在这里被相扑攻击。”康纳指了指地上一块刮痕,“他慌忙拿起这个来防御,在凳子留下了指纹。然后他灵机一动,丢下凳子抓起狗粮袋,扯碎包装。”康纳跟着地上散落的狗粮一路走到洗手间,果然,剩下的半个袋子安静的躺在墙角,相扑正趴在洒出来的狗粮上,满足地蠕动着嘴角。

“你没事啊……”警探松了口气,决定不去追究理应看门的小乖乖却被一袋狗粮轻易收买的问题。他蹲下来摸了摸手感柔软的毛皮,满足于温热微痒的触感。

自从……以后,相扑成了他生活里唯一的“家人”,他没法想象会失去它。

“副队长,有什么问题吗?”康纳似乎暂停了调查,正顶着一副万年不变的乖巧表情,背着手站在他身后。

汉克看了看这个工作时能力超群,谈判时翻脸如翻书,明明是台机器却太过人性化的仿生人,再看看睡得正香的狗,突然觉得小偷什么的随他去吧——这样就挺好的。


“算了算了,我家里有什么可偷的东西自己最清楚,也不是什么大事,睡觉!你偶尔也照顾一下老年人的生理作息。”

“按照近十年人类的平均寿命推断,您现在仅仅是中年而已。”

“你就非得跟我计较这些数据问题吗!”汉克干脆摔门回卧室,直接把自己砸进床上。

“您可以安心睡觉,我继续调查,保持安静,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康纳说着体贴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前底特律金牌缉毒警探,安德森副队长,又一次失眠了。

尽管康纳说到做到,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那种明确知道“有人在这里”的感觉,对汉克来说太陌生了。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另一个“人类”的呼吸陪伴自己——虽然他根本听不到。

该死的仿生人怎么这么安静?

要是平时家里没人就算了,脑子里有“康纳在外面”的认知以后,面对寂静无声的情况怎么可能不在意!翻来覆去了半天,甚至数着相扑试图麻痹自己以后,汉克依旧没睡着。


“康纳!!”他一把掀开被子大叫。

“叫我什么事,副队长?”出现在卧室门口的康纳歪着头,露出他疑惑时惯用的表情。汉克有时候觉得这表情纯粹是设定好的无辜无害一脸天真,有时又觉得某个瞬间里,康纳的确好像是个人。

呸,的确好像。什么矛盾的形容。

甩甩头,他决定忘掉这些奇怪的念头。康纳就是他的搭档康纳喽。

“你,上来。”汉克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

“……仿生人不需要睡眠,副队长。”

“你在屋里走来走去我睡不着!”暴躁。

“我能确定,我没有发出任何能够被人耳侦测到的声音。”

“说到底这次犯案的是TMD人类吧!跟你有什么关系。别查了!”暴躁+1。

康纳这次没有立刻回嘴,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额头的LED灯忽明忽暗。

“您说得对,擅自认为您需要协助是我的误解。”他一本正经的道歉,明明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汉克却觉得自己从中感受到了类似“失落”的东西。


“总之,你想帮忙,不如躺上来陪我睡觉。”他很纳闷自己怎么会脱口而出这句话,但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或许是潜意识里想要谁来陪伴的心情太过强烈,不由自主就……

“好的,副队长,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好休息,明天办案也更加容易。”康纳倒是完全没有任何不适,脱掉鞋子就直挺挺地躺到床另一边,双手交叉放在胸口,摆出一副安详的姿势。

“老天呐,康纳,睡个觉不需要像殡仪馆的尸体一样,你就不能放松一点儿?还有衣服也是……哦,我家没你能穿的睡衣。”自认为是老年人的警探慢吞吞的爬起来,从衣柜里扯出一件写着“底特律警察”的厚卫衣、一条揉成一团的休闲裤丢给康纳。

“试试这个。”


康纳接过织物,下意识的把它们扫描了一遍。底特律警局发放的休闲装,厚度适中;布满褶皱的休闲裤,至少有三年的历史了。主人并没有好好打理衣柜,导致衣服都透着一股陈年木头的霉味。但勉强还能穿——仿生人无所不能。

他站在床边毫无芥蒂的脱光了所有衣服,只留下一条印着Cyber Life的白色底裤,再一件件套上自己的临时“睡衣”。

裤子太宽了,它不停的下滑。康纳调出自己扫描过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身体数据,得出了他的腰围比自己大不止一码的结论。

……还是不穿了吧。

他把一动就掉的裤子脱下来仔细叠好放回衣柜,转身爬上床。


tbc.


▲题目来自同名美剧,取名无能星人跪了跪了,剧还蛮好看的可以去吃!

评论(23)
热度(1590)